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醉酒

1,

刘浩躺在自家床上,有点忧郁的望着天花板。

他失眠了,想要辗转反侧,但是鉴于他现在怀里搂着一个不规则形状物体,他想要换任何一个姿势都是比较困难的。你也可以提醒刘浩可以一脚把这个名叫罗宏明的人踢下去,但是很显然,刘浩的大脑中并没有这个选项,所以他小心翼翼地保持着环着对方的姿势,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这位喝醉的大爷吵醒。

他看着怀里的人,睡松眼高鼻梁标准m唇,有点想做什麽,但是又不敢,其实也没想什么过分的事,想亲亲对方不算什么过分的事,但是他不敢。

此种有贼心没贼胆的情形多发于暗恋者身上,尤其,在被暗恋者还将此人视为兄弟时。

所以你大概能明白,这个夜晚,对身为暗恋者的刘小爱有多么折磨。

2,

我们可以把时钟拨回几个小时之前。

万万第一季顺利完结后,投资人过来处理最后一点事务,也许是为了突出团队的团结和战斗力以便下一季成功拉到赞助,叫兽突然豪气一把,带着主创人员和投资人就杀气腾腾地冲到一家金碧辉煌的酒店……吃麻辣小龙虾。

热气腾腾的红油里浸了满满一盆龙虾,在灯光下也挺诱人,本来就不怎么讲究的一群人,开始还顾及着投资人妹子吃得有点矜持,没一会儿就吃得热火朝天。

“吃吃吃!啊,别跟我客气。”叫兽的光头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嘴都辣成了红肠,对着投资商那边的妹子笑得跟卤蛋在微波炉里转炸的效果一样。

柯达摇摇头,啧啧感慨,“这年头夜宵摊都游击军改正规部队了。”说罢从子墨碗里夹了个掰好的虾仁。吃完正准备再捞一个,转头就看见子墨正盯着他看,他了然的笑笑,“别说,味道还挺好,嗨,别光看着我呀,你吃你的,不用管我。真不用管我。”

小爱看着柯达被勒令给赔十个掰好的小龙虾,另一边本煜开始用父王的声音敬酒,起哄着要孔女神来一段女儿情。一向自诩冷静机智的刘浩不得不感慨,这群人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当年自己是怎么就敢上这个船了?

刘浩端起茶杯抿一口,扭头往自己左手边看去,罗宏明被投资人妹子拉着喝酒,估计已经灌了几杯,脸有点红,本来就小的眼睛一笑就成了线,透着那么股纯良劲。

原因么,心知肚明,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刘浩盯着那人的侧脸,没来由想起这两句。

想完又笑笑,这什么跟什么了,真矫情。

也许是视线黏在对方身上的时间长了点,那边刚敬完白客的投资人妹子宛然一笑,递了一杯啤酒过来,“爱总,也敬你一杯。”

刘浩正想接过来,结果罗宏明比他动作还快,“他有痛风,没法喝酒,给他就是浪费,给我比较合算。”嘿嘿一笑,一仰脖给喝完了。

“嘿明明,你这是抢我桃花啊!”刘浩故作生气,站起来把人搂住,在耳朵边嘀咕一句,“少喝点啊。”

罗宏明捶一下他胸口,“我知道。”

在一旁围观的叫兽和投资人妹子感觉自己都被闪瞎了。

无意识虐狗最讨厌了。

3,

一片混乱喧闹里,小爱这角就有点冷清,大家都知道他有痛风,没敢给他敬酒,一堆醉醺醺的人中也就他还清醒。

白客身为主演,醉得尤其厉害,大家都卯足了劲灌他酒,刘浩端着茶杯坐身边看着,一开始想拦着点,后来看罗宏明一脸兴奋加激动的样子,想想也就随他们去了。

没人拦的结果就是罗宏明彻底喝懵逼了,不管是谁来敬,搂着对方肩膀,大着舌头就嚷嚷

“兄……兄弟,咱两谁跟谁啊,喝,喝,喝”刘浩瞧他那样,觉得他肯定连自己搂的是葛布还是孔连顺都没分清。

然后就眼睁睁看着这货端着杯子,潇洒一仰脖,酒一滴不漏的……全灌领子里了。

罗宏明傻逼呵呵的拿着杯子站在原地,低下头来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湿了一大片的衬衣。

习惯性地一扭头,“浩哥?”声音里还带着那么点小委屈。

刘浩看着这货的泛红眼睛,微微张开的嘴,带点茫然的表情,觉得自己受到了灵魂之击。

“浩哥?”召唤技能没有得到回应,白客技能冷却后马上再次发动。

对着一桌子“你家那位湿身了叫你了你磨叽啥了”的催促目光,就连不明所以的投资人也跟着补了一句,“白客叫你了。”刘浩赶忙扯了一堆餐巾纸糊上对方胸前,“你看你这,咱别喝了啊,你这都喂了自己衬衫了,嘿,赶紧地,给我放下,”

捉住罗宏明又拿起杯子的手,刘浩皱着眉看着他。

“别喝了啊。”半哄半吓。

白客一般不喜欢这种场合,不过人生第一次作品杀青,意义重大,再加上这时候喝high了,想都没想就回嘴了。

“浩哥,你干啥了,我又没醉!”

劈手把杯子又给拿回来了。

嘿这小子胆见长啊。

刘浩有点生气,想上手给人抢下来,叫兽瞧着不太对,赶紧拉下刘浩,“他今天开心么,让他喝,也就这么一回。”

刘浩想想也对,自己烦躁个毛线啊。以前不一直嫌弃罗宏明不够社会不够会来事么。这样也好。

但是他真这样了,反而舍不得,心里却痒痒的,想旁边那个,喝得眼睛都有点泛红,浑身酒气的人团吧团吧藏起来。想好声好气地哄着他“明明咱不喝了咱睡觉去啊”

对,睡觉。他是真心疼白客的身子。

……

等等,对个毛线啊!!

哄个毛线啊!!!

团个毛线啊!!

脑洞开到这一步,刘浩自己都震惊了,还顺道被自己恶心一下。好不容易捞上来的一只麻辣小龙虾半道被叫兽抢了他也没在意。

咳嗽一声假装喝茶,转头偷偷打量身边的人,这会儿刚敬完一轮酒,白客就安安静静地坐那儿。包厢里昏黄的光衬的人侧脸有那么点温柔劲。小耷拉眼那么安静的低垂的,偏偏刘浩就觉得漂亮惨了。

自己也惨了。

这审美有点歪啊自己。刘浩喝着茶捉摸着。

4,

这厢刘浩自顾自的琢磨,那侧喝酒也喝得挺嗨,刘浩被拉得也以茶代酒喝了好几杯。

结果上个厕所回来就听见叫兽凄惨的吼声。

“小爱你快回来哄哄你家的!!”

小爱一着急,跌跌撞撞的跑回去,结果就看到罗宏明扯着叫兽的衣领,“你……你……你……把小龙虾的肉还给我!!”委屈得眼睛都红了。

妈的吓死我了,刘浩想,听他那口气还以为白客出啥事了。不对,公司这帮人都咋了怎么遇上啥事都叫我你们自己上手给弄开不行么?卧槽啥时候就成我家的了我就成了白客召唤兽了还有这又关上小龙虾啥事了!

叫兽像是看穿了他在想啥,“你不是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么?”他指指现在挂他胸口的人,“这得咋哄?你熟练。”

……熟练个毛。

“你干嘛了?”

“我刚刚就表演了一下我吃小龙虾的绝活”卤蛋一脸委屈。

“你吃个龙虾还能玩出什么花来”

“就是啊,掰开壳把肉取出来 ,留一个完整躯壳。”叫兽指指挂在自己身上,一脸残念的白客。

“他把我吃过的空壳当成没吃的。一看发现没有肉,然后这货就这样了。”

刘浩一脑门黑线,就不该放他随便喝的,这回丢人丢大发了。

他也不含糊,上去先掰了一个小龙虾,给人把肉塞嘴里,然后熟门熟路的给人从叫兽身上薅下来“行了啊罗宏明,龙虾还有得是,咱不着急啊。”

柯达看着站在一旁一脸震惊的投资方。同情的拍拍的她的肩膀,“其实我们公司不是只有这种弯男的。”

转头过去,“也有子墨这种弯男的。对吧子墨。”

子墨给了他一个白眼。

罗宏明是一脸不乐意,被刘浩半抱着还稍微哼唧了几声,但是也就勉强下来了。

一抬眼,那喝得不太清明的脑子就看了对面一脸震惊加探究的投资方。他不太好使的脑子想了半天也不知道那表情是啥意思,“还想喝?”他想,尝试着拿起酒杯举了举。

“不不不,喝酒伤身伤身,我们吃菜啊,吃菜。”那边的投资人一脸正气。

“不然你先送白客回去呗,这个状态不太好啊。”过了一会儿,投资人妹子又悄悄戳戳刘浩。

刘浩看着身边呆愣愣的罗宏明,对方在锅里死命地夹一个龙虾,就是怎么也捞不上来,过了会又求助地看着刘浩,

“浩哥…”

…浩哥觉得自己肝疼,甜的。

刘浩觉得是真得给人弄回去了。给人又掰了一个小龙虾,放碗里,尝试着伸出手,

“不然咱先回去呗?”

罗宏明楞着脸看着他,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着这个姿势把脸凑上来了,还在刘浩手心蹭了蹭。

刘浩脑子一瞬间是懵逼的。

卧槽罗宏明你卖个毛线萌!!!

卧槽罗宏明你是对小龙虾过敏了么!!

卧槽我还带着掰小龙虾的手套了!!罗宏明你犯什么傻逼!!你也不怕辣眼睛!!

果然辣了………

刘浩无语的看着蹭了一下就抬起头死命揉眼睛的人,赶紧上手给人摁住,开玩笑了他自己手上也一手辣椒油了,又赶快招呼身边的叫兽,“快快快给他用水擦擦!”

喝得也七荤八素的叫兽起身递过来一瓶白酒。那边的柯达递过来一瓶果粒橙。

“卧槽给点靠谱的成不??”

其他人看了一圈,“这也没清水啊。”

离门最近的葛布跑出去,“我去卫生间弄点水!”

“行了行了明明先忍着点别嚎!”

刘浩看着死命想着要揉眼的罗宏明,不由得腹诽道犯傻了吧!看你还喝不喝酒。

罗宏明是真觉得疼,小龙虾的油辣的不行,弄眼睛里去了只觉得什么也看不见了,疼得没法睁开,不自觉流泪。刘浩看他这样也心疼,又不敢放手。

“等葛布回来了就好了啊别急!”

结果那边喝得也晕乎乎的子墨突然想起啥,“葛布,她不是…路痴么?”

两人对视一下,子墨放下酒杯就往外跑。

刘浩低头一看,罗宏明流了满脸泪。

“疼…”

刘浩脑子一炸,想也没想就凑上去吻住罗宏明的眼睛,舌头轻轻舔过对方薄薄的眼皮,辣椒油和着罗宏明眼泪的滋味…额,还是辣椒油的味道。也许是这样的亲吻安抚对方的焦躁,也许是罪魁祸首辣椒油被舔舐干净了,也许仅仅是因为对方是刘浩。醉醺醺的罗宏明安静下来了。

“浩哥…”他眯着眼睛嘟囔着。

刘浩正准备回应,结果听到门口几声“水来了水来了”。

理智瞬间回笼。刘小爱勉强笑笑,对着一众带着大彻大悟表情仿佛下一秒就会由衷鼓掌的猥琐人类,艰难的开口,“那啥,先把水拿过来吧。我再给他擦擦。”

“感人至深啊。”柯达由衷的说,站起来,“小爱,我敬你一杯,我们佩服你的勇气。”

“说什么了你…”刘浩无奈的笑笑,他结结巴巴的解释“嘿,这不是着急么,都是兄弟…有啥感人不感人的么。”

柯达露出一种“瞎说什么了”的怜悯表情。

好吧,我也没指望他们会信。刘浩绝望的想。

5,

在一众诡异注视下刘浩可算是给罗宏明收拾干净了。

“那啥,你们谁送他回去呗,这家伙明显喝得不清醒了。”

“啧啧啧自己的人还想推脱责任啊,我说小爱你也别装了,快快快,回去过你的二人世界去别在这儿跟我们抢龙虾了。”柯达一边掰着龙虾一边说。

刘浩无奈的看着这群醉鬼。“你们回去时小心点。”

“好嘞好嘞,你别在这儿秀了啊我打你哦。”

刘浩摇摇头,回身伸出手握住罗宏明的手,

“回家咯。”

当然是刘浩的家

我家近,刘浩私心想着我只不过是为了省打的钱才带白客会自己家的就是这样。

就只是这样。

6,

一路半扶半抱的给人弄回家,刘浩想想把人扔自己床上,看了一下那人满头满脑的汗,去洗手间给打了一盆温水,给人扒得只剩一条短裤,用毛巾细细的擦。

“罗宏明你要吐你这会就抓紧,别一会我给你弄清爽了你又再来一遍,我受不住。”刘浩一边擦一边碎碎念。

罗宏明宅男属性他是知道的,扒开衬衫看到白的不像样的皮肤刘浩也没啥感慨,又不是姑娘。

“我还得叹一句软玉温香不成?”

“不过有点瘦啊,我说罗宏明,你自从搬出去住之后就指着外卖活的吧?”刘浩边给他擦脸,一边说。那人喝醉酒后是啥尿性他最清楚不过,这会儿数落他也没啥心理负担,反正这货也听不见。不过——

刘浩给人套上睡衣,

“你什么时候能知道了?”刘浩想。

罗宏明睡觉的时候喜欢抱着枕头,醉后尤甚。以前就有几次,刘浩给人伺候完滚得不够及时,被人一手拉到床上,毫无负担的当做抱枕给抱了一晚上。

刘浩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就知道自己对罗宏明不对劲,哪个正常大学生会因为醉醺醺的舍友从背后抱他,会觉得自己心都快炸了。

甜蜜的,黑暗的,饮鸩止渴,甘之如饴。

刘浩给人弄清爽了也不肯走,待在床边看了一会,手指沿着那人的小单眼皮磨蹭了下,“明明。”轻轻唤了一句。

如他所愿,手指被松松抓住了。

“哎罗宏明你睡觉就睡觉你拉着我不松手啥意思啊??松不松?不松我可生气了啊 !”

刘浩装模作样。

“真不松啊?”

其实醉酒的人哪来什么气力。刘浩不敢挣,罗宏明也没放。

“浩哥…”醉酒的人嘟囔了一句,迷迷糊糊冲刘浩笑了下,露出嘴边圆圆的酒窝。

刘浩也忍不住笑了,上手揉了揉对方头毛。

“罗宏明我这是最后一次给你当人形抱枕了啊,喝醉了还这么事儿,德行!”

一边抱怨着一边转过身去,自己找了舒服的姿势把对方圈在怀里。刚好能感觉到这人的呼吸有一搭没一搭的扫在自己脖子里。

然后就失眠了。

自·作·自·受

end~

万合天宜~♥
 ——————————————————————
 无脑小甜饼,晚自习随手打完。有时间一定要修_(:з」∠)_
 无文笔无情节只有狗血
 第一次写rps也非常ooc。
 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对糖的爱好呀~迷糊小白和温柔爱总让我根本没有抵抗力。
顺便结尾我好像又无意识虐了…小爱一个的独角戏什么的,只要小白稍微有所表示就可以义无反顾的暗恋。
额_(:з」∠)_也许会写小白篇【对双向暗恋有着特殊示好的我表示怎么可能是单箭头
 万合天宜人♥~

评论(33)
热度(268)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