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露中】胃痛

假如有爱情这种东西,那一定是夜晚递过来的胃药。

1,

 
王耀又从一个噩梦里醒来。

 梦里被匕首刺穿的胸口引起了剧烈的疼痛,他在鲜血和烈火中徒劳的蜷缩起来想要保护自己,终于在火焰燃至瞳孔的时候绝望地尖叫出声。
 
“啊!”王耀猛地睁开眼睛,从枕头上竖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刚从依旧活在噩梦的过往中摆脱出来的他并没有时间感到轻松,熟悉的疼痛像是阴魂不散的毒蛇一样再次咬住了他的胃部。王耀不得不弯着腰试图在拿自己的胃药的同时减轻一点疼痛。

 他最后找到了一个空盒。

 这时候才绝望地想起来最后一片胃药已经贡献给昨晚。
 

2,

王耀的胃痛是几十年前才染上的毛病,事实上一开始王耀不以为意,曾经在生死边缘徘徊无数次的古国,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带着伤,胃病?哈?这种只能让未成年哭出来的疼痛,算得了什么?

可现在,王耀一边捂着胃部裹在被子里,一边用全身的力气祈祷天快点亮。
 
他的胃疼是因为几十年前的大饥荒,虽然现在王耀的粮食已经充裕到可以吃两碗扔一碗的地步,身体却固执的停留在那些灰暗的岁月里,将过期的痛苦用胃痛的形式在午夜一遍遍循环播放,从不失约。

 即使现在已经是早春,可是刚刚切断供暖的北京城的深夜,也足以让一个胃疼患者瑟瑟发抖。王耀想要喝一杯热水来安抚自己的胃部,想到头脑错乱,他爬起来却只找到一杯剩的冷茶。他尝试抿了一口,疼痛像一根钉子一样贯穿了他。
 
妈的,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每次胃疼的发作,王耀都会这么想。
 

3,

 怎么熬过来的其实王耀很清楚。

 开始的那时候伊万和他还保持着如同条约上亲密,信任的关系。
 
北京的冬夜又黑又冷,王耀的胃痛每每会发作得更厉害,伊万想办法给他家安上壁炉,又给王耀送来最好的药。
 
可是事情的吊诡之处就在于这些都是没用的。

 是的,再好的客观条件都没法让王耀的病痛减弱一点,于是他告诉伊万这种疼痛对他而言算不了什么,请他不要再为他找药了。

 然后那个有着紫色眼睛的斯拉夫人奇怪地看了王耀一眼。

“说什么了?小耀,这种疼痛在你的胃上,”他往自己胸口点了一下,“也在我这里。”

 也不知道指的是胃还是心脏。

 
4,

 后来王耀的疼痛真的好转了。

 却不是因为壁炉里燃烧的火焰或者来自西伯利亚的皮草或者最好的胃药。
 
事实上那个转折点既不温暖也不科学。

 偏偏是和这头来自寒冷冰原满身风雪的北极熊一起睡觉的晚上,胃疼会小心翼翼的绕开自己。
 
伊万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强烈要求每天和他睡在同一张床上。王耀从抗拒到习以为常,也只花了一个晚上。

 妈的,两个国家,在夜晚闭上眼睛,放下所有的武器,关闭所有的监控系统,穿着睡衣躺在比国界线还要接近的同一张床上。

这真是世界上最疯狂的事情。是我五千年生命中最疯狂事情。王耀感受着身边人的体温,心想。

5,

 “小耀,”

“嗯?”王耀看着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的伊万。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很像结婚了一般么?”身材高大面庞俊朗的外国人,摆出了一副天真无邪的脸,“子民们的家庭生活就是这样的吧,互相照顾,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一起吃早饭。”
 
伊万突然站起来给王耀一个拥抱,他的呼吸扫过王耀的发丝。

“我呀,我是很希望可以和小耀你一直这样下去的。”

 伊万放开王耀笑眯眯的说。

王耀觉得非常尴尬,他想说几句更符合他们表面上“兄弟”定位的话,下意识揉揉自己的耳朵,却被那滚烫的温度吓了一跳。

 这个反应说明了一切。

 “会的。”王耀几乎是自暴自弃的回应。
 

6,

 那时候也有过一次和伊万睡在一起却胃痛发作的时候。
 
噩梦,醒来,延伸到现实的疼痛,几乎是和现在一模一样的流程。

所不同的大概是,身边会有一个人起床倒一杯热水,然后伸手把他搂在怀里。
 
这北极熊身上有让人安心气息。
 
隔着薄薄的睡衣透过来的,属于另一存在的暖意,让刚刚从噩梦中逃离的王耀像是溺水后浮出水面,呼吸到了第一口空气。

 他胡乱的伸出双手抱回去。因为身高的问题脸紧紧贴在了对方的胸膛上。

 “王耀啊,王耀。”伊万罗里吧嗦地一遍遍念叨着。

“你看我们一起睡多暖和。”

 莫名的心悸。

 
7,

 后来他们没有到“一直”,实际上连条约上说的三十年都没满。

 接下来就是争吵混乱,国境线旁以命相博地对峙。上司们关于该走哪个方向的争论,终于化为对对方本身存在的怀疑。

 奇怪的是,这些并没有给王耀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
 
夜夜相伴的胃痛突然变得足以忍受,就像王耀在没有遇见伊万的很多年前默默忍受了无数伤痛一般。

 手执枪支对着黑龙江对岸扫射也并没有很难过,就像飘扬在江面上的雪花足以掩埋所有的残酷与暴力一般。
 
这些放在五千年的时间跨度上看,算不了什么。

 直到红旗降下。

 
直到很多年后,王耀独自在北京喝一杯冷茶。
   
  
悲伤终于用疼痛贯穿了他。

 
 

【以上be/现实向 end】

喜欢be/现实向的孩子们可以留步了。

下面狗血结局预警

是的我被自己虐到了我不管我就是要给自己发糖。

8,

“小耀?小耀?”伊万打开灯,看着呼吸急促的枕边人,轻轻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这和战斗民族简单粗暴特点完全不符合的柔情呼唤,并不单单是因为他对王耀的爱。

实际上伊万领教过王耀被简单粗暴唤醒过后的下意识防卫,一记直拳让他的右眼青了半个月。

“伊万!”王耀含糊又急切地叫了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

“胃疼么?”伊万看着王耀满脸的虚汗,侧过身子来把王耀抱在怀里。

显然刚刚才从噩梦中挣脱的王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咽了咽口水,“我梦见你死了,”

“哦?”

“我梦见我们的上司反目成仇,然后你死了。”

“哦?”

“我一个人过了很多年,最后在夜里连一杯热水都喝不到。“王耀抓住伊万的领子,带点劫后余生的味道说。

伊万专注的看着王耀,突然得意地笑起来,“小耀,原来你已经爱我爱到连梦中都在担心失去我的地步了,啧啧啧这样不好,你们中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情深不寿。”

 王耀沉默了一会儿,懒得理他的自我吹捧,抬手关灯,“睡觉。”

“小耀你烟花想看什么种类的啊?”

“睡觉!”

“你家新款军服是什么样子啊我要穿情侣款的呦。”

“……”

这里是2015年,苏/联与中/国即将在五月份举办二战纪念仪式,在那个特殊的时代他们相遇相知,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到现在依旧没有失散。啊或许治好了王耀的胃病也是重要的事。

——————————————————————————————————

最后算是平行宇宙设定吧,总希望还是他们能在一起的。

评论(23)
热度(54)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