| UAPP
© 匪夷事务所|Powered by LOFTER

玻璃片

【药】


今天去找医生开了新药。

三年下来,算起来,大约换了五种药了,每种的副反应都很大,医生翻着我过往的就诊记录都要无奈了。

我跟她说我吃助眠药甚至会有幻觉出现,她说:你太敏感啦,一般这种药很安全的,只有老年人才会有这种副反应出现。

我也好无奈哎。

要是我的大脑对我自己的多巴胺也有同样的敏感度就好了。

偏偏快乐不起来。


一个很残忍的事实就是,我猜很多人大约都看过微博上曾经转发到爆的一篇文,大约意思就是抑郁症只是一种病,通过吃药可以有效控制。评论区也有很多勇敢的患者分享了自己求医以及吃药感受,以及好转的经历。

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药物当然很好啦,只是哦,我是说可能,也会存在一些人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药物,扛过前期反应是很痛苦也需要一点点运气和时间的事,能够好起来的人不仅是勇者也是幸运儿。

我在这里说这些,是因为害怕会有相同情况的人对求医问药抱有太大的期望,以为一片药真的能有改变人的作用,于是当真的开始服药以后会失望。

没有的,亲爱的,还是要靠你自己站起来。


如果人的自由意志真的能被化合物操纵就好了。

可是好像不行哎。

即使药物的机理已经在说明书上从分子级别被阐明,可是放在我身上,那顽固的自由意志还是要出现,告诉我,你不快乐,你不爱自己,你在害怕你自己的人生。

要爱你自己。

是一句很难做到但是要努力去做的空话。

因为我也不知道能对自己说什么了。

心理医生说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了,要接纳自己。可是我在想我真的对自己有任何要求吗?

我惟一的要求是活下去,不能让我的爸妈太伤心。

我只是确实不知道该怎么爱自己。


【死】


今年暑假的时候,有一位关系不算近的同龄人选择自杀了。

大约是我发小的好朋友这样的关系。

也许是冲动自杀,也许不是。

我的发小跟我絮絮叨叨地追忆所有凌乱的片段,试图还原对方死去的原因——死亡总是要有个原因才能更显得容易让人接受一点。

只是一时冲动的话。

假如有人多问她一句,假如在她决心去死的那几秒钟里有人问一句“还好吗”,是不是就一切都会不同。

老一辈的人把她的死亡归结为“一时糊涂”“小年轻太冲动”“也不想想自己爸爸妈妈,太自私”。

但是真的是嘛?


亲近的人总是会有很多假设和自责的,然后旁观者就把矛头转回死者。算是一种蹩脚至极的安慰吧,我猜。


研究报道里说关于自杀的冲动往往只有13秒,熬过去就好了。


但是其实不是这样的。

人生中不会只有一个十三秒的,不是到了一个临界点,扛过去了,然后痛哭一场就能海阔天空了。

会有很多很多个十三秒。

一句“你还好吗?”确实,确实完全足够帮助一个在生死边缘试探的人扛过那十三秒,但是那之后,人生还是要继续的。也许还是没办法接受自己。


我偶尔会想,要是我真的把脑子里的自杀幻想付诸实践,是不是身边的亲人,朋友,也会一样,会活在自己没能说出那一句“你还好吗”的愧疚里。

但是我已经收获了很多很多爱,关怀还有包容了。

我算是求生意志很强,看起来也很正常的那种人,真正自我封闭也只有大二那一年,而且就算是那一年,我也在两个社团里同时担任职位,参加竞赛,做拓展项目,但是其实我一件都不喜欢。

现在想起来只有窒息感,害怕出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全家吃冰淇淋,眼泪拼命往下掉的记忆了。

稍微缓过来以后就开始积极地去看医生,去做心理咨询,和朋友讲我的状态,跟爸妈坦白。

也收获了很多很多支持。

在这三年不断反复的病情里,我已经被问了很多很多句“你还好吗”。


至今依旧很感激我的前任,某种意义上支撑我度过了最艰难的一年。

刚在一起的时候,她认识的一对女孩子,曾经在一起过,后来毕业时一方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前任陪着剩下的那个女孩去祭拜,看着她几乎哭到崩溃,即使那时候她们早就分手了。

那段时间我忙着毕设,晚上我困极了,没回她消息,早上起来收到她几乎崩溃的信息,说害怕我也会这样,痛哭了一夜。

即使现在我们未来再也不会再见面了。

我想到这件事,还是会再三确定,也许是自作多情地保证,我不会走到那一步的。

分手时说的希望对方过得很好都是真的。真真真真的。我也很希望她未来一切都好。

这也许是这段糟糕透顶的初恋给我留下的最珍贵的东西。


在得知那个女孩子的尸体被找到的那个晚上,我妈妈在我的卧室坐了很久很久。

然后跟我说,有什么事一定要跟妈妈说,我知道你一个人在外面很辛苦很辛苦,有什么事只能自己扛着,一定要记得跟妈妈说。

这几年来我爸妈跟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可能就是:你要开心,不开心了记得跟我们说。

我哭到失声。


温暖和爱都是真的,有被牵绊有超级舍不得的感觉都是真的,可是让我崩溃的地方正在于,我居然没办法因为这些温暖的东西好起来。它们只能让我不能选择去死。

我只是在消耗身边人的爱意而已。

痛苦不能以死亡作为终结。痛苦只能在生活里不断附生。

比起自杀,我更确定自己会继续忍受自己的心跳下去。


以前总觉得死离自己好远啊,可是其实也旁观过很多很多次了。总觉得人生在跟我开玩笑,但是其实也和我只隔了十三秒。

要活下去。

我已经是生活的弱者了,我不能再做现实的逃兵了。所以要活下去。

请活下去。

  2019-09-16 4 1

有一种漂浮在空中的不真实感。

我从世界上剥离了。

或者世界从我上剥离了。

我毫无联系地活在世界上。

路过深夜在邮筒阴影里哭泣的少女。

  2019-09-15 3 4

抑郁症在每年九月汹涌而至。

我很难分得清每天出了一身大汗到底是因为温度太高还是因为疾病。

想哭,哭不出来。

我也很难再像以前那样寻找到一个合适的比喻去形容心情。

虽然大部分情况下那些都不是比喻是实际描写了。

假如能哭出来就好了。

或者我再聪明一点就好了。

我对生活怀揣着特别特别本能的恐惧和抵抗,

我想回家。

但是又不能回去。

我知道人生是需要自己面对的。但是我真的好弱啊。

我害怕一切不应该害怕的东西。

好想吐。

我该去吃药了。

  2019-09-11 3 5

我在一扇门与另外一扇门之间梦游。

请你告诉我这是几零几宇宙。

我在我的胸口迷路了。

  2019-09-10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