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戏里戏外——其一

电影严重剧透慎入。

赠 @希望每天都有糖次  gn给我的阿夏大大的本子收到了,开心的转圈圈!

同时也要谢谢@想飞的羽毛   这个故事的大纲,就是我看完电影鸡血得一口气打给羽毛的聊天框里……唔啊谢谢看我那么多叨逼叨的。

大电影设定,但是鉴于我脑癌而且只看过一遍,所以情节对不上是有的,不用强求【噫】。

以及本来不想没写完就发但是!宝宝的word崩溃了一遍……我去跳楼,我好难过,我把在崩溃之后还剩下的先发了吧。

平安夜快乐

但是不知道我圣诞节我能不能完结orz。

叨逼叨这么多,刚好防剧透。

 

 

 

 

00.

 

——我叫王大锤,是本地的妖王。

——呵。

——我喜欢上一个名叫小美的女子,可惜似乎是因为太过优秀,小美并不敢与我太过接近。真是美男子才会有的忧郁啊。

——哟。

——万万没想到,我最后还是和刘沧浪在一起……了?!!

——……

——卧槽谁把我剧本换了?!这什么毫无道理的转折啊!刘沧浪,是不是你弄的?我告你我看你那笑我就知道不对劲!你嫉妒我的才华你也不至于这样啊!

——……傻。

 

01.

 

刘沧浪第一次见到王大锤的时候,还是有很有那么几秒,觉得对方非常有电影男主角特有帅气的。

那时候的王大锤还没有穿上状如带孝的山寨白衣,也没有学着某人带上一顶白帽子——为了盖住角还是超长加粗的特别版,所以特别像倒扣着的垃圾桶。那时候他穿着自己一身布衣,一路从刘沧浪身边自信地走过,留下几句节奏极快的旁白——“我叫王大锤,是本地的妖王”。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在我的bgm里,你永远也干不过我。

同样,在王大锤的旁白里,他说自己是妖王,就是妖王。

刘沧浪被说服了。

 

他崇拜地看着妖王,对方笑呵呵地把自己捏的一匹马——有点丑——递到镇上某个小朋友面前。

小朋友正在专心致志写作业。没有理他。

妖王不折不挠,把泥马伸了更加过去了点。还嗯了一声用以吸引对方注意。

说实话,有点掉价。  

 

“小朋友,怎么能够只一味学习呢?我跟你说!一味学习是没有好下场的,一个也没有!现在社会需要的是全面发展的人才?懂么?看哥哥这个雕塑美不美?来崇拜我吧!”

唔……

好吧刘沧浪觉得他有点欠揍。

然而毕竟小学生也是传说中的物种,他排出一座带臂的维纳斯恶狠狠的抽了妖王大人的脸。

妖王睁着他的小耷拉眼呆滞了好一会儿,终于瘪瘪嘴,掰下维纳斯的一只胳膊哭着跑走了。

……刘沧浪承认,这人…呸…妖是相当的欠揍。

 

02.

 

刘沧浪是个电影中的龙套,连名字都没有的背景板的那种。

你要问他为啥有个刘沧浪的名号——

这你得往后看。

 

总之第一次见面,或者说,第一次给王大锤当背景板,他对对方印象并不怎么好,根据常识,这种喜欢调戏小朋友还被小朋友打脸的货是男主角的话……

 

除非是喜剧片,导演还很可能是个恶趣味的人,极有可能是个恶趣味的秃头。

 

村长磕了磕手中烟斗,依旧看着前景中王大锤的背影,抽了一口烟。“你说的很对。”

“对什么?”

“导演是个秃头。”

“你怎么知道的?”

村长笑而不语。

刘沧浪于是不再追问,视线转过去看着王大锤,对方刚被一个老婆婆抹了满脸的豆腐,然后被强迫推着石磨,被鞭子抽得不停地跳脚。哼哼唧唧地不消停。他的一双角短的像纯粹的装饰品,因为疼痛皱起来的眉毛下面是耷拉着的眼睛。

刘沧浪突然觉得这个男主角有点悲惨。

 

03.

 

刘沧浪一直对自己背景板身份有着纯粹的定义。

背景板是什么意思呢?男主入千军万马,你就是角落里某个贡献出一腔血浆的小兵;男主英勇拯救世人,你就是某个地方露崇拜目光的无名氏;男主抱得美人归,你就是在旁边鼓掌撒花瓣起哄的围观者。

还挺清闲的么。

可惜在秃头导演拍的电影里,作为背景板的他需要——

 

04.

 

被抽着磨完一缸豆子的小妖怪摸着自己鼻子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扒在门外围观的龙套们马上给出了反应,“哈哈哈哈”“傻逼啊哈哈哈哈哈”。

小妖怪见怪不怪的从他们中挤过去,刘沧浪于是也尽职尽责的给出一个鄙视的表情。只是对方经过刘沧浪身边的时候。突然蹲了下去。

刘沧浪看着小妖怪头顶软软的茸发和小小的不知道有啥用的角,突然一个出口的“切”字断了一半在了喉咙里。

然而王大锤只是理了理自己的靴子,然后站起来,“看什么看啊?我这是敬老懂么?我王大锤是那种会被人欺负的人……啊不,妖么?”

龙套爆发出一阵整齐的“切”。

刘沧浪没有,他慢了一拍,才勉强收回那句,“你没事吧?”

小妖怪短的要命的睫毛根本遮不住他的红红的眼睛。

再怎么无所谓……也是疼吧。

 

05.

 

——他明明需要恶狠狠地嘲笑这个不自量力到处惹事生非的,男主角才是啊。

刘沧浪觉得嗓子非常的痒。

他不知道是因为那个说了一半的“切”还是因为那个没说出口的,“你没事么?”

 

06.

 

他们都知道自己是个电影剧本中的人物。

也许是最近剧本的写作不是很顺利,导演大人删了写,写了删,刘沧浪看见身边平白无故的多了龙套伙伴,等几天又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倒也很适应。

毕竟这是龙套的命运所在。

而名义上的男主角王大锤依旧在被欺负,被看不起,只是隔几天换以各种方式被看不起。而他想要成为英雄的决心似乎也愈发的大。

刘沧浪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电影里还有一个女主角叫小美。

王大锤喜欢小美,小美喜欢英雄,英雄不是王大锤,英雄是慕容白,慕容白是个短命鬼。

刘沧浪想不明白,为什么导演大人要让这帮倒霉主角在故事开头就这么拧巴,好像不这样故事就讲不下去一样。

村长点起一根烟。“可不就讲不下去了么。观众呐,就是喜欢看这帮主角吃点苦。”

刘沧浪打了个寒战。他终于反应过来,

“这句话可没打双引号,你咋听见的?”

村长笑而不语。

 

07.

 

慕容白是英雄。

真·英雄。

他反手一剑把反派逼在墙上,即使被剧本安排抱头鼠窜,现在正躲在一筐鸡蛋后面的放空的刘沧浪,也得承认对方白衣飘飘的有那么一些帅。

假如和他身旁那个慌得滴汗却又强做勇敢的小妖怪对比的话。

那就是非常非常帅。

帅的remix版。

刘沧浪有那么几秒觉得,他要是小美,估计这个电影演到大结局,演到出字幕,演到花絮放完,演到阿姨已经收拾好所有的位子放片员要换下一卷带子。

他也不会去看王大锤一眼。

小美估计也要这样想的。

她被慕容白半抱着往后仰倒,两人衣袂翻飞。

没人理被慕容白踩在脚底嚷嚷着“要死要死要死”的王大锤。

 

08.

 

王大锤从那件事过后更加勤奋地和慕容白杠上了。

刘沧浪接着看着王大锤被慕容白实力碾压的悲惨生活。

好像也没特别悲惨,小妖怪叨叨自己是本地妖王的口气还是一样的坚定又欠打,只是偶尔慕容白一身白衣在镇子上一飘而过,那天的小美对王大锤的态度就分外不好一点,小妖怪的眉头也分外深一点。     

作为龙套什么也不用说,只要对着皱着眉头嚷嚷着“我可是要成为妖王的男人”的小妖怪给予一个情真意切的——“切!”

可是刘沧浪看着走过自己身边的小妖怪左脚拌右脚的踉跄了一下,有那么几分可爱,于是忍不住伸出手扶了他。

王大锤转过头来古怪的看着他。

刘沧浪呐呐的收回手……

完蛋了。他以一个龙套并不敏锐的视线,感觉到全世界的龙套都在看自己。

那只走过去的汪也是。

龙套规范第一条及最后一条:不得抢戏。

我抢戏了。加粗加重过的那种抢戏。

背景板被抠出来了。

好可怕。

 

09.

 

万事总有个开端。不管是刻意还是偶然。

刘沧浪就像是破抢走了火,一个劲的突突突突的停不下来。

王大锤说:“我可是要成为妖王的男人!”

刘沧浪说:“加油!我信你!”

王大锤说:“大娘你这个豆腐的制作工艺需要改进啊。”

刘沧浪说:“对我觉得这个彩虹豆腐还有改进的空间……还能推出什么十二星座十二生肖特别版。”

王大锤说:“小朋友你要多关注学习以外的事情啊。”

刘沧浪说:“没错要不要去和大锤哥哥玩?”

王大锤说:“卧槽这位兄台我看你很有眼光啊,做我小弟好么?”

刘沧浪张望了半天,最后指了指自己:“你说我?”

王大锤深沉点点头。

刘沧浪说:“滚。”

村长觉得这个龙套没救了。

他到底知不知道话多的龙套都得死啊。

 

10.

 

抢戏这回事吧,一回生,二回熟,做到第三回简直行云流水,现在给刘沧浪一个机会他能把除了王大锤之外的戏份都给抢光。

其实说难也不难,在现实生活里也就是爬过几行word,把自己名字,某甲,强行塞进去。在剧本世界里,就是提前给到场的人物发一圈口香糖说清清口气,当然,说是口香糖,实际上是木工用来粘椅子的牛皮胶,结果大家嚼了几口,越嚼越费劲,等到开场的时候上下颚都给黏住了,掰都掰不开。

——喂为什么这么想成为英雄就因为小美喜欢么为什么这么讨厌慕容白他可是救了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小美

——……为什么你说话没有标点符号?

——啊龙套话太多活不长的我得省着点用所以为什么

——为什么……你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问我这个?

剧本世界里,小妖怪百无聊赖的蹲在山坡上,他的手心盛开了一朵蒲公英,转过头对着刘沧浪笑了笑。

不是王大锤惯有的那种介于欠揍和讨好之间的笑容,是一个带着点讽刺意味,但是却绝对真实的笑容。

王大锤想了想,自己补充道,“不都是因为设定么。”

你麻痹。

刘沧浪在心里吐槽。我可没这个设定。

那么又是因为什么呢?

刘沧浪转过头去,看着小妖怪拿着蒲公英,轻轻把它们吹走的样子。

他的眼睛没有焦距。

——那么你对这样的设定……满意么?

刘沧浪没有问出口。

 

11.

 

王大锤不是一个英雄。

他自己心知肚明。

他想成为一个英雄。

除了他自己,全镇子的人都清楚的不得了。

那个龙套的话挠得他心里痒痒,好像借由他不带标点符号的那几句话,他突然瞥见了生活深沉的荒诞之处。

很正常。

他的人生毕竟只是一个喜剧剧本而已。

他想起小美,那个女孩子笑起来非常温柔,不笑也很好看。可是因为笑容好看……就要喜欢她么?

按照设定……

按照设定,男主角都该有点追求才对,这样故事才能运动起来。

王大锤觉得有点头疼。

假如没有小美,他不想当英雄的。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偷几只鸡,也许是淡而无味的白斩鸡,总之这要看那个龙套的心情。假如他不喜欢小美,他也不想当英雄。他只想多从小美的摊子上骗几个烧饼,他也不想跟慕容白斗气,对方明明救了他啊……

王大锤抱住自己,蜷缩起来。

假如抛开设定,他是什么呢?

他是什么啊。 

评论(25)
热度(78)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