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政丹】琼瑶(诗经系列)

送给政丹同好。
 #我的秦王不可能这么温柔

1,

夏无且请求面见秦王的时候,嬴政正在和李斯商讨今年的税收。

嬴政匆匆打发了自己的丞相离开,外袍上落了一身雪花的医师猛的跪在秦王脚下。

2,

姬丹正发着高烧。

他们燕地认为这是被怨灵冲撞了魂魄,风寒入心,普通的草药是救不了的,必须请有福之人佩戴了刻有姓名的玉佩,才能借势躲过一劫。

姬丹烧得浑身无力,神智也跟着恍恍惚惚起来。他蜷在被子里勉强睁眼看着雕花的房梁,是燕地的风格,一瞬间有了回到故国的错觉。只是挂在窗前的帷幔是秦地才有的玄黑。

吞并之心就这么急切么?姬丹想。

他前半生多在国家间辗转为质,说起来小时候尚有师傅鞠武相伴,到如今反而孤身一人。

在赵国时候也生过病,鞠武刻了一块玉佩,也不知道最后请谁带上了。

倘若世上真有那个有福之人,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度他一劫。

最好还是不要吧。姬丹想,他闭上了眼睛。太浪费了。

3,

夏无且说燕国太子风寒入体。

“郁结在心,不得排遣,是以病情缠绵。”

“若欲太子平安,还请送他归国。”

秦国的冬雪扬扬漫天,前些天有官员上奏恭贺又是一年丰年。嬴政恍如不觉的走到庭院里。夏无且跟在后面。

“陛下。”他担心的唤着秦王。

温凉的玉佩握在手里有些细微的突起,嬴政用手指一寸寸沿着纹路触下去。

是姬丹二字。

他闭上了眼睛。

“寡人……去看看他。”

4,

看看又能怎样呢?

日理万机的秦王在特意建造的燕国风格的宫殿里一言不发的坐了一个下午,回来的时候突然秘密召见了夏无且,隔了半月,突然传出燕国太子逃跑的消息。而有宫女说,那天抱着一大堆抗寒衣服去燕国太子那儿的,是夏无且。

只有秦王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漫不经心的阻止了所有要求追捕太子丹的计划,他对大臣说“区区燕国,无需劳心。”而密报在秦国和燕国之间的路线上来来往往,姬丹醒来,甚至能看见手旁多了一盒冻疮膏。

看看没什么的。

仿照燕国太子殿修建的宫殿还有着淡淡的新木味道。

和姬丹来自同一地方的胜春花开得正好,混着雪,满庭院都是冷冽的香。

只有燕国太子本身蜷在被子里,眉间一个深深的川字,憔悴的像是冬夜里灯火。

嬴政伸手轻轻抚了一下。

姬丹勉强睁开眼睛,“赵政啊……”

5,

上一次听见赵政这个称呼应该是十六年前。

嬴政想。 

那时候姬丹也是高烧。

他师傅鞠武急的满邯郸找药,找巫师。最后还刻了一个玉佩到处找人佩戴,迷信的赵国贵族没有一个情愿接受的。于是他瞒着自己父亲偷偷讨了来。

他并不信燕国人的这些,可是后面姬丹的病,居然也赶在入冬前好了。

他跑去看他,姬丹半睁着眼睛躺在被子里。看见他来了顿时一阵兴奋,“赵政啊,等我好了我们还去比剑。”

赵政说好。

嬴政想他们都是混蛋。

6,

姬丹走的那天风雪很大。

夏无且进来的时候有些迟疑。

嬴政很轻松的问他:“他走了?”

“恩。”

“衣服给他备齐了么?”

“都好了。”

嬴政点点头,让对方下去了。

秦国的雪夜还远远未到尽时,嬴政吹灭了灯,习惯性的握住那块玉佩。赵国工匠粗粝的刻痕早就在长时间的把玩中变得光滑。

鞠武说玉佩是让有福之人赐福给姬丹的。

嬴政想着自己大概也算是有福之人,秦国国力强盛,将士骁勇善战,君王一生所求,不过如此。

那么假如姬丹认为,离咸阳远远的,离自己远远的,便是他想要的。

那就给他好了。

风还在刮。

嬴政突然想起一首国风。他慢慢的念出来。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他想起很久以前,赵国的夏日,姬丹爬上一棵桑树,一边叨叨“哎我说赵政给我看着点我师父啊”一边往下扔着桑葚,“这个熟了我先尝尝,恩,挺甜,赵政你也来一口。”赵政看着那人把自己一身白衣糟蹋得全是紫红汁水,颇为无可奈何的捡起地上对方咬了一口的桑葚,送入口中。

“好吃吧?”对方翘着二郎腿坐在桑树的枝桠上。

“好吃。”赵政说。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评论(11)
热度(39)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