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晨起

一个关于婚后生活的短打。

7:00am。

刘浩伸手按掉正在声嘶力竭吼着“万万没想到啦啦啦啦啦!”的闹钟。把裹着被子半压着自己人踹开,揉了揉自己眼睛,半坐起来靠在床头开机缓冲。

“唔……”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用余光瞥了一眼团成一个卷子模样,蠕动着过来抱住自己腰的罗宏明。

呵呵,果然这坑爹货又把被子都抢过去了。

7:05am。

刘浩开机完毕,把依旧闭着眼睛睡得直吧唧嘴的卷子,从自己腰上毫不留情的解开。

同时糊了他一巴掌,“罗宏明儿,麻利点,起床。哎嘿你蹭我也不管用,今儿发布会迟到了你看卤蛋怎么削你。”

语气凶归凶,那一巴掌的力道轻得像是抚摸。

后果就是起身到一半的时候复被迷迷糊糊的罗宏明抱住屁股,扯了下来。

 

“……嘿我说罗宏明你什么毛病?”

后者的回应是把额头抵在刘浩的腰窝上蹭了蹭。然后发出一点含含糊糊的嘟囔,罗语八级的浩哥也只能勉强分辨一句“再睡一会儿……恩,就一会……”

“……”刘浩认命地扶了一下额头。然后摸了摸罗宏明的头毛,“就一会儿啊。”

7:10am。

刘浩终于把某卷子从身上解开了。期间消耗摸头杀×N,揉脸×N,刘氏低音炮×N。

“五分钟后你还不起来就自个儿挤地铁去吧!”挤着牙膏刘浩冲卧室里的人下了最后通牒。

果然不久主卧就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一声“哎呦”

刘浩一边刷牙一边幸灾乐祸的想,叫你抢我被子,又绊地上了吧。

7:15am。

罗宏明出现在卫生间里。

“浩哥……”眯着眼睛打了个招呼,然后不可抑制的打了个哈气,揉了揉眼睛。

拖得绵长的尾音听得刘浩甜的肝疼,忍不住又多打量了自家明明几眼。

看着他擦掉了溢出的生理性泪水,毫无防备的抬眼瞅了自己一下,侧过去拿他的牙刷。

被当做睡衣的老头背心可以很轻松地从里到外地被看个干净。

赶快别开眼,一会儿还赶场了,上火伤身,上火伤身。

修身养性的刘浩漱完口,放回牙刷。正准备拿梳子了,突然被人摁住了后颈,然后一张脸在自己面前急剧放大。

“嘛~!”

一记非常清脆,直击灵魂的亲吻,声音还带打转的那种。

“……”无语地看着面前顶着一脑袋呆毛,明显还迷糊着的白柯基。后者眯着眼,笑出了一个圆圆的酒窝,“早安~”

虽然现在这样的他显得非常鲜嫩可口蛋白质是鸡肉的六倍,刘浩吞了吞口水甚至感觉“你这是在玩火啊”这种疑似走错片场的玛丽苏台词都到了自己嘴边,但是身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他毕竟能分清轻重缓急。

所以他清了清嗓子,说。

 

“你他妈还没刷牙。”

 

一个典型的,属于刘浩的憋火的早晨。

 

————————————————

只是突然想写不刷牙就接吻这个梗。

【不我是不会承认这种家居生活的俗气非常的戳我的】

【我绝对不是一个恶趣味的人】

ps,第一眼看成晨勃的人都是大丧尸!

pps,我没有在说自己

评论(35)
热度(82)
  1. 林罗匪夷事务所 转载了此文字
    甜到牙疼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