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政丹】香脂。

扯淡系列上线。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一回。

逗自己玩。

当然和历史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对花也不了解,随手编

当未来的秦始皇嬴政回到秦地的首都时,这座年轻的城市正处于它整个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这样的繁华和奢侈即使在几千年后也没有复现, 后人在研究这段历史时,有理由认为这是因为这段时期消耗尽了这块土地所有的潜力,当楚国人闯入了屹立于山巅的宫殿,并点燃了大火之后,所有的荣华连同未来的可能性,都消散在一片鲜红之中。

然而让我们把时钟拨回嬴政刚回到咸阳的时候,这段故事还没有开始,咸阳城依旧处于一个美好的,生机勃勃的,看似拥有无限可能的时期。

嬴政在几十里之外就提前感受到了这座伟大城市的气息。公元前的战国时代,辽阔的土地上还少有人造物,统治大部分土地的还是湿润的森林和羞涩的麋鹿。寄去远方的信都会被小心的涂上砒霜,否则在送信人倚着大树想要休息一会儿的时候,森林里的鹿和蹑手蹑脚的野猪,会跑出来偷偷吞吃掉那些脆弱的竹简或者丝帛。也因此,在沟通战国七雄的主要道路上,弥漫着森林的青莽气味,树下腐烂的叶子气味,动物皮毛热烘烘的臭味,砒霜的烟火味道,赶路人身上咸的汗味,不幸死于老虎或者眼花的守门者射出来的箭的尸体的腥甜气息。这种难以付诸言语的混合气息精确地表现了战国时代的本质——在人类还没有开始征服自然的时候,自然支配着人类。换句话说,在这些路上发生的厮杀,背叛,繁衍,死亡都毫无恶意成分,纯属自然而然。

而城市拥有的气味则完全不同。它们暧昧地表现了每个城市独特的气质,同时用一种难以被解读的方式储存了所有发生在这个城市的故事。也因此,关于气息的记忆是如此的精妙和脆弱,很多年后,秦始皇在泰山之巅向上苍祈求福祉的时候就想起了前半生他走过的城市的气味。他想起的第一个城市是赵国都城邯郸。邯郸是一个炎热的城市,夏天中整个城市都弥漫着青草焦灼的气味,青铜马车被烈日灼出的冷冰冰的金属的味道,新被粉刷过宫殿上朱砂的气味,身着长袍在游廊中悉索走动的贵族腋下的汗味,还有占据了整个城市的聒噪蝉鸣中晒焦的木质气息。这些味道的叠加,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邯郸城。但是秦王记忆中的邯郸却总散发着一种模糊的酒香,这并不合理,赵地并不以酒为名。为了找寻记忆中的这种酒香,秦王在攻打下赵国后,命令邯郸城的每一户居民都必须献上一坛自己家酿的酒。他亲自鉴定了这些酒的味道,但是都不符合秦王的记忆,于是他命士兵在城东挖了一个深坑,将所有献上的酒和它原来主人的血混合在一起倒入,那些被放干血的尸体也被扔进去,覆盖上一层土壤。这个地方即使在多年后也是人们的禁地,再热的夏天这儿也是一片泥沼,散发着致命的腥甜气息。只有轻盈的蝴蝶在挥舞着五彩的翅膀落在上面吮吸百年未干的浆液,而假若人类敢于踏入,那些血浆和泥土的混合物会悄无声息的吞没他,把他拉入数百年前一场集体的噩梦中。

而秦始皇想起的第二个城市的气息才是咸阳城的气味。他并没有按照时间线想到十三岁的时候在咸阳城外几十里处嗅到的气味。出现在他脑海里的是他在咸阳城第十五个年头,那时候他已经是秦地的王,咸阳城因此深深刻上了他的印记。换句话说,整个咸阳城都有他那种冷冰冰的阴郁气味。而众所周知,正常的人类不怎么会喜欢自己身上的气味,把家弄得都是自己气味,只有猪这种生物才会这么干。于是在他的暗示下。咸阳城开始大力发展香料行业,于是那本来属于嬴政的肃杀气味被完全掩盖了,咸阳城在对味道不敏感的人嗅来就是一个乱糟糟的集市。牡丹,荷花,木槿,君影草,蜀葵等花一车车从东门的被送进城墙里,互相挤压着变形,带着青草气息的汁水一滴滴落在咸阳城内的青石板街道上,久而久之这些运送花的的街道即使不在花季也吸引了大量的蜜蜂和蝴蝶。而在另一条道路上运送的是加工这些香味所需要的工具——油脂,青铜的蒸馏锅,用于加热的柴火,这些道路上充满了油脂粘稠的腥气,它的青石板被油脂浸透,又被鞋底和车轮细细打磨,油亮光洁,像一条黑色的河蜿蜒在咸阳城里。

tbc

——————

没有情节这回事。

也不知道写这个有啥意思。

————————————————————

写这个时候脑子一个画面一直挥之不去。

想想姬丹最后逃走的那个夜晚,雪花大且蓬松,像松鼠的尾巴一样翩翩落下,落在地上碎成面粉一般的白色粉末。咸阳城里青瓦屋顶上是薄薄的一层白霜,高高的梧桐树的叶子上无声托着厚厚的雪花。而嬴政就站在阿房的最高处,咸阳的青石板街道在他看来像黑色的河流,他身后是灯火辉煌的阿房宫,光从每一个窗子里透出来,像一张张燃烧的纸牌,而嬴政就像一个无措的黑桃骑士,不知所措又倨傲的守着他的扑克牌城堡,任由姬丹顺着那些街道去往他看不见的地方。

这份求之不得的枉然,大概是一切虐点的母题了吧。

——喂你他么这是在写中国的战国时期么。

——算了爽就好。

评论(4)
热度(16)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