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故事尽头1

  

死神爱与屌丝白

1,

好的故事都可以把结局提到开头讲。

白客突然想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正在房间里蹲在地上,用水果刀割着电风扇电源线。他颇费了一些力气去割断那条一米多长白色的电线,然后缠在手上拉了拉,觉得非常结实,柔软又足够有力。他很满意,于是接着搬动着他为数不多的家具——那张上任租客留下来的一条腿缠着胶带的椅子,挪到了卫生间门口 。

他的一生大概也会采用这种写法,唯一遗憾的是,他的人生并不是一个好故事。在明天,或者一个月后——这取决于他邻居的嗅觉有多灵敏——本市早报的社会版大概会用一句话将他一生的故事剧透个透心凉,那应该是社会版半个巴掌大的一个俗套新闻,例如“本市一青年男子家中上吊自尽,目前没有亲属联系”之类的,而在这样惨无人道的剧透过后,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任何一个人,还会对他的故事有一丝的兴趣。不过幸运的是,白客对此并不在乎。

白客小心翼翼的站上那个椅子,用手摇了摇钉在门框上的钉子,它很结实,与他手中白色电线很相配。白客对自己选择的用具非常的满意,他曾经考虑过是不是需要去特意买一根琴弦之类的,你知道的,死亡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仪式性。但是最后他想了想,还是将口袋里最后一点钱留给那个注定要被他死亡气味打扰的倒霉邻居,他是个善良的人,一向不喜欢因为自己而打扰别人的正常生活。所以在外面散了一回步,跟已经出摊的夜宵摊主打了个招呼,他回来了,选择把自己的小电风扇牺牲掉。

在他把自己头套进那个圈的前一秒,他的门铃响了。

白客愣了一下。

我说过,白客是个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所以即使已经在心理上全然抛弃了现实的世界,他还是不想因为自己而让这个着急地按着他门铃的人感到苦恼。所以他走了几步路,打开自己出租屋的门。

在这几步路中,白客想了很多种可能性,是卫生间漏水到楼下了?是不是他欠了外卖费忘了买单?或者仅仅是上帝让这个门铃来阻止自己投入死亡的怀抱?

他打开了门。

门外的人一身黑袍,抱着长柄镰刀,眼睫仿佛涂了过重黑色眼影,对方不耐烦的掏出一张单子,“白客,男,25岁。没错吧?”

白客有点愣。点了点头。

“欧了,死神。”死神指了指自己,“在这签个字,半小时后就上路。”

果然如此。

2,

小爱从事死神这一行已经很久了,举起镰刀的他习惯了人类在他面前屁滚尿流的嚎叫,这些蝼蚁总想从命运的齿轮中再挤出一点时间,而这种连反抗都称不上的恐慌只会让他更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他收割的灵魂会有更强大的能量,换句话说,离完成本月业绩评上最佳死神就更近一步。

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就是类似怪物电力公司,实际上这部电影就是他们中可耻的叛徒拍出来的,妄图以此提醒人类看清这个世界养猪场的本质。只不过他们收割灵魂,为的不是点亮地狱灯火,而是为了收集灵魂中的情绪——恐惧,留念,痛苦——这些东西就像毒品一样让死神着迷,而被收割灵魂也没有机会在早上起来误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真实的噩梦,死亡是不可逆的死亡。

也因此在死亡之前,换句话说,在灵魂成熟之前,死神希望这些愚蠢的人类过得好一点,只有如此,当死神的镰刀放在他们的脖颈上,那种对人世的留念才会更纯净与强烈。

而这次收割的灵魂,似乎完全不在状况,茫然的看着他,过了几秒才迟钝的问了一句。“不好意思,我没听清……”

小爱是一个职业素养相当高的死神,所以他并没有表现出吃惊样子。实际上他相当了解在这个人类底线越来越低的社会,他刚才的举动可能会被归类为有着cos爱好的快递员之类的,所以对方茫然的表情没有什么好吃惊的。

所以他补充了几个动作,又开启了几个死神局配发的地狱特效,比如挥舞着镰刀抵着对方的喉咙,整个瞳孔都燃起来自地狱的火焰,带着血腥气的风鼓动了他的黑袍之类的。而他摆出自己最狰狞的表情,压低了声音——

“我是死神,半个小时后,就是你的死期。”

于是他看到对方脸上的表情变成了然,爽快地签了字,那人又摸了摸头,很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句,“哎……一定要得半个小时之后么?能不能给我插个队?”

excuse me ?

小爱懵逼地想。

3,

白客对着门外那个用镰刀抵着自己的死神,有点内疚,他以为对方脸上懵逼的表情是因为自己的要求太过分,于是摸了摸鼻子。自顾自的说了一句,“再等半钟头也没关系呐。”迟疑了一下,从门口移开,“你要进来么?坐着等可能比较舒服。”

他把自己的床上乱成一堆的旧报刊,袜子扫开,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

门外的死神大人像是被什么震惊了一样,深沉的看了他好几眼,才走进来,坐在床上。白客看着死神那张黑成锅底的脸,有点慌,小心翼翼的坐在床的另一头。坐下之后又为自己的慌张好笑,连死都不怕了,还在慌张什么了。

“喂……你不害怕死么?”白客听到身边的死神这么问着。

于是指了指挂在卫生间的门上的电线,“你要是晚来一点的话就不用麻烦你了。”

想了想又试探着补充一句,“不然你别管我,让我自己处理?我们都省的等。”

“闭嘴!”死神大人的脸貌似更臭了。“这么想死?”

白客给了一个相当拘谨笑容,“活得有点无聊而已。”

他把那根电线握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把玩,并不是擅长表达自己的人,想了半天觉得跟死神解释那种很容易就冒出的求死心态实在多余。就又笑了下,把手中电线打一个结又解开。

4,

小爱相当不开心。

白客可能成为他职业生涯的最大污点了。

如此了无生气一心求死的灵魂他真是头一回见,更可怕的是白客还在契约上签了字,不收都不行。

收了肯定也不行,这种负能量黑洞估计能放倒半个地狱的鬼怪们。

小爱叹了口气,看着无意识把玩着电线的那人,有点烦,劈手把电线从他手里抢过来,“有什么能让你不无聊的事么?换句话说,有什么想要实现愿望么?”

先把人养的有点活力再收割可能自己这半年的业绩还能救回来。

眼前头发乱翘的人转过头来,很不好意思的表情,“欸,还有死前愿望啊?恩……不用麻烦了,我没什么想要的,就这样走挺好的。”

小爱怒了,“叫你说你就说!磨磨唧唧我打你了啊!”

那个人下意识蜷缩了一下,半响,才不情不愿地,“一定要说一个的话……我还没谈过恋爱。”

死神大人皱着眉,看得那人有点惶恐的揪着床单,才放松了表情,“成,我和你谈。”

5,

白客想了想,还是把后面那句“和妹子谈个恋爱什么的可能挺好”憋回去了。

一是他并不是特别想谈,只是为了让死神别为难才说的,假如对方觉得和他谈就行了他也没意见。

二是他也不想都快死了还去招惹人家妹子。

他毕竟是个善良的人,想着和死神谈完恋爱就能接着去死就很满足了。

虽然死神对他这样的想法貌似很不满,“白客你给我听着你得马上给我放弃什么很想死这种念头!”这句话嚷嚷的相当大声。

虽然觉得这种台词从收割人头的死神口中说来违和感太浓,白客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呐呐地应着:“我会努力不想死的。”

然后意外地从死神脸上见到了近乎挫败的表情。

6,

小爱没想到自己有天会沦落到和一个凡人谈恋爱来避免其自杀的地步。

当然自恋如他也没想到对方根本不想和他谈恋爱。

看着白客耷拉着单眼皮,坐在脏乱狭小的出租屋里,嘟啷着给出一个轻飘飘的承诺。

死神大人突然对自己接下的是怎样艰巨的任务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

他坐了过去,胡乱揉了一把对方的头发,手感意外的好。

“麻烦的人类。”

——————————

写了开头我就没力气写后文了……

评论(16)
热度(26)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