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政丹】不成段的片刻——其二

——他们少时在赵国一段日子

楼阁上漆着华美的纹饰,环着一大片碧绿的荷池,暴烈的阳光洒在正盛的荷花上,整个园子里全是荷花被激起的淡淡香气。池边靠墙的地方,种着大抱的竹子,正把阴凉洒在两个少年身上。

赵政在这斑驳的光影中,表情复杂的看着这个睡得不知死活的家伙。

战国乱世,竟然也有这种敢在他人地盘睡得如此安稳的人。赵政皱了皱眉,这人这个性子,他也是一则为喜,一则为惧。

彼此都是相熟的,赵政知道这会儿睡得正熟的人是燕太子姬丹,他们私下交情不差,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密友。赵政也说不上为什么,一向心高气傲的自己偏偏对这个酷爱翻墙爬树,钓鱼射鸟,以至于把燕国贵族脸面都丢尽的人青眼有加,不但对他处处容让,如今还让他在吕不韦为自己用千年寒石特制的躺椅上欣然入梦,自己反而站旁边眼巴巴的看着。

姬丹像是被他灼热的视线盯怕了,含糊的哼了一声,在石椅上翻了个身,拿宽大袖子把漏在脸上的光斑挡了。赵政阴沉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才会把大好时光都用在候着这小子睡醒上了。

记得第一看见这人时候,赵政拿了佩剑,正准备找个僻静地方练习,经过这个拐角的时候,听得墙头上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他冷笑一声,见得来人落了地,挥剑就刺过去,锋利的刃划开空气有了金石的激荡,快的叫人看不清。

“来者何人?”他沉声问。

“吾是燕太子姬丹,汝是谁?竟敢如此无礼!”同时响起的惊怒的声音。

赵政就是因为这样一句话对姬丹放下了戒心,他虽年纪小,但是已见识过太多阴谋与掩饰,不曾遇见这种私闯在先,还敢自报家门的呆子。

放下剑,笑笑,作揖道:“秦国太子政,幸会。”

赵政想起这个并不算美好的相遇的,心里却无端生出许多感慨。他在石椅空着的扶手上坐下,侧身看着姬丹。盛夏的天气热的人不耐烦,姬丹皱着眉,又把袖子从脸上拿开,闭着眼,无意识的把领口拉低了点。赵政只好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

姬丹这个人了。无赖的很。但是这无赖是出于他天真的本质,在赵政眼里也是难得的品质。常常也就随着他去,容他自以为占了天大便宜一般呵呵的笑。

所以有一天,姬丹心血来潮要对弈几居,赵政几乎是巴巴的取了一副棋子来,两人对弈,姬丹哪里是他的对手,眼看就要输了,一枚棋子捏在手里看了棋盘半响也不知道放哪儿。

赵政也不觉得烦,看着姬丹的脸,看他的表情从紧张转到窃笑,心里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果然,下一秒,在旁边打呼的猫就被他捞起来,仍在棋盘上。猫儿受了惊吓,整个棋盘都被搅了个天翻地覆。

“你也看到了,是猫儿,不是我。”姬丹得意的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

赵政无言以对,只站起来,走到姬丹背后伸手绕着他,姬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起来扔到石椅上,赵政欺身压下,都是十三四岁的孩子,气势上却差了太多一截。赵政看着姬丹瞪圆了一双眼,几乎是有点仓皇了,于是刻意放冷了语气,“来自燕国的猫啊,是该好好治他一治。”

姬丹眨巴眨巴眼,“噗”的一声笑起来。赵政也绷不住,跟着大笑,两人随即扭打成一团,笑声几乎盖过了蝉鸣。

想到这里,赵政看着这个现在安恬睡着的人,也绷不住的要笑。姬丹眼和着,乌黑的眼睫密且长,便像半睁着黑眸子,简直是在引诱赵政去触摸,未来的秦国天子也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在想什么,抿着唇,指尖几乎轻颤起来,离着姬丹的眼只留一隙的距离时,却猛地惊了下。像是从一个不该有的绮梦中醒来,最后还是转了向,只摸了摸姬丹乌黑的发,只像在抚摸一只骄纵的猫。

评论(3)
热度(23)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