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秦始皇不完全访谈录1

后来你们说他一叹气,“马生角,乌白头”,我才肯放他走,呵,哪有那回事啊。姬丹这个人倔强得很,那时候阿房雪落得正紧,他不声不响的往庭院里一坐,我让他回去又不肯,没法啊,只好陪他坐着,一夜下来,倒是我们两个都白了头。我看他那样心里难受,叹叹气说,“你想走就走吧。这样耗着我也难过。”就这样,放他走了。我才是那个他一叹气就白头的乌鸦,那匹就长角的马。

评论(6)
热度(32)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