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政丹】不成段的片刻——其五

——始皇十五年,仅有一次的月夜。

 

 

 

1,

于他,是清酒醉月,是耳入真言,于另一人,是自卸铠甲,是剑入胸膛,蘸了血,一个字一个字说给对方——

“我护着你。”

只是后来干戈兵甲声入梦,八百里秦川旌旗蔽日,兵刃寒气透骨。血腥气凝在铠甲上。随着挥刺的动作悉索往下掉落。——

2,

“你尝尝。”,清亮的酒从青铜酒樽里涌出,秦王慢慢往姬丹的酒盏里倒着。

果不其然,坐在一旁的人看着酒盏里映全了头顶星河的清酒,很没有见过世面的惊叹起来。抿了一口,“清醇透彻,秦地的酒果然是绝品。”

姬丹抬起头看着这会儿微笑扶着酒樽的秦王,“我说赵政,这酒,叫什么名字?什么来头?”

“区区一坛酒,有什么名字来头。”

姬丹不屑的啧了下。“你跟你小时候还一点都没变。美酒无名,可不辜负它也。”勾着嘴角笑得一脸鄙视。

他也没纠结这事,眼睛眯成一条线,躺在躺椅上,仰着脖子由着酒落成线,喉结滚动着,不多时已经喝了一多半。

被当做酒童使的秦王却并不恼火。看着对方淡色的唇闭上了,善解人意把酒又给添上。靠过去,不动声色的摸了摸姬丹的发。“琥珀如何?”

“怎解?”

“月色入酒,明如琥珀。”秦王握着姬丹的手,把剩了半盏的酒递到他眼前。“你看。”

心思并不在那一汪柔亮的酒上,只觉得这会儿睁大了眼睛认真看酒的人,眼睛里都是潋滟的星光。姬丹的发非常细软,靠近发际线的地方全是细碎的绒毛,衬的整个人有一点柔软的孩子气。叫人想起森林里麋鹿。

嬴政并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因为这个算不上优点的地方而对他恋恋不忘。

“唔……”看了一会儿,姬丹抬头看着嬴政,笑起来,“倒也真是这样。”

举起酒杯,“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一起来呗?”

笑得眉眼弯弯的,秦王简直心也跟着痒起来了。

于是他就着对方的酒盏喝了一大口,俯下身去吻住燕国太子,香醇的酒渡进对方口中。“可是美酒?”得逞的在姬丹耳畔轻笑起来。

良久的沉默。

“算,算,算是吧。”突然响起的别扭的声音。

即使从这个角度,秦王只能看到对方红彤彤的耳朵。他却依旧放下心上一块千斤重石头一般,抱住姬丹。

“我会护着你。”

——

3.

食言了。

————————————

一坨稀烂的东西。

评论(5)
热度(24)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