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飞鸟】日和三梗

#老照片

在太子生活的那个年代,离照相技术的产生还有很多年。

人们留下记忆的方式无过于用笔墨写或者画出来。

圣德太子曾经很希望和小野妹子有一张合画像。

因此他曾经有好好的磨练过自己的丹青技术。但是当第一百零一次把画好的妹子送给对方看时,依旧只得到一句“啊太子殿下您的河童画的越来越传神了”这种敷衍的赞许后。即使是拥有一百次从富士山顶落下也不会放弃登顶希望这样坚持精神的太子,也失望的放弃了。

夏日来的很快。

小野妹子依旧会偷偷藏在树后面观察自己有没有好好上朝。

清晨的太阳沿着屋檐斜斜的射到走廊上,圣德太子把手指挡在眼前,偷偷的从指间看着树背后的妹子。

今天妹子又会用怎样的方式伪装呢?是胡萝卜还是乒乓球拍?太子想。

逆着光的时候什么都看不清楚,闭上眼睛,那人的轮廓却能长久从眼皮后的黑暗中亮起来。

圣德太子放下手掌,似懂非懂,。他尝试着闭上眼睛,想让那人的轮廓存留的更久一点。

这样偷偷摸摸互相注视又无所事事的夏日清晨过去了很多个,太子慢慢的发现只要不再去看新的光线,妹子的轮廓可以存在相当长的时间。

小野妹子登上去隋朝的大船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夏日清晨。

穿着红色无袖运动装的小野妹子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少年。他站在船尾向送别的大家用力的挥手,圣德太子拨弄着弦子过低的北京大鼓书,“妹子~~~~~!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闹个说法哟,嘿嘿,闹个说法哟!”

开往海的另一头的大船挂起了帆,海风带起碧波上万顷碎金的闪光。彼时还只是公元607年,距离世界上第一张照片的产生还有一千两百多年。而圣德太子对着船远去的方向睁大了眼睛,让过于强烈的光线直射入眼底。带着妹子的轮廓的光印在太子的眼睛里,忍不住泛出的泪水却让圣德太子非常的开心。

啊这么强烈的光线,这次妹子的身影一定会存留相当长的时间吧。太子想。

才不是因为别离才会流泪了。带上眼罩,躲避着其他光线的太子想。

早点回来啊小野妹子,太子想。最好在照片消失前就快快的回到花园里那棵树后面,带着乒乓球拍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都好,早点回来啊。

所以世界上最古老的一张照片,是藏在一个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消失的人的眼底啊。

#一厢情愿

什么是一厢情愿呢?

对于圣德太子来说,这个词并没有听上去那么惨。

就好像他一厢情愿地认为妹子一定会掉进有着金枪鱼刺的陷阱,一厢情愿地认为发出邀请函之后就一定会收到妹子说法,一厢情愿地认为妹子会喜欢他建成的热乎乎的法隆寺。

你看,都是鸡毛蒜皮,即使事实并非如此也不会太难过的小事。更何况那个打破他一厢情愿的幻想的人,生气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太可爱。

“阿西bug,白痴太子……”身着红色运动服的妹子总是这样吐槽着,眉毛轻微的皱起来。

所以圣德太子一厢情愿的人生并不悲惨。

而至于其他更“大”一点的一厢情愿……一厢情愿地认为富士山顶都是厚厚淀粉又有什么关系了?

反正大概他永远也不会积攒出足够的力气去走到顶峰。

就像躺在法隆寺屋顶上看星星的那个夜晚,妹子枕着自己的手臂睡着了,山间露水很凉,太子把自己运动服披在对方身上时候,妹子无意识的向他靠近了一点。

那么一厢情愿的认为妹子是有可能喜欢自己,也没什么大的关系吧?

反正……妹子也没可能知道自己喜欢他。

#病

圣德太子生病了。

小野妹子被紧急召唤过来照顾他的起居。

“阿西bug白痴王你就不能找别人照顾你么?”把拧干的毛巾把放在太子的额头上,小野妹子相当的不耐烦。

“可是这样的脆弱的样子,身为摄政王的我是不放心让除了妹子以外的人看见的,摄政王全身粉红蜷缩在被子里犹如樱花般美丽的样子传出去一定会引发政局动荡的吧,啊我可不像变成历史上那些红颜祸水一般的存在。”烧的眼角都泛红的圣德太子表情相当严肃。

“太子你还是不要手动给自己加戏的好。”小野妹子把一张纸放在圣德太子鼻子上,“我们国家的樱花树不会流鼻涕。”

用相当快的速度擦掉脸上鼻涕的太子表情还是相当淡定,“啊不讨论这个了,妹子今天就在这儿觉觉吧,来打枕头仗吧,这样干扰我折磨我的病魔一定很快就滚开了。”

“我拒绝。”小野妹子的表情相当坚定。

那么今次要用怎样的方式妹子才会答应呢?

在圣德太子的脑子里,这是和国家大事,不,也许比国家大事还要高一等级的重要事务。

是要先打开被子也好,要准备太子食物也好,还是要在门口再挖一个放着金枪鱼刺的陷阱也好。好像都不怎么实用。

妹子喂给自己一杯热水之后就往门口走,病的全身无力的太子拼命的坐起来扯住了对方的衣角。

……头好痛。太子想。

这次要用什么借口呢?

拼命与感冒作斗争的太子还是没能在妹子的耐心期里找到合适的说法。

“我……”太子尝试着开口

妹子眼神愈发疑惑。

完蛋了,太子想。

“我喜欢你。”

啊来不及想借口居然把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啊。自己果然是感冒了。

评论(9)
热度(35)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