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APP
© 匪夷事务所|Powered by LOFTER

【爱客】醒食(醉酒后续)

#lo主渣,但是信誉高,说了有小白视角,就有小白视角

 
  

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记得我的承诺勒

 
  

 

 
  

前篇 → 戳 醉酒

 是的是那篇麻辣小龙虾和叫兽的爱恨情仇

 

 
  

1,

 
  

罗宏明从梦里醒来的时候还不怎么清醒,迷迷糊糊一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刘浩的睡颜也没觉得惊讶。脑子飘过“好看”两字,然后就接着梦境的余韵无比自然的一头扎进刘浩胸前。

硬邦邦的,唔,属于成熟男人的胸膛。

罗宏明蹭了蹭,以前大学时候刘浩还不是这样,那时候他仗着自己好厨艺在艰难的宿舍条件下把自己和舍友都养出了软软一层肉,没这么硬。无意识的想着这有的没的,他一动就感觉刘浩的胡茬从自己额头上擦过,有点不满,晚上不是我把他给抱怀里的么……

罗宏明想。

忘了说了,罗宏明做的是春梦。 

 

极尽缠绵得全是马赛克那种。

 

现实的身高差“啪唧”一声,彻底打醒了罗宏明。他无比震惊的把脸从浩哥胸前拔出来,自个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梦境中的缠绵过后的慵懒还在全身萦绕不去,罗宏明觉得自己简直是被草泥马给日了,一早上的脑子里全是日和腔,我擦嘞梦见把前舍友现同事这样那样了正常么正常个卵啊罗宏明为啥梦中主角还刚好出现在自己面前啊摔这是要死啊混蛋!

 罗宏明睁着他小单眼皮,陷入了对人生的怀疑中。

卧槽怎么办啊怎么解释才好了是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啊酒后梦见啥乱七八糟的也挺正常的是吧还是直接说是啊我就是喜欢你是不是很变态啊呵呵但是有什么办法了。 

忘了浩哥并不会知道你梦到什么的么?罗,宏,明。

果然宿醉什么的完全不会影响智商,该不足的依旧不足。

2,

宿醉过后醒来被自己暗恋对象环着,而你还能欣赏到他宁静的睡颜,这本该是一个很求之不得的场景。可是前提是暗恋对象没有把你当兄弟你俩也不是都长着鸟的大老爷们。所以罗宏明顶着头疼欲裂的脑袋,摇摇欲坠的智商和浑身酸痛的肌肉,浑身都僵成一块铁板。

嘛,还有一颗在两个借口之间的摇摆不定的心。

他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耳朵旁边就是刘浩的胸膛,对方的心跳仿佛迢远的鼓声,一声一声地让罗宏明心脏也跟着一路狂飙到180迈。

罗宏明有一种自己下一秒就要炸掉的可怕预感。

于是他轻轻的一动腿,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去。

嘶,他小小地倒抽一口凉气。

某个腰部以下大腿以上而且不太能启齿的部位出乎意料的疼了。

火烧火燎的疼。

火烧

火燎

罗宏明并不是傻,他只是脑洞太大,核心cpu跑完他巨大的脑洞需要很长时间,有时候就使得他显得有点智障少年。

但是今天不同。

罗宏明身为一个刘浩的资深暗恋者加脑残粉。是有怀着很深刻的敬意和爱意……在脑子里嫖过自家浩哥的。

嘛,字面意义上的嫖。

做过的事再做一遍罗宏明简直可以称之为轻车熟路。

所以他几乎在一秒之后就明白了。

阿西bug居然酒后乱性了…

卧槽原来梦里的那些呻吟抚摸还有快感啥的不止是!梦!

除了体位,全都对!

罗宏明这回是真蒙逼了。

脑子里只能看到一群群的草泥马愉快地跨栏杆。

你姐夫的当了演员生活也会变得戏剧化起来么!

然后脑子里的两个借口就变成——啊哈哈哈都是成年人么酒后乱性没什么了不起的浩哥你看还是你上的我也不算吃亏对吧我真不是变态啊哈哈哈。又有点破罐破摔的想要咆哮刘浩你给我听着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不管反正现在都这样了我讹上你了。

3

大概是自己扑腾的动静有点大。刘浩环着他的手收紧了一下,眼看着就要醒。

白客迅速地把自己从对方怀里掰出来,拉出一点符合正常兄弟应有的距离。看着那好看的睫毛微微一颤,脑子在两个借口间飞速跳跃,感觉都在往外面蹭蹭的冒火花,烧得他脑浆都要熟了。

终于在桃花眼睁开看着他之前,很有志气的闭上眼睛装睡。

罗宏明眼珠子在眼皮后面转个不停,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概暗恋都会让人同时怀抱巨大的希望和忧虑。

一边特别怕刘浩大吼一句卧槽然后两个人连兄弟都做不成。

一边又少女心的想会不会愉快的接受这个设定然后两人携手打开新世界大门。

他感觉刘浩坐起来了,估计是呆坐着开机,过了一会把手又搁自己脑袋上了,揉了揉头毛,然后轻轻的摸了摸自己额头。

手掌的热度一拂即过,却让罗宏明觉得自己掉进了桑拿房,他想自己肯定红得跟小龙虾一样。

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该拿你怎么办才行。”

自言自语地声音那么小,听在罗宏明耳朵里却是炸雷。

让人困扰了啊,自己。

罗宏明想。

就像以前的每次一样。

然后他感觉自己身边温暖的物体消失了,只留下尚有余温的被褥,接着卫生间里传来洗漱的声音。

酒后失忆,狗血么?

罗宏明想。

不管了,反正剧本都这个尿性了。

4;

罗宏明想想,滚到了浩哥睡的地方,把自己裹严实了点。

说这么多年一点期望都没抱是不可能的。即使是他这种接受能力强的人也会在面对自己傻逼兮兮的幻想终于撞上现实的墙壁后难过失望的。

不过假如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也好,至少还能做兄弟,乐呵呵的这么安慰着自己。 

这才是该有的剧情么。

就当生活突然拐了个弯。完事该干啥干啥,想着蹬鼻子上脸啥的。

就过分了啊罗宏明。

可是想想还是觉得不甘。

我是被上的那个好么……不过居然被上了还能做出那种梦。 

罗宏明揉了揉腰,酸疼得几乎动不了。

昨天晚上到底多激烈啊。

还真是那啥无情哦。

咬了一会儿牙,还是怂了,他并不敢直接跳起来理论啥了,潜意识里甚至还觉得这事估计也是自己撩起来的。白客这么多年了,其实本质上没变。就是在人前活泼了点,遇上这种事,骨子里还是那个有点宅有点随风倒的罗宏明。

 罗宏明一直挺能接受现实的,那时候刚进万合,本来特别不适应基腐气氛,每次都接不了梗,后来慢慢就习惯了,接梗还是没法接,只是淡定了,公司那帮基佬爱说啥说啥,叫亲就给亲,躺平了给摸也可以。

 反正又不是原则性问题。

 就是对上小爱,淡定不了。

讨论剧情时大家说啥都好,不管是要子墨强吻还是被孔女神狂追,不过一旦说到爱总和白客给卖次腐呗,你们这青梅竹马的很有炒点啊,罗宏明就得急眼,平时看着有点呆的人第一次发了飙,第一次还把子墨给吓到了,散会后偷偷摸摸找到小爱,“你们这是?吵架了?还是没给人喂好?”

那时候小爱心里也乱,看着一脸八卦的大波浪也无奈,就回一句“这什么跟什么啊。” 

可是这会儿不接受也得接受了,罗宏明揪着被角躺床上,有点心痛。

心痛的点是好不容易这样了我居然记不得了。

浪费啊混蛋。

 某种意义上很能接受现实么罗宏明。

  

5

 
  

厨房里的刘浩也不知道一大早上的床上那人就在开这么可怕的脑洞。

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不能淡定地开火倒油炒鸡蛋。

估计得被吓得把铲子摔锅里。然后上手给人揍一顿。

假如罗宏明胆敢解释的话就脱了裤子再揍。

 

幸运的是他不知道,所以刘浩现在穿着自家围裙,恩,挺少女的粉红色熊宝宝图案,还是白客住这儿的时候他给买的,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他差点摔白客脸上。

“买这色你搞我是吧罗宏明?”

“哎……超市打折我抢的,人太多了我也没看那这”提溜了两兜菜的罗宏明有点茫然地看着着粉红熊宝宝图案。一边往冰箱里搁菜一边说,“浩哥你别在意啊,我今天买了新鲜五花肉,咱吃小炒肉啊。”

放完了,又眨眨眼,咕哝着补充一句,“反正一般也只有我看得见不是么。”

刘浩看那人对着自己眨眼勉强卖了个萌,本来其实也不是真生气,就逗人玩玩,于是也没说啥了,晚饭还是系上了,白客瞅着那少女的图案在刘浩身上倒也不违和,于是在一边掰蒜还夸了他一句,“呦,挺好看的呀浩哥”,把一盆蒜递过来,很不走心的补充了一句,“显身材。”

“自个儿玩蛋去。” 切着肉的刘浩回了一句。

虽然嘴上不怎么饶人,但是刘小爱看着蹲一旁不时打个下手,隔一会就凑过来问句“好了么,好了么,我能尝尝么?”的人,还是很感觉到了一点身为饲养员的自豪感。

 颠着锅,看着身边这个举着筷子眼巴巴瞅着锅的人,觉得也挺幸福的。

他也不吊人胃口,觉得快熟了,夹了块肉举到对方嘴边,“尝尝。”

刚出锅的肉太烫了,罗宏明就咬了一半,嚼了嚼,“好像少盐。”

刘浩挑了下眉,把筷子上那半块肉放自己嘴里,琢磨了一会儿,“确实。”

拿盐的时候才想起刚才这算……间接接吻吧。

 
  

陷入回忆杀的刘浩这才发现自己想远了。赶快巅着锅把蛋弄起来,差点糊了。刘浩擦擦自己的汗。

 

6,

 

躺在床上伤春悲秋的罗宏明这会儿也不太淡定,主要是厨房里味道太香了,他没法好好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等到厨房里微波炉叮的一声响了,罗宏明就跟听到进食信号的巴普洛夫的狗一样受不了了,觉得不管啥,吃饱了才有力气干事。

穿着睡衣软着两条腿走出去了,虽然腰疼还是没好意思扶。

厨房里穿着粉红熊宝宝的浩哥,在氤氲出的热气背对着他,显得分外朦胧,食物的香气简直就是自带圣光。

罗宏明觉得自己心都揪起来了。

这么好的人。

 

嘛,其实现实远没有罗宏明加了滤镜之后看过去的那么美好。

实际上家里抽油烟机坏了,自从需要投喂对象搬出去以后刘浩也不怎么开火,就也没修,这会儿整个厨房都弥漫着油烟,小爱忙着做早饭也没怎么收拾自己,穿着老头衫大裤衩还围一个粉红色围裙,头发那叫一个乱。

这并不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画面。

可是它的力度是如此的让人信服。

乱一点,脏一点,都没关系。

罗宏明一直觉得所有的幸福都是带着烟火气的。

只不过现在变成了一闪而过的那种烟火。

 

于是他没出声,就看着刘浩忙乎,麻利地熬了一小锅白粥,微波炉里热好两个馒头,切片,打鸡蛋挂一层后下锅煎。装盘,盛两碗粥。

一转头,刘浩看见罗宏明也没惊讶,“醒了啊,快去刷个牙趁热吃,馒头片凉了就没味道了。”

刘浩交代着,非常平静的样子。

白客不自觉抿了唇,“……好”

 

他一句话也不敢问。

 

他觉得自己一句话也没有立场问。

 

7

 

两个人吃着早饭。

罗宏明一改话唠属性,安安静静的没出声。刘浩以为他宿醉了还不舒服着,也没问啥。

刘浩吃着吃着电话就响了。

 “喂,妈?”

“欸,没事没事,工作顺利,身体也挺好。”

“你在家也注意身体啊。”

罗宏明支着耳朵听刘浩和他妈家里长短的闲聊。

 “啊…算了吧,我这工作忙着了,哪有时间找对象啊。”

“哎,好了好了我知道,就这一个相亲的是吧,行了我去我去还不成了,哎我这还有事啊先挂了啊。”

罗宏明搅着碗里浓稠的米粒,差点把勺子掉进去。

他没想到自己还挺贪心的。

 即使说了接受兄弟的定义,他也希望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只是相亲什么的提醒了他。

刘浩以后是会结婚的,也是会有自己更重要的人生的。

他不告白是因为怕失去,他怕连朋友都没得做。

可是现在发现,最怕的不是这个。

最怕的是连失去这个词,他都不配用。

就算被拒绝没有关系 ,漫长的持续了这么多年的暗恋,值得自己,给它一个堂堂正正的结束。

罗宏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昨天晚上的事,我不想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罗宏明等他挂了电话,突然开口,他说得很慢,低着头盯着自己碗里的米粒。

刘浩一愣,有点没跟上对方的思路。

“我喜欢你。”

 

罗宏明说这话的时候满脸通红,尽管很努力的做出老子就是讹上你了的流氓气质,其实还是很软,刘浩简直要怀疑他昨天喝醉酒还没清醒。

身为配音演员,他们的语言能力都很好,假如磕巴的话,那一定是紧张的不行了。

罗宏明现在磕巴得跟台拖拉机一样。

 “浩…浩浩哥……你,你,喜欢我么?”抬起头,结结巴巴,好像每个字都带着刺燃着火,刮得他声音都哑了。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

固执地重复。

刘浩拿着勺子的手放下去了。

他突然想到高中因为身体原因休学那会儿,爸妈实在担心,有次还找了个算命先生给他看命,

那人装模作样的摸了摸他的骨头,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主题思想就是他绝对是这辈子没啥运气了属于买彩票一辈子都中不了五毛的那种,需要改命。

他觉得那时候拒绝改命的自己怎么就这么机智。

自己攒了这么久的运气…原来都在在这儿了,好好的,没病没灾,安安稳稳的坐自己对面。

在刘浩眼里,罗宏明这个狼狈的模样,简直英勇又可爱得要命。

所以他低下了头,木着脸,捡了块最大的炸馒头片塞对方嘴里。

“浩……唔”罗宏明被塞了满满一嘴话都说不利索。

刘浩在桌子对面看着这个嚼吧嚼吧努力想要说出话的人。想放下筷子拍着桌子大笑一场。

刘浩啊刘浩你可真是傻。比他还傻。

给自己挡酒的罗宏明拉着自己上球场的罗宏明搬出去前小心翼翼说一句“以后你有女朋友了也得允许我蹭饭啊”的罗宏明。

 

谁比谁小心。

 

谁比谁刻意。

 

漫长的时间里,到底谁在追逐着谁。

 

对方大概因为没有得到确定的回复也急眼了,艰难地吞下去之后,马上开口问“浩哥你……”

然后立马又被塞了一嘴。

刘浩在对面拧着眉,很凶的说了一句,“别说话,吃饭!”

 然后终于完全绷不住的笑起来,扶着额,“我怎么就看上你这个傻逼了呢?我怎么就能看上一个傻逼这么久呢?”翻来覆去自顾自地念叨。

要说刘浩和罗宏明之间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应该是抓重点的能力。

前者看问题一向一针见血,即使罗宏明说的在颠三倒四乱七八糟他也能准确的抓住“我喜欢你”的重点,而不去纠结“昨晚的事”到底是啥。——昨天晚上除了我失眠你他妈睡得跟狗一样还有别的事发生么?

反正日子还长着了。

而后者一般抓不住重点,比如这会他已经急眼了,包着一嘴的馒头片还要含糊不清的嚷嚷,“唔不哈,唔是嗦尊的。”

瞧瞧这差别。

刘浩听着这话就抬起头很严肃的看着对面腮帮子鼓鼓的人。

“罗宏明,你他妈就是一傻逼。” 

“我刚才说了,我看上你了,在很久以前。”

 
  

end

 
  

我被自己甜爽了【剔牙】

 
  

无意让他们经历磨难生死,只觉得,若能醉后共眠,晨醒同食,已是世间难得。

所有的幸福都带着烟火气。

这是我所理解的,爱客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无声处,自有感情,深沉如汪洋。
    
  
   
   

罗宏明就是龙虾吃多了辣菊花了大家能看出来吧

恩,还有不要吐槽为啥这种半成品我也乐意放出来,我被鸡血的受不了。

 

然后…容我感慨一句…

身为一个纯种发糖手

在tag里写文,

没有插过一次刀

没有发过一次玻璃。

说好了糖就糖。

却常常被其他的插刀小能手伤害。

【还要悲愤的送上双赞】

【此处可以使用评论让我回血】

我很难过。感觉自己处于食物链底层。

我也想写虐。

写不出。

啊,爱客这一对是要怎样解读才是虐的打开方式(っ╥╯﹏╰╥c)

评论(71)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