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头发

——并不是婚后生活系列

——lo主是个俗人还有短打癌。

——都是假的是脑洞的特技

—— @Immtop_  你说的吹头发梗。

1,

万万没想到大电影发布会那天,白客难得地跟着刘浩回了他家。

主要是因为他在退场的时候滑了一下,下意识地用手撑,结果把手给崴了。

想到第二天就得正式开机了,他也不想因为这个耽误大家时间,白客不动声色把手腕往西装袖口里藏。 

结果还是被一旁的刘浩给抓包了。

“哎哎哎,浩哥我这儿没事,真没事,你别看,啊啊啊!你轻点疼疼疼!”罗宏明怨念非凡地看着自己右手被握着抬了起来,刘浩试探地托着他的小臂,轻柔地往左右摆了一下。罗宏明登时疼得声音都变调了。

刘浩小心地放下他的手,似笑非笑地看着罗宏明,“就这还叫没事了?”

“嘿嘿,”罗宏明被看得有点毛,呐呐地用左手摸了摸自己鼻子,“明天不就开机了么,因为我耽误大家多不好。”

“那你就好好地治!”刘浩拍了罗宏明后脑勺一下,“多大个人了,还这么糟蹋自己。我载你看医生去。”

2,

两人从急诊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医生也说没什么大事,罗宏明握着医生给开的一瓶药油,一路走还一路叨逼叨:“浩哥我说这没事吧。还这么麻烦你,这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

正开着车门的刘浩听到这话突然停了一下,抿了抿嘴唇,又若无其事地开口:“怕我麻烦地话干脆一起回我家不是更好?”好像是怕对方拒绝一样,又赶紧补充,“你一个人在家,没人搭把手的,再摔了我们电影还拍不拍?医生还说了那个药油得按摩着用,罗宏明你会啊?”

“恩……也是。”罗宏明想了想,觉得也在理,还是跟着钻进了车里。

3,

刘浩很久没和罗宏明一起回家了。

以前这事倒是干得多,刚来北京的日子,两个人没钱,啥都是起步阶段,挤在出租屋里,嘻嘻哈哈,做些光芒万丈的大梦,日子苦了点,却也斗志昂扬。

那时候两个人常常在公司忙到十点半才匆匆忙忙赶着最后一班地铁回到租的房子里,地方偏远,下了地铁还有半个钟头的路要走,冬天里两个人走在路上,老买巷口的热豆花吃,热乎乎的东西一下肚,带着心情也跟着暖,,刘浩看着身边笑出嘴边一个圆圆酒窝的人,心里总会微妙地痒起来,也就常常忍不住地,伸过手去,仗着两厘米的身高优势,摸了摸对方柔软的发。

“明明啊,瓦们快到家了。”开玩笑地用芭蕉桑的声音这么跟对方说。然后看着罗宏明立马换上日和脸,毫无逻辑地欢快地唱了起来:“海燕在骄傲的飞~~”

一向不怎么在调上的hip-pop灵魂歌手,刘浩却莫名觉得幸福得了不得,一把搂住对方的肩膀,跟着嚷“小心带刺儿的玫瑰”,两个人四条腿一路跌跌撞撞喝醉酒般的走回去。

人间清欢好光景。

真是,刘浩握着方向盘无奈地笑了一下,自己这是想什么了。

他停了车,停止回忆。扭过头去,“我们到了。”

4,

“你穿我的睡衣行么?给你挂门把手上了啊,”刘浩拍了拍卫生间的门,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罗宏明儿,你小心点,别又摔着了啊。”

“行啊,我这就快洗完了,今儿造型师不知道咋想的,给我抹了一脑袋发胶,洗都洗不掉。”

刘浩回想起今儿那个帅掉渣的罗宏明,“今天你造型师是挺坑,不知道得祸害多少不明真相的少女。”

里面不屑的切了一声,“浩哥,嚷嚷要给你生猴子的人可一点都不比我的少。”

“比不上你,毕竟我家明明的后宫除了妹子,汉子也不少。”刘浩在外面跟他开着玩笑。“再说我这有才有貌的,怎么能叫祸害。”

里面一向接不住基腐话题的人果然就有点急,“啊嘿,刘浩你就可劲编排我吧,我后宫有汉子什么事。你从哪儿看的这是?”

刘浩没有回呛,他只是微笑起来,想着。

这不你瞎么,你看,站在你面前了,你他妈不还是没看出来么。

5,

从浴室出来的罗宏明套着刘浩的睡衣,头发还滴着水,就走到沙发上坐下。刘浩看了他一眼,估摸着对方应该是没什么吹干头发的自觉了,腹诽了一句,也就去拿了一条毛巾和吹风机过来。

正专注地看着电视里体育比赛的人被头顶的动静吓了一跳,转头仰着脸看着拿着毛巾正在给自己擦头发的浩哥,“浩哥,我这不要紧的。一会儿就干了。”

刘浩手上动作不停,给了一个嫌弃的表情,“也不看看几点了,赶紧的给我吹干了睡觉去。”

“那我自己来就好。”手心的热度好像透过了毛巾直接烧在了脑子上,罗宏明无端地有些慌张。

“你那小手腕还是算了。”刘浩语气淡漠的拒绝了。

稍微擦了一下,换用吹风机吹。罗宏明发质偏软,还有挺多茸发,跟个猕猴桃一样,刘浩大学的时候就挺喜欢摸他头的,觉得毛茸茸的手感可好,配上一双无辜眼,一开始只是觉得可爱,等到意识到觉得一个近一米八的同性可爱是多么不正常后,已经晚了。

有些东西,生了根发了芽,没有回头路。

罗宏明这会儿是侧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刘浩。刘浩不自觉的抿着嘴,轻轻拨弄着他的头发,今天这家伙的刘海给烫过了,洗完了有点打结,他怕弄疼了对方,只敢慢慢地用手指给疏通。湿漉漉的头发划过指腹的时候有奇异的触感,吹刘海的时候,担心吹到了对方眼睛,刘浩几乎是本能的把左手放在罗宏明额头上,挡着风。

他自己也为这其中的宠溺惊心。

洗发水的味道很清爽,带着罗宏明身上的味道,刘浩觉得连呼吸都跟着甜腻,湿发在热风中慢慢变得温暖,恢复毛茸茸的本质。吹风机的嗡鸣让一切沉默都变得心安理得,指尖偶尔擦过的耳朵和后颈上是属于对方的体温。

刘浩很清楚自己对罗宏明的感情是什么。

可惜罗宏明的演员身份,他们的朋友定位,父母的感受,哪一个,都是绝壁千仞。

只是那点渺茫的任性怎么也驱散不了,放不下,走不开,潇洒不起来。

胸膛上的重量越来越清晰——估计这会儿他是累极了,整个人都压在刘浩的胸膛上,大概已经睡过去了。

以指代梳,刘浩轻轻抚摸着对方已经半干的头发。

一梳梳到尾

二梳梳到白发齐眉

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是我强求了。”刘浩看着对方靠在自己胸膛的毛茸茸的后脑勺,认输般地喃喃。

无人在听。

6,

罗宏明一开始是相当的尴尬的。

习惯了独居生活的糙老爷们,洗头发自个儿都懒得吹,更没有被别人半搂着吹头发的经验。

更别提这人还是自己浩哥。

只是后来吹风机的声音嗡嗡的响起来,整个世界都好像充满了令人平静的白噪音,氤氲出的温热的洗发水味是刘浩身上常有的,罗宏明恍惚间有整个人都被浩哥抱住的错觉。

对方的手掌覆在额头上,一片温热,能感受到指腹上有薄薄的茧。它挡住了热风,也遮住了眼睛,而灯光透过指缝落进瞳孔里,只剩一片柔和的淡红。

这个姿势让他们靠的太近,罗宏明只觉得整个后背都要被那点属于刘浩的气息点燃了。

对方梳开发丝的手指,力道温柔得叫人心酸。

罗宏明跟喝了半杯红酒一样脸红心跳起来。他不是敏感的人,能从这样温柔的力道里知晓刘浩的心意,他也不是洞察的人,能从对方的沉默里窥见无声的话语。他只觉得轻轻拨弄自己头发的手指是那么的温暖又熟悉,让人安心得不像话,引得跟投资商合作方周旋一天积攒下的疲惫潮水般的涌上来。

“浩哥我算是懂了为什么别人都嚷嚷着要给你生猴子了。”他眯着眼睛嘟嘟啷啷几句,终究是抵不过困意,抵在身后的胸膛上睡了过去。

7,

刘浩关掉了吹风,轻轻拍了拍怀中人的脸。

“我给你上个药,一会儿快睡去吧。”

“恩……哦。”

世界复又安静和冷却下来。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轻易立下“我只会写糖”这种flag。

实际上一开始我的脑洞也是纯糖来着,两个人吹头发掏耳朵剪指甲啥的【滚

然后我被自己甜出了鸡血,散了一个钟头的步

回来之后,不自觉脑洞就成这个样子了。

可能……有了xue小的一点玻璃渣……

假如我能通过这个吹头发的过程,写出一丁丁的爱总的苏力。

我就很满足了。

同时表达一下对能写出长篇的人的羡慕……

我从来没有写到过第三章……短打癌已经深入骨髓。

谢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

评论(23)
热度(80)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