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飞鸟组-小红帽.VER,群内接文产物

23333大家脑洞超级大!!整篇看下来笑哭我!!hhh

野良猫筱琪:

事到如今才想起来我们并没有想要起什么题目【手动再见


之前在群里企划的小红帽主题接文,大家脑洞都开的好大2333


各位的昵称都写在段落前面的横线上啦,意念艾特你们领取~


那么下面就开始啦。




----------筱琪


在很~久很久以前,某个小村庄里住着一个叫小野妹子的少年……唉不要惊讶,虽然名字很伪娘但确实是个男的——小野大人我错了您的名字完全不伪娘,我们接着讲。


 在很~久很久以前,某个小村庄里住着一个叫小野妹子的少年,他和妈妈FISH竹中桑一起过着愉快的生活。他还有一个外婆,名为苏我马子,住在与小村庄隔着一个森林的一个小木屋中。


 有一天外婆唤来少年,对他说“妹子,啊不对孙……子啊,我给你做了一个小红帽,你快戴上看看。”


 少年接过小红帽,开心地说道:“……等一下为什么我的妈妈和外婆都是男的!不,在这之前,你不是说做了小红帽吗,为什么我手里这个明显是个无袖运动服啊!这样就不是小红帽了啊!”


 外婆慈祥地摸了摸小红帽的头,微笑着说:“……因为安排配役的人就是这样病气,妹子你就忍一忍吧。运动服不是挺好的吗,反正你给人的印象已经固定在无袖运动服了。”


 “才没有那种固定印象啊!我平时都是穿朝服的好不好!”


 妈妈看了,也开心地说“真是太好了,那以后就叫你小红帽吧,小野人鱼控。”


 懂事的小红帽笑着说:“……根本没有小红帽啊竹中桑?!别说帽子了连袖子都没啊!这什么强行推动情节发展啦!从刚才开始描述和会话就完全不贴边了啊!”


 于是,小红帽的名字就这样流传了开来,村庄里的人都开始叫少年为“小红帽”。


 “……”


 


 有一天,妈妈交给小红帽一个篮子,叮嘱他说:“人鱼控啊,这个篮子里有蛋糕和红酒,你快拿去给外婆,他生病了,吃了这些就能好了。”


人鱼控接过篮子:“……谁是人鱼控啊刚才还是小红帽来着!话说为什么生病要吃蛋糕喝红酒啊,这是单纯嘴馋了吧?而且这根本不是蛋糕红酒啊,为什么要放饭团和墨汁进去!”


竹中先生欣慰地说道“真是个乖孩子,快走吧,趁天还没黑。记得不要绕远路。”


“呜哇这个人完全不听人讲话……好吧,送完这些就可以了吧?”妹子把手里的篮子放到一边,找出了自己的半指手套并戴上,“请放心吧,不管路上遇见什么奇怪的东西我都会直接打飞的。”


小红帽提着篮子踏出家门,妈妈和村人纷纷为他送行。
“小心啊小红帽!”
“好我知道了。”
“别绕路啊小红帽”
“吵死了都说知道了。”
“你今天穿的兜裆布也是红色的很适合你啊小红帽!”“那索性就叫人鱼控小红兜裆布吧!”“小红兜裆布一路顺风啊!”


“我可听见了!”已经走到森林边缘的小红帽愤怒地对着村庄那边大喊着。


比起那个来,小红帽还是很正常的名字啊!虽然名不副实,只有一个没袖子的红色运动服。


想着想着,妹子就走进了森林。高大繁密的树荫下,幽静的森林平添一份寒意。


嗯……没袖子,确实很冷。这玩意儿谁设计的啊,真想问问他怎么想的。


这时,路边的某个草丛传来了沙沙声,妹子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攥紧了拳头。


------祝沽笙


与此同时,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有一个日出之处,在那里住着一对狼姐弟。姐姐是远近闻名的恶狼,大家都害怕的叫她推古女皇,而弟弟则是远近闻名的完全不可怕的饿狼。但是因为他是推古女皇的弟弟,迫于威压大家也都叫他(身上有一股咖喱臭的)圣德皇太子。


有一天,推古女皇把圣德太子叫到身边和♂善抚摸着他的头对他说道:"弟弟,你也这么大了,应该学会自己去寻找食物才对,况且你现在的设定明明是一头狼却总是要求吃咖喱这一点我真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了,所以带着你的咖喱臭去彩虹的彼端或者哪个我不知道的角落冒险然后被谁打死在那里吧",推古女皇笑眯眯的搓揉着太子的脑袋"就是这样,你明白吗,弟弟?"


"啊啊啊,我明白了姐姐,请您快放开我的头,头盖骨要裂开了救命,我会现在就死在这里的真的会。"圣德太子抬起头用不屈的眼神注视着姐姐回答道。


"这套蓝白色运动服是由父亲传下来的宝物,据说穿上之后就可以得到50%老头臭的加护哦,嗯虽然防御和攻击完全不会增加就是了。


推古女王递给太子一个皮箱子,然后用一招芭蕉流的机器人蹬腿儿把他送出了家门。


就这样,我们的小太子带着咖喱臭和老头臭的加护开始了他的冒险之旅。


因为姐姐的机器人蹬腿儿非常厉害,太子在天上飞啊飞啊,飞了很久很久,等他再次落到地面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周围一片沉寂,没有一点声音也看不见一点光亮,更没有咖喱可以吃,想到这些,饿狼太子忍不住倒在地上,嘤嘤嘤的按照设定假哭了起来。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巨响,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变态吧一定是变态吧,脸着地的出现在了太子的面前。
"你就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太子被这声巨响吓得一愣,抬起头来,串戏了。


"不,我是水手服的魔法少女,和我签订契约成为被选中的勇者吧。"变态微笑着捧起太子的手,用细长的红眼睛注视着他,诚恳的说。
"可是魔法少女你的帽子上明明写着大王两个字..."
"啊这是你的幻觉,不要再说废话了,敌人就要来临,现在情况非常危机,改变命运的时刻已到来,快穿上这套水手服和我一同战斗吧。"魔法少女焦急的说着,从身后拖出一个大箱子,手忙脚乱的寻找了起来。
在大王翻着箱子的同时身边的树木们突然窸窸窣窣的发出了声响,一双黑暗中闪烁着凶狠光芒的眼睛直直的盯了过来,然后下一秒,大王的头突然被几根细长的指甲穿透了。
"大王,原来你在这里。"
眼睛的主人咬牙切齿的说。
"切,还是晚了吗,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魔法少女对吧..."满脸鲜血的大王无力的摇着头,残念的说。
"别废话了大王,请回去工作吧,地狱已经乱成一锅粥了。"说完那个脑袋长角眼睛发亮的人就拖着大王离开了,地上留下了长长的血痕。

"可是,明明我才是主角,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没有我的台词了呢。"太子跪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魔法水手服少女遗留在地上的箱子。
【叮,系统提示,您获得了「大王留下的宝箱」】
哇啊,被突如其来的不知道什么提示音吓了一大跳的太子,颤抖着用手打开了宝箱。

〖●检视装备〗

【 咖喱味的沐浴露 】

【 榴莲味的牙膏 】

【麻辣酸甜口味的口香糖】

【水手服x2】

【带子很长的弦子】

【四叶草】

【剧本】

〖▲关上箱子〗

唔哦哦哦哦,这里面有用的东西可真不少啊,太子高兴的翻看着捡到的装备,爱不释手抚摸着咖喱味的沐浴露和蔫儿巴的四叶草,顺手把剧本扔掉,然后把弦子挂在了脖子上。
过来了,本文的主角圣德太子他过来了!只见他自信的行走在晨雾笼罩的大路上,带着咖喱和老头臭的芳香,被弦子一颠一颠的拍打着屁股,颠颠儿美着几乎要撅着个腚飞起来。


然而太子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等一下。"太子严肃的说,"bgm不对。"
就在太子如火如荼的挑选着足以衬托自己的帅气的bgm的时候,一个红彤彤的影子出现在了路的这一头... 


---小满


话说正在开心的走在给外婆送红酒蛋糕路上的妹子也用他敏锐的感觉发现了正撅着个腚挑选bgm的(浑身散发着咖喱味)恶狼太子。
小红帽于是惊恐的大叫起来,“……等一下我为什么要因为看见这种撅着腚不知道在干嘛的人而大叫啊,话说他看起来这么傻真的有大叫的必要么?啊再叫真的要被发现了啊!”
与此同时恶狼太子也发现了小红帽,他被推古女皇赶来森林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咖喱,感觉非常的饿,于是他站了起来非常凶恶地说到,“汪~小红帽,你好呀。”
小红帽吓得瑟瑟发抖,他鼓起勇气回应恶狼太子:“……话说你们都从哪儿看出我是小红帽的呀?红色无袖运动服和小红帽真的有关系么,还有恶狼的叫声并不是汪啊圣德太子。”
圣德太子把bgm调成了舌尖上的咖喱,感觉很满意,他的口水忍不住滴了下来,老头臭也因此更加魅惑人心,他装出慈祥的语气说,“啊今天的我也想吃咖喱啊汪话说人鱼控你的篮子里是什么呢?拿着很重吧,不如放在我肚子里帮你运过去吧。”
人鱼控放下戒心开心的说:“都说了恶狼并不是汪的叫声啊!话说骗吃的不要这么理直气壮好么,按照设定这可是给外婆送过去的,不能给你。”
“说到外婆,”恶狼太子皱起了眉头,“按照剧本我们应该是相遇在外婆家的床上呀,为什么现在提前遇见了啊?”
小红帽说,“当然是因为你把剧本丢掉了啊。”
恶狼太子说:“说的很有道理啊,那我们来假装相遇在外婆家的床上好了小红兜裆布。”说完把弦子转到胸前,躺在地上,虚弱的说,“啊,小红帽,你来看外婆了啊。篮子里是什么?拿着很累吧,直接放到外婆的嘴里就好了。”
小红帽笑着举起了石头,扔到恶狼的嘴里,“放你姐夫啊!说起来还是骗吃的不是么!还有你这老头臭的运动服,和这随意一躺就假装有床的尿性,谁会把你当成外婆啊!有点敬业精神好么?!”
恶狼太子捂着被砸断门牙的嘴委屈的爬起来,“可是我真的很饿。”
“我不管,这样敷衍不管是我还是观众都不能接受吧!”小红帽微笑着说。
于是,一人一恶狼继续向森林中的外婆家走去。 


--龢篕龘


太阳开始西沉。
天被渲染成浪漫的渐变色。
树叶也被镶上一道橘红色的边。
掩映在森林深处的小木屋的烟囱里,飘出缕缕炊烟。
风拂过树枝,投射在木屋屋顶的阴影开始摇曳。
木屋里,苏我马子懒懒地靠在木椅上,仔细端详着手中较薄的剧本,神情复杂。
被恶狼……不对饿狼吃掉么?话说已经被生吞了,怎么没被消化掉,而且,好像剖腹产的样子。原著作者是没脑子么?
苏我马子笑了笑。接下来,就是要被吃掉了吧。
“叩叩——”
破旧的木门被敲响。
啊啊,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呢。我才出场几分钟?
苏我马子的手心泛出一层薄汗。
他缓缓朝木门走去,抬起有些发颤的右手。
但接下来,木门被撞开。
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青年飞了进来,撞在他的身上。
二人向身后褐色木墙迅速飞去。
苏我马子想一口老血喷在这青年的身上——这青年,穿着蓝色长袖运动服,长着一对兽耳,估计就是那个剧本中的饿狼——最爱吃咖喱的圣德太子了吧,出场方式真特别,还有,我怎么闻到一股老头臭和咖喱臭混起来的气味?
然后,苏我马子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外婆,你孙子来了。这是红酒和蛋糕,拿着。”
然后,一个篮子飞在他的脸上。
“啊妹……孙子你终于来了酷爱让外婆亲亲你我的小人鱼控(╯3╰)!”苏我马子一脸慈祥地说出了台词,从地板上站起,拍着衣服上的灰尘。“话说小红兜裆布你来得真快啊明明不是还要晚点见面的吗还有饿狼不是应该在你之前来我这么怎么你们一起来了不知道看剧本么……”
小红帽腼腆地笑了:“为什么连你也知道这个羞耻的外号啊马子桑?!你明明不在村庄里啊马子桑!还有你居然忽略掉篮子里并不是红酒和蛋糕和身边突然响起的鬼畜的bgm……话说你把篮子扔掉干嘛那我岂不是白跑一趟啊马子桑!!哦饿狼的话是他弄丢了剧本所以和我一起来的……等等这不重要啦!”
外婆又慈祥地笑了:“啊,小红兜裆布,你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那么,这只饿狼我们该如何处理好呢?”
“哦天啊我可能要和这个外号共度余生了……”小红帽扶了扶额,撇了眼捂着嘴笑得正欢的圣德太子,“将他留下来好了。虽然没有饭团了。”
于是乎,二人一狼度过了愉♂快又安♂详的宁♂静的夜晚。这个夜晚,对饿狼太子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他终于吃上了咖喱。
但饿狼太子并不知道的是,离小木屋不远的地方,一位猎人正披着月光、朝这里走来…… 


 


---欢宴皆倏


披星戴月千里朝圣的猎人裴世清正勤勤恳恳地遵循着命运的指引跋涉于林中。夜晚的林子鬼影憧憧,裴世清却毫不畏惧地握紧了刀柄爱抚着刀刃,娴 熟地穿行在枝桠纵深处,口里还游刃有余地哼起了轻快的小曲:“见鬼的命运的指引,可以换成命运的罗盘么,从白天迷路到半夜什么的,一天不吃饿的慌啊……”
这么疲惫地又走了很久,不知从哪儿隐隐传来的咖喱香让裴世清虎躯一震。这一次宿命的指向从未有过的明确,裴世清解锁了二段技能开启了疾跑,以饿虎扑食的高姿态直愣愣便扑上了苏我马子家的柴门。如果有观众看到了这一幕,一定会为这精彩的脸贴玻璃鼓一通掌,喊几声“再来一次”的。
“有人敲门么?”善良的妹子听到动静过来开门。
“小妹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开开~我要进来~”开心的裴世清愉快地回答道。
于是妹子配合地放下了开门的手,重新回到餐桌旁坐下。
“人鱼控你为什么不给人家开门?”苏我马子被撞门声吵醒,擦了擦无意识的口水。
“因为他的bgm不好听。”小野妹子有理有据地坚持。
“可是再撞下去屋顶都可能要塌,bgm什么的可以让他换一个。”苏我马子以商量般的口气环视了正义凛然的妹子,和吃饱了咖喱蜷成一团打盹的恶狼太子,和水池里摞的高高的盘子。
妹子也瞩目了水池里层层叠叠的盘子一眼,心领神会地开了门。
“好香喷喷的咖喱味,可以吃嘛?”裴世清很有礼貌地问候着妹子。
“晚饭已经吃完了,如果你愿意,水池里吃剩的盘子你可以舔舔,洗完碗你就能饱。”小野妹子客气地接待了他。
“最香喷喷的那团蓝白的肉也可以吃吗,我带了刀借把火啊。”裴世清垂涎欲滴目光热切地打量着熟睡的恶狼太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想不出拒绝理由的小红帽懂事地给猎人让出了道。于是猎人冲着恶狼举起了屠刀。 


-------筱琪


 手起刀落。


“……。”


刀插进了床板上。


睡得口水都出来的蠢狼太子,居然在这个时刻翻了个身。


一边看热闹的小红兜裆布为太子点满的幸运和机动值鼓起了掌。


“唔……怎么了?”被鼓掌声和诡异的BGM吵醒,太子揉揉眼睛坐起来,一只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我觉得这个BGM好奇怪好像最终BOSS出现了的感觉……诶?!”后腰碰到一个冰凉的东西,太子才总算清醒过来。


“刀、刀?”


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了吗这蠢狼。小红兜裆布腹诽道。


“从刚才开始旁白就叫错我的名字了!”


马子抱着胳膊站在一边,“裴……猎人先生啊,我们家进来的这只狼把咖喱都吃了,没有留给你吃的了。”


“等等,你就是外婆吗!”放弃把刀从床板里拔出来,猎人先生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剧本。


“在这个剧本里,我应该是把他肚子剖开,从里面救出你和小红帽,然后把他皮扒下来啊?!”


从刚才开始就离猎人远远的蠢狼听了这句话,吓得打了个颤,连忙躲在了小红……帽的后面,任凭小红帽再怎么嫌弃地捶打也不出来。


“这这这这个剧本这么可怕吗!可是我觉得我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屋子里的另外三个人齐齐看向他,异口同声地问“那你的剧本是怎么写的?”


……


那玩意儿被我扔了啊!


想到这里,蠢狼太子又回想起自己被从家里踹出来,倒在路边,又有性命之忧的悲惨命运,忍不住抱住妹子的大腿哭了起来,“呜呜呜……”


“呜啊不要把眼泪蹭在我腿上!”


除了太子之外的所有人,都是一副不忍直视的嫌弃表情。


不,可能只有妹子和马子吧。


锵——


刀被拔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这场滑稽剧还是要演完的,就让我履行我本来的任务吧。”猎人先生拔出了刀,指向妹子身后的太子,“顺便报一下本篇里只让我看了个帽子尖就翘掉工作的仇。”


“私、私仇……就不要在这里报啦……”太子抽抽搭搭地回答,并且依旧抱着妹子大腿不放手。


旁白个人是很羡慕太子的位置的。


“旁白就请不要发表自己的变态发言了好吗?!那……那个,猎人先生,你不觉得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吗?”妹子放弃了踹掉身后的八爪鱼,转头向猎人先生说道。


“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比如吃饭什么的……是说我在这个地图沟了一天总算到了BOSS点还不给我掉落饭菜,运营到底有多讨厌!更火大了快让我砍了他。”


“不我们这个并不是游戏吧……而且你沟应该是你脸的问题。”


妹子抬头看了眼马子,马子露出了剧透之神般的微笑,向他举了个拇指。


“我们家的盘子还没刷,不如你先帮我们把盘子刷了再考虑任务。要不然就这么结束的话,会有很多人说埋伏笔不填的。”


“那做完的话会有饭吃吗?”裴世清想了想,收起了刀。


妹子突然感觉到拽在自己裤腿上的一只手缩了回去。身后的太子抹了抹眼泪,从怀里掏出了两颗糖。


“虽然只是口香糖,但好歹能补充一点能量,就给你吧。”


“……”裴世清无言地弯腰接过两颗口香糖,剥开糖纸塞进嘴里,然后流下了两行清泪。


“竟然是……麻辣酸甜味的……”


听完这句话,妹子和马子的脸上都出现了微妙的表情。


那玩意儿真的能吃吗,面前发生的这一切难道不是毒杀吗。


“好久没吃到这个熟悉的味道了,让我……想起了我的家乡……”


你家乡都吃这种口味的吗?!


“好吧,我来帮你们刷盘子吧。在这期间你们要想想怎么让这一切结束。”


说完这句话的瞬间,裴世清看到妹子和马子对视了一眼,仿佛在说:计划通!


“啊你肯帮忙真是太好了,围裙在这里百洁布在这里洗涤剂在这里白痴在我身后,麻烦你了。”妹子拉着裴世清走到水池旁飞速交代完,刚转过身就撞到了白痴的身上。


“你站在这里干嘛,而且我觉得BGM变了。”


“妹、妹子,谢谢你。”耳朵垂下来,尾巴在身后啪嗒啪嗒地摇着,这只蠢狼真的是狼吗?


妹子本来刚想说不用谢话说你不要再摇尾巴了,但是这句话被他硬生生吞了下去。


因为太子说了一句“为了表示感谢本摄政……哦是本狼要为你唱首歌”之后,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他位置超低的弦子,自顾自地唱了起来。


“小野~妹子~是个男的~每天穿着红色兜裆布~和人鱼战斗~”


“……别唱这种奇怪的歌了!你才天天和人鱼战斗!”


咚。


半小时后。


“啊——终于洗完了。”裴世清直起腰,充满自豪感地看着干净的水池和成摞的盘子。


“真是太感谢了,裴先生。感谢你对我公司的大力协助。”马子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感激地对他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工作的感觉让我很高兴。原来清静整洁的世界是这样的,我很荣幸能够亲手创造它。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


“听到你这么说我也很高兴,下次请务必继续和我们合作。”一边这样说着,马子和裴世清一边向门口走去。


“好的苏我社长!”握着马子的手,裴世清热泪盈眶。


“记得下次和我们一起合作啊!”马子在门口停下,向裴世清挥手。


“是的……诶?”


在猎人先生反应过来前,大门就已经重重地关上了。


“呼……幸亏是个笨蛋。”马子擦擦脑门的汗,无视掉外面的拍门声和“我好饿你们倒是给我吃的啊”的喊声,走到了妹子的身边。


被一拳捶晕在一边的蠢狼正好醒了过来,还没等彻底清醒,就被马子一手拎了起来,惊得尾巴都啪嗒啪嗒地甩了起来。靠着蠢狼打盹的小红帽也被拎了起来。


“马……外婆你怎么了?!!”是说外婆你麒麟臂这么厉害确实没狼敢吃你,妹子吓得都浮在空中了,哦对不起是被马子拎起来的。


“猎人都走了你俩也该退场了吧,别打扰我睡觉了!”


说完一抡胳膊,俩人顺着窗户飞了出去。


“终于清静了。”马子活动活动肩膀,向浴室走去。十分钟后从浴室里传出了一声怒吼——


“谁把沐浴露换成咖喱味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牙膏怎么也变成榴莲味的了!!!!!”


 


与此同时,森林里——


“疼疼疼……”妹子从地上爬起来,发现并没怎么疼。


因为自己下面还垫着个人形肉垫。


人形肉垫哭着说“妹子快拉我起来……”


妹子刚伸手给他,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甩掉太子伸过来的手,太子再次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话说你不是恶狼来着吗。”


“呜……”太子自己挣扎着坐了起来,揉了揉摔疼的狼耳朵,“其实,恶狼是我姐姐,我是因为太没用了被她赶出来的。”


“诶——怪不得这么蠢。”


“你又说我蠢!……话说回来,妹子你是小红帽来着吧,这么晚了还不回家真的没关系吗?”


“啊——一想到要回去那个全是笨蛋的地方就觉得火大。”妹子一脸黑线。


“那,要和我一起走吗?”


妹子转过身,看到蠢狼太子的耳朵竖了起来,尾巴还在热烈地摇着。


“我们一起去旅游吧,既然是童话世界,一定还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在各地流传的。既然我们都不想回去,就一起去发掘这些故事吧~”


蠢狼的眼睛里正好映着月亮和群星,配合那个期待的神情,要拒绝这个请求好像很难。


没等妹子回答,太子就先把一个东西塞到了他手里。


“这个给你,就当是给你的护身符啦~”


妹子展开手掌,原来是已经蔫了的四叶草。


“我在一个神秘人给我的宝箱里找到的,应该会有作用……吧?”


“自己都抱有疑问的话就不要给别人啊你这蠢狼!”


虽然这么说,还是把四叶草塞进了口袋。


“别磨蹭了,快走吧。”


“诶?”连忙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太子拽住了妹子的袖……对不起没有袖子是手腕,“妹子,小红帽的家不是这个方向啊。”


“你不是说要去旅行吗。……阿嚏!”


还没等太子的耳朵再次高兴地竖起来,就被妹子的喷嚏吓了一跳“妹子你是不是很冷啊,晚上穿无袖运动服很冷吧。”


“啊……你有什么衣服吗?”


太子皱着眉头想了想,马上从怀里掏出了从宝箱里带出来的最后两件东西。
“有水手服哦,看样子是冬服,妹子你不用客气就穿上吧。”
“……谁会穿啊!”


“妹子我觉得我们要既然一起旅行就应该统一一下服装,正好水手服有两件……”


“都说我不会穿的啦蠢狼!走开!”


 


就这样,狼和小红帽的旅行开始了。


这之后怎么样了呢?有人说狼把小红帽吃了,也有人说我明明昨天还看见他俩划着船经过。


不过不管怎样,他们的旅行大概会一直持续下去吧。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1)
热度(25)
  1. 匪夷事务所野良猫筱琪 转载了此文字
    23333大家脑洞超级大!!整篇看下来笑哭我!!hhh
  2. 森田忍的忍是忍者的忍野良猫筱琪 转载了此文字
    怎么说呢,码起来舔prprprpr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