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迟钝(又名爱总换置顶背后的故事

1

在对待小爱相关的事上,白客其实是个挺敏感的人。

而表现出来,就是相当的迟钝。

 

比如小爱7年如一日的@他,他不回,比如小爱坚持了很久偷拍他的各式状态,抱个兔子叼个烧饼啥的,他也就呵呵一笑。比如小爱微博的评论已经到了闭着眼抽十条有7条爱客党头顶青天两条爱总好帅还有一条你家明明去哪儿了的地步,他依然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罗宏明挺不想这样的。可惜这毛病从大学犯起,挣扎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有什么起色。认识这么多年了,任何一点和小爱沾边的事,凑到他面前来,哪怕是“哎呦浩哥又@我了”这种意识,也会让他腾的一下全速运转脑子,思考一一

 
  

卧槽我该回什么才能不被浩哥看出来我对他有意思了?

 
  

罗宏明心心念念的都是这一点。

 
  

好像回复啥都不能满意。

 
  

那还不如不回了,罗宏明点了×。

 
  

可是罗宏明,你家浩哥只是很正常的表达一下舍友情发张合照还@了别的两个人。你到底得是多喜欢,才会担心在短短几个字里泄露秘密?

 
  

某种程度上很痴情么,罗宏明。

 
  

对于这个问题,身为刘浩前任舍友现任战友的罗宏明,表示无法回答。

 
  

2,

 
  

假如你曾被热水烫伤全身皮肤被烈焰摧毁所有的表层神经,那么你可能会懂罗宏明的感受。

 
  

那些无法说出口的感情,从一开始就炙热到摧毁了他所有的反抗能力和表达能力。而他在这样的热沸腾的情感中被灼伤了七年,所有的神经化为乌有。并不觉得痛,只有心脏觉得暖哄哄的。说不出口,没法正常回应,对所有人都正常只对他一个人逃避。

 
  

嘛,后来刘浩听着他结结巴巴手舞足蹈地跟他解释为啥七年里他一点表示也没有的原因,非常的嗤之以鼻。“不就是缺根筋嘛,说得这么好听,不对,你这情况是缺了无数根。”说完又撸了一把他的头毛,“啧啧啧我咋就看上你这种缺货了了?”

 
  

罗宏明被扣着后脑勺按在对方胸口,说起话来瓮声瓮气,“我擦嘞你不也没说么?”他有些不满的反驳。

 
  

然后就被抱得更紧了点。“快别说话了啊,罗宏明。闭嘴睡觉。”刘浩说。但是口气就像他的桃花眼一样温柔。

 
  

3,

白客是认识小爱以后才养成的窥屏习惯。

 
  

尤其是小爱置顶的那条求佛,被小爱的粉丝当做留言板用着,一开始还正常着,结果后来完全成了爱客党的疯狂地。

 
  

罗宏明想了想,也随手注册一个小号,每天去微博下面说个日常,偶尔也表个白。

 
  

真是天衣无缝的告白计划啊罗宏明。

 
  

4

罗宏明也不是没有意淫过浩哥喜欢他。

 

真的,尤其是报告老板拍幕后花絮的时候,别人问小爱,“你最喜欢的角色是哪个?”小爱想都没想就一挑眉毛,“死神。”

罗宏明就有点讷讷的,转过头去小小声的说,“不觉得恶心呀。”他指那时候扮成屌丝和爱总搭戏的自己。

然后就看到刘浩薄薄的嘴唇往上一钩,凑过来近乎耳语的说了句,“不觉得呀。”

于是罗宏明就不大能记得接下来的采访自己说了些啥。脑子里全是拍摄死神叫的时候两个人的互动,那次拍摄不知道ng了多少次,主要是他自己,有个动作是他从背后半环着小爱,一只手从小爱的死神镰刀抚过,同时非常煽情的唱:“You’re grace and might。Like king from hell”

“卡!白客,动作不要那么僵硬,煽情一点,煽情懂么??就好比你现在就是死神大人的最大脑残粉,要有崇敬爱慕之情在里面懂么?”

他不知道被大波浪这样教导了多少次。

可惜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什么的死死戳中他的痛点,整个人僵硬着一张日和脸完全无法正常煽情。

他记得那次小爱也很好脾气的陪着自己ng,不知道拍到多少条的时候刘浩突然说了句,“导演不如咱先换个镜头吧。让白客先适应一下。”

然后大家就改为拍那个白客在床上挥舞袜子,小爱在背后张开双手,无比嫌弃的场景。

“Dont’t thou have a girlfriend,Oh i bother to ask.”

刘浩唱歌倒是一如既往的好听。

这个镜头很简单,让袜子做圆周运动就算是个洗衣机也能完成。罗宏明敬业的挥舞袜子。看不到小爱这一点让他自然了很多。

随着子墨一句,“过了过了。”罗宏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扔掉袜子,下意识往后一靠,想在床上黏乎一会儿。可惜他过分的紧张明显让他的智商又直线下降了一个等级,忘了他背后并不是只有温暖的床铺,还有……

死神大人。

刘浩当时还维持着双臂展开的姿势,也因此,罗宏明靠上去的时候感觉到自己被极其自然的环住了。被浩哥,环住了。

卧槽!罗宏明看着胸前那双来自刘浩的手,“吧唧”一声就懵逼了,他没有娇羞的跳起来就跑,也没有顺势在刘浩怀里打个滚。他只是静静的,穿着一件小背心,在刘浩怀里僵硬成一块铁板。

然后他听到浩哥很自然的笑了笑,看到胸前的一只手抬起来,移到他的脸前,掐住了他的脸。

刘浩在背后带点藏不住的笑意说,“罗宏明你最近又胖了啊。”然后放开他的脸,带点安抚性质的摸摸了头毛。“今天紧张什么了?嗯?”

说话时胸腔的震动让罗宏明心都跟着痒起来了,揉着他头毛的手暖和得不像样。认知里咆哮着“是浩哥!”的部分实在太过活跃。简直要把罗宏明所剩不多的理智烧毁。

然后罗宏明几乎傻逼了一周没能缓过来。

5,

罗宏明并没有想到潜意识的作用会这么强。

比如身为中华小曲库之一的他,对着刘浩唱的歌都是——“不分手不分手”或者“你有没有爱上我”这种尿性的。

实际上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旧在片场无意识的对着浩哥唱各种走调到听不出原曲是啥的……情歌。

6,

罗宏明的暗恋之路能走到尽头纯粹应该感谢他的智商和手机。

那天他自如的打开微博,找到浩哥置顶,打出,“第78条:今天工作挺顺利的”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今天也很喜欢你”

是的这二货还自带打卡。

评论,转发。

然后动态上更新自己的转发微博:cucn201白客:第78条:今天工作挺顺利的,今天也很喜欢你。

哦呦好像忘了切换成小号了哟罗宏明。

呵呵。

罗宏明的所剩无几的理智瞬间被一大排草泥马践踏成渣,他抖着手指头赶快去点删除,可惜的是手机也许也受不了自己主人的单身狗属性,非常的给力的卡住了。死机了。重启了。

忍受着仿佛在神兽践踏下几乎要停跳的心脏,罗宏明站起身来静静的扫视了一下片场,快速锁定了刘浩所在的角落,后者大概是收到了微博的提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正在解锁。

阿西bug!

罗宏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了过去,结果到的时候还被椅子腿绊了一下,被刘浩很义气的接在怀里之后心头那点理智算是彻底给草泥马糟蹋光了。

“恩?干啥了罗宏明儿,我这儿还没开饭了。别想着蹭我鸡腿啊。”刘浩微微皱着眉低头看着他。

罗宏明 一个激灵从刘浩怀里挣出来。嘿嘿讪笑,“借下手机呗浩哥。我手机死机了。”

后者毫不怀疑把解锁密码输完,正准备给递过来的时候看到微博提示,“你等下,我看看这是谁@我了。”

“别!”罗宏明叫了一声就去抢,很可惜的是由于实力差距被轻易压制,刘浩掐着他的手腕盯着他的脸,打量一会儿后下了结论,“罗宏明,你心里有啥鬼了?”说完就干脆点开了。

过了很久之后,罗宏明仿佛还能回忆起当时自己的感受。仿佛藏身黑暗的贝类被强制拉出自己的壳,只觉得无可言说的羞耻和害怕。

于是他很有骨气地闭上了眼睛。

“不是浩哥你听我解释我微博中毒了这垃圾信息了虽然垃圾信息发这个挺奇怪的但是真的事实就是这样你相信我我对你没别的意思。”

良久,刘浩都没有进一步动作。

不相信么?他抽抽鼻子,一瞬间觉得眼睛都酸了。在心里惨笑一声。也是,这种借口谁会相信啊。

想了想还是不甘心,期期艾艾的开口,“浩哥你听说,我是……喜欢你 。”好像是被这个词的热度灼伤了一样,罗宏明被呛住了,他闭着眼睛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又接着说“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不是,我也没想过别的,我们就跟以前一样相处成么?”

对方还是没有动静。

罗宏明觉得自己要哭出来了。“别把我当变态成么……浩哥。”几乎带点哀求的意味。

做不成朋友了吧,罗宏明并不敢睁开眼,他怕要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丁点的怀疑和抗拒他就会受不了。很生气,只是对自己的,他怨不起刘浩来。不想哭,只是太阳穴附近的血管猛烈的跳动起来了,仿佛对方的沉默已经化为实型,刺穿了他。

“罗宏明儿。”

罗宏明下意识睁开眼睛看着刘浩。

一个温柔的吻。

好像所有的生机都因为这个吻而复苏的感受。

刘浩是聪明人,比如他并不像他吻住的二货一样,尝试解释为什么或者挽留什么。比如他并不准备纠结两个男人互相暗恋的情节是不是太过扯淡,比如他并不准备害怕犹豫未来两个人会走向何方。比如他并不想感慨不是一直我单恋你么,罗宏明,怎么剧情就变成你暗恋我了呢,罗宏明。

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恰巧彼此相爱。

刘浩一直以为对未来的幻想只是他一个人的单方意淫。现在,不过是另一半也正确了。

7,

罗宏明花了大概半小时才走完“懵逼——震惊——欣喜若狂——理智”的暗恋者反被告白的标准流程。

理智回笼后一个激灵,“浩哥我转发的那条没删!”

刘浩冲他晃晃手机,“早给你删了,等你反应过来我怕是已经要被你女粉丝给手撕了。”说完又笑了笑,“不过我看你说的是第78条啊,啧啧啧前77条也都在我置顶评论里吧。我去看看。”

罗宏明登时就急了,卧槽那种少女心东西被看到了他还要不要维护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赶紧凑上去就死死缠住刘浩,急的眼睛都大了。“我不管!你马上给我删了那条微博!卧槽浩哥你别看!”

刘浩故作无可奈何的叹气,“行行行听你的。咯,给你删了。”鼓捣一会儿把手机递过来。

罗宏明看了一下,发现果然首页已经干净了,松了一口气。放开刘浩的胳膊。“一会儿我想吃鸡腿。”他非常自然的说。

刘浩看着这个不知道有种叫做“取消置顶”存在的傻缺,突然有点负罪感,满口答应,“好好好一会我的也给你。”顺手撸了一把头毛。

某种意义上有个傻缺爱人也挺好的么。

刘浩想。

而至于取消置顶是如何引起了那群习惯在置顶留言的爱客党集体吃玻璃大赛,那都是后话了。

————————————

晚上被tag里的玻璃虐成狗。

lo主很痛苦。

所以有了这篇。

死神的采访有

但是有点出入

#lo主一想到自己的渣文力就很痛苦

#身残志坚坚持发糖

顺便一个自我介绍?

这里小满,糖爱好者。

评论(65)
热度(221)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