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夜雨

*脑洞源自真实但与真实无关。

*都是假的是脑洞的特技。






1,

关于扮猪吃老虎。

罗宏明回宿舍哼哧哼哧收拾东西的时候,王琮正对着电脑噼里啪啦打着游戏。听着背后罗宏明折腾的动静有点大。王琮于是好奇的探过去,指着罗宏明鼓鼓囊囊的背包,“这么晚了你干啥去?”说完看着罗宏明又往袋子里塞了一条短裤和短袖,王琮吃了一惊,“你这是,开房的节奏?可以啊你小子,哥几个都没察觉到。”

罗宏明艰难的用他的小耷拉眼翻了一个白眼,“滚蛋吧你。”手上动作并不停。

王琮看他用力把自个那台神舟笔记本往已经装了一个机械键盘的包里塞,不由得摇头啧啧啧几句,“我想也不该。说吧,这又是和哪个汉子狼狈为奸去了?”

罗宏明指指被忽略了许久的屏幕,“对方上你高地了啊。”

“卧槽!”飚出一句国骂的王琮瞬间把注意力全挪回到游戏上,键盘打的震天响。瞟到罗宏明出门还不忘交代一句,“哎记得倒垃圾寝室长大人。”

他到底没问出罗宏明到底为啥颠颠的赶在宿舍关门前背着行李打包把自己送出去了。

不然他这盘队友得是要被坑死。

2,

罗宏明把自己打包送出去倒也没啥特别的原因。

就是因为刘浩给他打了个电话。

刘浩这几天找了一个实习,离学校有点远,算了一下账倒是再租一个房子划得来。于是一个人搬了出去。房子在新建成的工业园区,清静倒是清静,就是地方偏远,鸟不拉屎的。

刘浩刚搬出去那会儿罗宏明还被全寝室的人集体嘲笑一段时间,笑他跟魔怔了一样,人刘浩都搬出去了,罗宏明还常常睡午觉醒了,就从床上伸一只手下去,“浩哥啊……给我递下我眼镜。”

王琮就从一旁给人把眼镜递上去,还不忘排挤几句,“你看我们家敏民这相思病犯的。”

宋明从旁边书桌上抬起头,淡定地看了两人一眼,“还不都是刘浩给人惯的。”

带上眼镜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儿的罗宏明半天才开完机,一边从上铺往下爬一边愤怒反驳,“哎嘿我说你们这群龌蹉孩子……”半响找不到下一句。沉默一会儿挣扎着憋出一句,“我们这叫高山流水之交,你们懂个屁。”

王琮冲他挤眼,“是是是我们都不懂,就刘浩懂,刘浩懂。”

就这么被编排着过了半个月,罗宏明肯告诉他为啥才有鬼。

背着半人高的包匆匆赶着最后一班公交的罗宏明也有点犯迷糊,他不大懂浩哥突然打电话说啥出租屋新装了4m的光纤网速快到飞起来打一盘dota庆祝吧是个什么鬼。捏着筷子在食堂听着刘浩那边期期艾艾了半天最后憋出一句,“听人说这儿以前是坟场,所以地价才这么便宜。”

啥?

罗宏明差点把筷子捅进耳朵眼里看看是不是自己幻听了。

“浩哥你怕鬼?”

“……”

3,

王琮要是亲耳听到了刘浩那句期期艾艾的“听人说这儿以前是坟场,所以地价才这么便宜。”,绝对会提醒罗宏明多带个心眼,实在不行多带瓶润滑剂啊也成。

刘浩在配音上有天赋,配的人物,声线常常不见得有什么大的变化,偏偏就能在细微之处叫你明明白白分辨出他们不同的性格,同时又叫人知道这就是刘浩的作品。

这种功夫用来在电话里哄人再好不过了。

怕鬼?

打完一局放心不下给罗宏明打了个电话的王琮掏掏耳朵,上回一边吃着凉面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咒怨的不知道是谁。

“这刘浩也是……”冲对边笑骂一句,看着新一局又要开始的王琮赶紧挂了电话。

一个屋檐下住了三年,要说刘浩怀着什么心思他一点没察觉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罗宏明那种脑子缺根筋想弯都没材料弯的人。只是都是朋友,他也没法插手,这种要命的事情撞上了他只能暗暗为自己两个好兄弟捏着一把汗。

“靠!”心不在焉的后果让他又恶狠狠的坑了一把队友,“这两个不省心的玩意儿!”

4,

刘浩住的那个工业区吧,说偏也不算太偏,至少离公交终点站还隔了小三站的距离。

罗宏明来的时候给刘浩打了电话,说自己已经上了公交车。刘浩担心着这家伙在车上晃荡晃荡的给睡着了。掐着时间给那边打了个电话,没人接。再打,几次过后就变成了已关机。刘浩担心的跟个啥一样,虽然想想一个近一米八的男生怎么着也不至于在公交车失联,刘浩还是跑到了公交车站那儿,抓心挠肺的等。

一开始还能保持淡定,车来了就仰着脖子望一望,后来等了半小时刘浩直接受不了,跺着脚在车站踮着脚走来走去。一咬牙来一辆就拦一辆。上车看一眼罗宏明是不是蜷哪儿睡着了。

跟师傅道了百八十道歉。还没看到人毛,刘浩又跟王琮打电话,问他人到底来了没。

王琮在那边噼里啪啦的打键盘,“怎么没来,怎么没来,敏民收拾东西那股殷勤劲,我看了都心疼。”

挂了电话,刘浩算是真慌了。

5,

罗宏明失联也不是他想的。

手机没电了,还没带充电线,在这晚高峰的车队里,公交车堵成狗也不是他能预料的。

慢慢悠悠往前挪。罗宏明坐在车的最后一排差点睡过去。

窗外霓虹灯迷乱,有点雨落在窗户上,他拿手指去擦了一擦,半饷才意识到在玻璃那边。

“没带伞啊…”罗宏明迷迷糊糊地想。

车到了新的一站。

有人往自己这边走,罗宏明收了收自己的包,怕占了他的位子。

头发被人恶狠狠的揉了一把,“罗宏明!”

正靠着玻璃窗假寐的罗宏明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对上刘浩,“欸?浩哥你怎么来了?”

刘浩高深莫测地看着他,腹诽到要不是你这家伙惹人担心的劲他有必要一站站往前走找人么。“你手机打不通,我就顺便来找找。”

罗宏明“哦”了一声也不再问这个问题。笑呵呵的对着他拍了拍自己背包,“装备都带上了,就缺你个大神带我飞。”

如释重负的感觉在心头怎么也忽视不了,刘浩拍拍罗宏明肩膀,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话来回答他

6,

到站之后雨愈发的大。

江南夜雨是惹人疼的,没带伞的情况除外。

刘浩脱了外套罩在两个人头上,“跑吧明明。”

罗宏明摇了摇头,“用我外套挡吧,浩哥你最近挺累的,别冻出毛病了。”说完扒了自己外套,示意刘浩穿上。

刘浩挑眉,“呦嘿小样还懂得疼人啊,”也不坚持,搂着人肩膀,两人逃命一般往外冲。

昏暗的道路上有浅浅一层积水,雨落如帘,算不上太暴烈,只是用声音的形式占据了一切。

雨水打在身上有点冷,罗宏明下意识的往刘浩那边靠,对方低头瞥了他一眼搂的更紧一点。

昏黄的路灯像异世燃起的火苗,两人脚步踏起的涟漪在背后散落成莲。

刘浩不觉得冷,好像身边是罗宏明的话,雨落一辈子也没有关系。

tbc

脑洞源自浩哥以前发的一条人人动态呐。

脑补了“怕鬼还是怕羞?”“怕羞。”的对话,简直要被这一颗古早糖甜的飘起来。

手机不知道怎么插入图片。

因为今天一整天都在交通工具上度过。灰常闲,所以是今天完结。【没错我又立flag了】

没完结可以打我。随意打。

评论(8)
热度(52)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