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我无法不把今天命名为一个结束,一个开始,我视它为生命中一个意义独特的点,以此来赋予我嚎啕的正当性。
我终于知晓不是不是每一滴眼泪都明了其产生的意义,而等我终于完整地知道我为何哭泣,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了。

评论(1)
热度(5)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