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总的来说我既有巨大的委屈感又有巨大的愧疚感,我对自己的认知在加害者和被害者之间摇摆,我不知道该去道歉,还是向对方要一个道歉,但是仔细想想在家庭这种亲密关系中我居然唯一想分辨的是谁是加害的一方,这本身就够可笑了。
无从分辨的泥沼。
我们都是混蛋。
我怜悯彼此。

评论(1)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