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日常】没有实现的梦想和你

大学自行车成了高中校服一般的存在,不备一辆简直就出不了门。细细的轮子在冷硬的水泥地上滚过,叶子就发出悉悉索索的破裂声,以前曾经极度期盼日日在车轮上肆意人生,衣角飞扬,现在每天果然都在自行车上度过了,只不过是把脸埋在围巾里,哆哆嗦嗦的,努力地想要赶到一节永远迟到的大英课。
想想觉得是老天阴差阳错的成全。
高二的时候每天都在做梦,梦想着毕业之后跳上山地车就奔赴西藏,长云暗雪山,风猎猎的,大道笔直向前,我单车独行,而世界不过是我的过客。简直中二无比。
当时的想法与想象现在看来不过是少年无处安放的躁动,当时却认真得紧。有一段时间每天晚自习过后去操场上跑圈锻炼,山区小县城的天空本就干净,遇上无云的好天,头顶高远的尽头,是巨大完整的北斗,记得有天跑着跑着,身边有人唱起歌来,我转过头去看,暗黄的灯火低低地亮了一条路。我看着别人回家的身影,觉得真是难得的好光景啊。
当然也不是一个人在做梦,拉了一个人,信誓旦旦的要一起去。现在想起来两个体质都不怎么好的女学生有什么底气去说毕业以后沿着318国道花上一个多月把自己垂直提升几千米。她的上呼吸道不好,我的肩周更是烂,800米就能让我们操碎了心。两个人凑在一起倒好像唯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下周的月考要好一点以便得到父母的奖励去换辆好点的车。然后,骑上就好。
于是总在上课的时候发呆,那时候教室在五楼,风软软的,在脸上一带而过,我盯着窗外的山看很长时间,又在本子上散散记点笔记。或者写着完全空中楼阁般的计划——什么型号的车,哪种刹车比较好,路上有哪些青旅,路程安排。下了很多西藏的图片,吃饭的时候给她看——这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呐。
也没想过这是四大俗,只是觉得,能和一个人去那样遥远的地方,能在那样遥远的地方一起吃饭一起前行,不管怎么说,是种清凉的欢快。而至于现实的问题,时间还长,毕业是如此的遥遥无期,每一天都有无穷的可能性,足以支持我们变成更好的自己。
无穷的可能性。
想起高考前的一个月,难得的星期天下午放假,她到我家,我穿着睡衣,和她并肩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要是我高考超常发挥去了清华,你就要考清华美院或者央美”
“要是我是正常水平去了浙大,你要来国美”
“要是我实现初心去了同济,你要来同济”
“要是我失常只能去重庆,你就要去那个四川美院。”
她都说好。
那个时候随口能说出的人生可能道路可以填满一本书,城市,学校,专业,同学,朋友,交错的可能让人眼花缭乱。

而最开心的不是这些无穷的可能性。
最开心的,是所有的可能间,有她是唯一的确定。

和她的故事很复杂,简单的那种复杂。

类似于分开很多次但是都断不了

在一起有几段日子却没办法安心很长。

那种分分合合狗血的戏码,假如按照时间轴来写的话,应该是集作死之大成的青春电影。

好在记忆像是河流,那些从上游冲下的时光,是由着自己都不明白的力量在脑海中重新排列的,借此更加接近自己想要看到的真相,掩盖自己的不堪像藏起脚趾上的洞,隐藏自己受的伤害像是缝合坏掉的窗帘。

好像一切都很美好的样子,才敢小心翼翼的给自己一个人的怀念盖上允许通过的字样。

高一的圣诞,你给我两个苹果,因为你要拥抱我两下。

高二的时候你怕我一个人寂寞,你陪我散步。

高二升高三的时候你给我告白,

高三的时候吵架,很多次,我笃定你是我生命的过客。

可是还是揍了你一顿,和好了。

一起回我老家,我 开心的要命只是你不知道。

然后,越来越奇怪。

只是有种不能让一个人在我生命里占据这样 重要的地位。怎么能够允许自己的情绪被这样的操纵。

我说绝交,

至今。

这是和她的故事。

评论(2)
热度(6)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