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露中】关乎利益

你最好什么都不要想

我是说,假如你想阻止伊万那家伙的话。

阿尔冷冰冰的看着王耀,脸上是难得阴翳的表情。

王耀有点厌烦,他皱起了眉,事实上他什么也不想去想,那是当你踏着尸体和鲜血累就的台阶,穿过炮声呼啸的暗黑隧道,一步步地成就一个伟大的梦想后,却发现自己依旧伤痕累累,饥渴无力的停在原地的空茫茫的感觉。王耀太清楚这些年自己的子民经历了什么,而正是为了他们枯枝般的身体和因为饥饿而摇晃的脚步,王耀才会转过头去,将曾望向北方的漫长目光,投向阿尔弗雷德身上。

王耀不由得又想起了伊万,在面对这种重大选择时他总会想到伊万,当初他刚刚从漫长的昏睡中醒来,面对那个硝烟四起的残酷世界无措得像个婴儿,是伊万找到了他,不,比找到更多,伊万救了他,这毫无疑问。伊万就像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不容分辩的刮过无形的国界线,将已经存在五千年的古老国度拉起,

“小布尔什维克党,这是一条艰难的道路,不过,我们会成功的。”

那是他给王耀的保证。

伊万把枪塞到了他的手里,把子弹放进他的口袋,他将盾牌放在他的胸前,代他将鲜红的旗帜升起来;他在雪夜里给他带来最烈的酒,倒满他面前的杯子,就着黑暗饮下。而这给了王耀久违的温暖。

王耀即使喝醉后也十分安静,即使伊万家的伏特加像是直接在他的胃里燃烧起来。而就着这不管不顾的热力,他并没有阻止伊万轻轻的抱住他,然后,一个吻。比在西伯利亚夜空中盘桓的雪花还要轻柔的吻。

王耀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他,假如他所目见的世界上还有一丝一毫的善意,那一定是来自这个有着紫罗兰般眼睛的男人。

“那就让我试着,和你一起走下去吧。苏维埃。”

不,王耀并没有沦陷,在这残酷世界上已经存在五千年之久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国家之间是不可能有所谓的感情存在的,但是此时雪花铺满了冰面泯灭了国界——

上苍啊,就允许他再相信一次吧。

我们是同志,他想,足以成为对方后背的倚靠。

第一次的面见,伊万交给他的第一课是杀戮,很艰难,不是么?经历过太多征伐的他近乎本能地抵触暴力。所以当那进步的现代的资本洪流席卷而来,已经花下浅眠百年的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反抗,慌张的从墙上摘下早已雪藏多时的剑,却已锈得拔不出来。

“耀,你这样是不行的。”身后传来了声音,背后覆上另一个人的重量,那人的大衣沾染了西伯利亚的雪花,环绕他的怀抱却温暖。

伊万把手覆上他的,扔掉了他手中剑。

“你想干什么?”王耀转过身,攥成拳头的手止不住颤抖,并没有足够的力气往对方脸上狠狠地来上一拳。他要正面的残忍已经够多,无法承受来自背后的进攻。

“我想帮你。”伊万的声音嘶哑得可怕,王耀此时并不知道他刚从西方漫天炮火的战场上下来,受了很重的伤。

“听我说王耀,你要这样……”一管冷冰冰的金属被塞到了王耀的手里,伊万的手紧紧握住他的手,指引着王耀的手指移到扳机。

“和旧时代来个彻底的告别吧。王耀。”伊万轻笑起来。

子弹从枪口倾泻而出,倾数打在不远处的竹林上,竹叶上集聚的雪花掉落下来,腾起茫茫的白雾。

王耀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突然大笑起来,“行,跟你走,”他大笑着,因为太过用力咳嗽起来,眼泪流了满脸。

“王耀,我知道你追求的是什么,和平,安稳,发展,是的这很好,但是你要记住,只有战争才能终止战争,没有染过血的手无法守卫和平。”

“所以现在,让花下的生活暂时结束吧。王耀。”

“用枪和鲜血,去守卫。”

这是伊万给王耀的最好忠告。

王耀做到了。最艰难的年代里,短短的一月在一座城池里死伤了30万,无数的炮弹嵌入残破的土壤,烈火焚尽还未收获的田野,同胞的尸体铺满了江面,鲜血浸透了脚下的每一寸土地,即使这样,王耀还是坚持下来了,本田菊的战车开过旷野,未曾让反抗的炮火彻底无声。

伊万给了他大量的物资,武器,还有人才。这在战争时期给了王耀坚持下去的基础。

他们之间并没有问过为什么,也没有人回答过为何。

所以伊万在王耀拒绝提出“武装保卫苏联”的时候没有问为什么

所以王耀在伊万骗走外蒙承认伪满的时候也没有问为什么

要等到很多年后,某个大雪漫天的圣诞节,王耀才会意外的在江面的对岸发现伊万,”我那个时候帮你,“伊万苦笑到,”我以为自己只是为了把本田菊拖垮在你的领土上而已。“

”这没什么,我一开始就懂。“王耀平静的回答。

”可是我后来知道,不是,王耀,我……“伊万的苍白的脸上笑意更深了一点。”说起来你不会相信,但是我想,那时候,不是只有利益,王耀。“

风雪渐渐大起来,模糊两人的视线。

王耀的嘴唇抿做一线,“我也早就知道。”王耀说,他语气平缓,好像并不在意风声会完全掩盖这简单的回应。而此时,红旗已从遥远的莫斯科永远降下,无人在听。

然而现在王耀并不能看到短短二十年后会发生什么,他也不曾预料自己依旧会为伊万的逝去而悲伤。而他唯一知道的,是现在横在伊万的钢铁洪流和北京之间的,只有一道脆弱又无形的国界线。

“阿尔弗雷德,成交。”他说。

【考试周无意义的产物

没有脑洞只有历史梗】

评论(7)
热度(22)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