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渡己——其二【原名戏里戏外】

其一见此处
番外见此处

大电影设定。
剧情有改变处。

和一重合部分稍微有修改

10.

 

抢戏这回事吧,一回生,二回熟,做到第三回简直行云流水。现在给刘沧浪一个支点,他能抢光所有人的戏份,王大锤的除外。

其实说难也不难,在现实生活里,也就是爬过几行word,把自己名字强行塞进去。在剧本世界里,就是提前给到场的人物发一圈口香糖,说是清清口气,当然,实际上那是木工用来粘椅子的牛皮胶,大家嚼了几口,等到开场的时候上下颚都给黏住了,掰都掰不开。

可惜这个技术不能多用,刘沧浪用了几次,都快被龙套集体打死了。

——喂为什么这么想成为英雄就因为小美喜欢么为什么这么讨厌慕容白他可是救了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小美

——……为什么你说话没有标点符号?

——啊龙套话太多活不长的我得省着点用所以为什么

——为什么你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问我这个?你是不是喜欢我?

剧本世界里,小妖怪百无聊赖地蹲在山坡上。他的手心盛开了一朵蒲公英,转过头对着刘沧浪笑了笑,露出嘴边一个圆圆的酒窝,看起来智障的脸也显得可爱了不少。他顿了下,自己补充道,“不都是因为设定么。”

你麻痹。

刘沧浪在心里吐槽。说了也等于白说。

刘沧浪转过头去,看着小妖怪拿着蒲公英,轻轻把它们吹走的样子。对方的眼睛没有焦距。

——那么你对这样的设定……满意么?

刘沧浪没有问出口。

他看着小妖怪放下蒲公英,整理了一下表情,接着摆出一副“连风都嫉妒我的俊美”的欠揍样子往镇子走过去,可惜没走几步还是左脚绊了右脚一下,一头磕在路边石头上。

“小~!心~!点~!”刘沧浪站起来大声地对王大锤喊。

王大锤尴尬的站起来,抚了抚自己头发,做沉思状,痛心疾首地说,“没想到连着石头也在爱慕我的俊美,渴望近距离看清我的容颜。”然后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走远了。

一只狗跑过来蹭蹭刘沧浪的手心。

刘沧浪没理它,他继续看着小妖怪离开的方向,摸摸狗头,茫然想着自己刚才居然三个字配了六个标点。

好奢侈。好浪费。好土豪。

好……乐意。

11.

王大锤慌慌张张的跑回了自己家。他点起了油灯,咬着指甲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他一直觉得自己想当英雄这事挺有逻辑,比如他自己本来就很吊,具有成为英雄的客观条件,比如他喜欢的小美喜欢英雄,他有成为英雄的主观动力。哲学上讲,有了客观和主观双方的条件,那么一件事情的发生就是理所当然的。

他想起小美,那个女孩子笑起来非常温柔,不笑也很好看。可是因为笑容好看……就要喜欢她么?

那个龙套的话挠得他心里痒痒,好像借由他不带标点符号的那几句话,他突然瞥见了生活深沉的荒诞之处。

按照设定……

假如没有小美,他不想当英雄的。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偷几只鸡,也许是淡而无味的白斩鸡,总之这要看那个龙套的心情。假如他不喜欢小美,他也不想当英雄。他只想多从小美的摊子上骗几个烧饼,他也不想跟慕容白斗气,对方明明救了他啊……

他有点丧气,甚至感觉到了自己这个人物在一定程度上的ooc。

王大锤觉得有点头疼。沮丧的扑在了床上。

 

12.

 

王大锤会做那么一点针线活。

这种技能放在一个致力于成为妖王的男人……妖身上,其实有那么一点掉价。

不过好在掉价的地方不只这么一个,比如小妖怪唯一的技能就是变花,对比起来,会做一手针线活也就不用太过在意了。况且你得考虑到实际情况——比如小妖怪无父无母啊,小妖怪是个单身狗啊,要是他自己不会点缝缝补补的技术,那身衣服没几天就得破成抹布。

虽然缝上了也只像个开了几个口子的麻袋。

王大锤从口袋里翻出自己的针线包。把油灯拨亮了点。眯着眼睛想把线穿过去,可惜今天摔倒的时候磕到眼睛了。现在眯着有点重影。

“哎呦嘿……”小妖怪眯着眼睛叨逼叨,他其实也知道舔舔线头,把它从针里穿过去就容易多了,村里纳鞋底的大妈都这么干。他是很注重观察生活的。

但是王大锤打定主意不这么做,那太他妈娘了。

——好像他现在翘着兰花指捏着针就不娘一样。

13.

刘沧浪在王大锤窗外扒拉着往里望。

小妖怪眯着眼睛在那里穿针引线,眼睛都快成斗鸡了还在坚持不懈。

怎么说,有些事情上存在所谓必然性——比如故事里出现一把枪,后面它就一定会射出一颗子弹啦,有了男主角,他就得经历一些常人不会经历的事情啦,而每一个扒窗户的偷窥者都得被发现,这也是必然性的其中一种。

这是故事的固有规律,刘沧浪很自信的。

所以他大大方方推门进去,告诉自己这算不上抢戏,这只是固有戏码。

“哎呦?没想到居然被你发现了啊!”龙套惊讶地说,这次没省标点。

正忙着穿针,对一切一无所知的男主角茫然的抬起头,“啊?”

“最近的运气真是不好。居然这么轻易就被你发现了。本地妖王果然名不虚传。”刘沧浪非常套路地补上一句,但是脸上显然没有什么失落的意思。他无视了男主角“我没发现你啊……哎你这样随便进别人家门是不礼貌的……”的出戏台词,兴致勃勃坐到小妖怪身边,把他的针线拿过来,“穿不进去了吧?我来都来了,给你表演一个穿针绝技,保证你受益终身。”

男主角有点懵,并不敢反抗什么,哦了一声茫茫然让出了油灯旁边最亮的地方。

刘沧浪舔了舔线头,熟练的把线穿了过去,用舌头打了一个结,递过去,脸上还带着那么一点兴奋的问王大锤,“怎么样?你服不服?”

王大锤诚实地说,“有点娘。”

你麻痹。

14.

王大锤穿针引线并不是为了缝今天的衣服上的洞。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一念之间。

他蜷在在床上思考自己和英雄的哲学关系时候,想的脑子疼也没出啥东西。王大锤摸着自己头上的伤,有点伤感。睿智而洞察的自己难道就因为撞到头就永远逝去了么?

他想来想去都是艾玛慕容白那身白衣得一天洗几回啊我这成了英雄够不够钱买皂角啊,那头发那叫一个顺啊我还得去王师傅那弄个等离子烫也是麻烦。

王大锤想,自己当然没法把慕容白那身白衣偷过来实验,先不说偷不偷得到的问题,单看慕容白不管哪天都是穿着同一身,估计这白衣他也只有一套,偷了,让人家裸奔总是不大好意思。

这样想着的王大锤把眼光投向了床单。

恩,白色的。虽然因为不怎么洗,所以有点黄,但是还是能凑合的。


15.


这些思考其实在窗外偷窥的刘沧浪都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他一开始也疑惑为啥王大锤思考时都会无比诚实的把内心os念出来,就算话唠也不至于这样啊。转念一想倒也正常。主角么,他要不把想的东西念出来,观众看什么?看他咬指甲转圈圈?王大锤那张残念的脸有啥好看的,观众会投诉的。

总之,是导演硬要这么写。


16.


给他把针穿过去后的刘沧浪,决定帮他解决第二个疑惑。

他伸手摸了一了下对方的头,结果被角硌了一下,感觉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地换了个方向,轻轻揉了几下王大锤的头毛,然后严肃地告诉他,这样就挺好。

“软和,手感好。”这样说着的龙套,又暗搓搓地把手掌贴了上去,摸了几把。

“是么?”王大锤怀疑的看着他,主动地又把头往刘沧浪手下送了送,“你再摸摸?”

刘沧浪不由得暗爽起这个剧本的男主角智商不高,然后略带骄矜的伸出手揉了揉小妖怪的头。

小妖怪顺势眯了眯眼睛。

刘沧浪心里有点痒,有点想抱着对方,在怀里好好的揉揉头。

于是他忍不住多摸了几下,如是三番后,刘沧浪郑重的告诉王大锤,他这样的头发就很好,不用麻烦村头王师傅了。

小妖怪严肃的点点头,一手摸着自己下巴,“看来我还是很有成为英雄的天赋的。”然后愉快的拿起了针线。


17.


王大锤隔几针就哎呦一下,估计是笨手笨脚戳到自己了,刘沧浪看着看着,就开始带着点莫名其妙的酸意。他忿忿的想,这人脑子不好使归脑子不好使,果然手脚还是也不好使的。还想着做英雄了,哼哼。

听得小妖怪一声比一声哎呦的大,刘沧浪踌躇一会儿,还是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握住对方的手。对方食指上明晃晃的一颗血珠。刚好掉下来落到发黄的床单上。

“不知道疼么?”刘沧浪粗声粗气地问。

王大锤估计是有点被吓到了,举着手指头愣愣地站在那儿。恐怕这种强行抢戏还这么理直气壮的龙套他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对方呆呆表情,刘沧浪特邪性地琢磨,抢戏抢了那么多次……反正也不多这一回呗。

然后刘沧浪把对方的手指放进了自己嘴里。

还舔了舔。

18.

王大锤有些石化。

真的。

虽然随着剧情的发展,他会发现原来自己本来就是一块石头,但是这对目前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帮助。一种难以言喻的僵硬让他手足无措,只能呆滞的一动不动。

卧槽。

卧槽。

卧槽。

兄台你为了抢戏不用这么拼的。

而且你非要抢为什么一定要抢女主角的戏份呢。

这么做你自己人设都崩掉了好么。

你这样强行推动我们感情线发展是很牵强的。

卧槽别舔了!

王大锤不敢说话,他僵硬着,静静感受ooc现场的尴尬。

内心弹幕厚到看不见人的王大锤,忘记了其实他是可以自己把手收回来的,可惜也许是龙套的手抓的有那么一点紧,也许是龙套的小胡子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凶,也许……也许没什么,他真的只是抽不动而已。

总之这样尴尬的场面持续了好几分钟。

直到王大锤从内心os中捡了那么一句比较正常的说出口。

“那啥,以后别这样了吧。”他迎着对方带着点杀气的表情,赶快补充了一句,“有点娘。真的,我不骗你。”

刘沧浪缓缓放下了对方的手指。

王大锤赶快收回了手,摆出一副防御姿态。

“我帮你缝吧。”刘沧浪说。

……欸?


19.

小妖怪看着刘沧浪针脚粗狂的把床单缝起来。他有点想提醒对方,最好把针脚缝密一点,作为一个妖王,他觉得自己的服饰还是需要一点品质的。

他严肃的向刘沧浪提出了这一点,对方愣了一愣,“哎嘿我说你这么婆婆妈妈的纠结针脚问题你娘不娘?”刘沧浪撂下针线,表情凶狠,“还品质呢……你用床单做衣服的时候咋就不觉得没品质?”

王大锤被噎的目瞪口呆。“你……”他有点委屈,要针脚缝密一点怎么啦,好好一个男主角,莫名其妙遇见一个抢了女主角戏份的龙套,还长得像黑社会,还有小胡子,还舔手指头。

现在还凶他。

换你你委屈不委屈?

反正王大锤挺委屈的。


20.


刘沧浪看着对方微微张开了嘴,睁着耷拉眼皮无言的看着自己。这种表情他很熟悉,每次王大锤摆出妖王的势头,分分钟被打脸之后就是这种表情,一种非常努力想找回场子但是实力不够脑子也不够只能干憋着的感觉。

叫人看着非常的尴尬。

于是刘沧浪有点心软,他忍住自己内心的邪火。咳嗽了一声拿起手中的针线,“得了得了缝密一点就是。”

一件简单的外袍其实缝起来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刘沧浪按捺住性子一针一针慢慢缝,王大锤依着他,专注的看着刘沧浪的动作。外袍的大致样子慢慢成型,刘沧浪瞥了一眼身旁的小妖怪,对方已经有点睡眼迷蒙。

时辰不早了。

窗外下了雨,灯火映在小妖怪脸上是很温柔的光影,衬得整个屋子都有点温馨起来。刘沧浪现在才发现小妖怪的唇线生的非常的好看,而半靠着自己的那点重量叫人小心翼翼又莫名安心。

灯火夜微明。

刘沧浪想起这句词来,他烦躁褪去,慢慢的,一针一针的,缝下去。小妖怪似乎也被这种气氛感染了,住了嘴,不再眯着眼睛叨逼叨些啥“我会成为妖王,以后我会把你当做我最信任的小弟”这种东西。

“唔……”王大锤开了口。“我想起一句古诗。”

“这样啊……”刘沧浪现在心情柔软,他笑着看着王大锤,桃花眼非常迷人。他揉了揉对方头,语气温和,“那你……说来听听。”

王大锤闭着眼睛嘟嚷,“慈母手中线,游子……哎你去哪儿呀这落着雨你衣服还没给我缝完了啊!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告诉你你这样我可不是很开心啊!诚信!是做人之本!”

21.

刘沧浪到底还是没走。

言而有信是做人准则。

是龙套是主角都没差的。

所以他在爆了无数次青筋之后还是坐了原处,乖乖给王大锤缝衣服。

刘沧浪抖了抖肩膀,“你过去点,角硌着我脖子了。”困得迷迷糊糊的小妖怪于是动了动自己头,然后干脆躺在了刘沧浪的大腿上。“唔啊我就睡一会儿……一小会儿……”

妈的。

刘沧浪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傻逼妖王睡着之后,连呼吸都会绵密一点。

屋子里的烛火开成一朵小小的花苞。

 

22. 

 

为什么小妖王努力想要成为一个英雄的样子会让自己这么不爽呢?

Good question.

就是不爽。

妈的老子还不能不爽了咋地?

妈的明明自己那一身妖怪装挺可爱的么,干嘛要去学慕容白穿白衣?正品和山寨货能一样么?还等离子烫……切。

刘沧浪一边缝一边吐槽。

你到底是想成为英雄,还想成为小美喜欢的人?就为了这,情愿放弃自己的样子?他熟练的在最后打了个结,把衣服放在一边,戳了戳睡在自己腿上的王大锤的脸。

对方在睡梦里皱了皱眉,然后更加努力的转过脸凑在刘沧浪的腰窝上。

噫,白痴。

 

23.


王大锤第二天穿上衣服的时候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好像没人家那么好看……”他盯着水里的倒影。

“那是因为你长得没人家好看。”刘沧浪毫不留情的指出这一点。

“不……是衣服的问题。”王大锤摸着自己下巴,拒绝面对这个现实。

“……我缝了一夜你给我闭嘴。”

 

24.


两个人走到了镇上。

一路上各色龙套都在嘀嘀咕咕。

“哎,最近慕容公子受了伤,镇子上又被白虎精这么骚扰,这日子怎么过啊……”

“就是就是,往后,这日子可难咯……”

王大锤兴奋起来了,叨逼叨了一大堆广告词之类的东西,刘沧浪一句话也没听清。王大锤兴奋的时候语速太快,这是病。

他跟着步履生风的王大锤,就光听清一句,“耀世登场”,看着小妖怪自豪的张开手臂,刘沧浪一个没留意,感觉自己好像踢到了什么,结果一个烟花直接在地上炸开,然后更多的烟花嗖嗖的拖着点燃的引信在地上乱窜,有几个刚好跑到王大锤脚下。

于是耀世登场的大英雄号哭着“卧槽要死要死要死要死!”双手护着屁股一路狂奔,一头扎进刘沧浪的怀里。

 

24.

 

王大锤哭丧着一张脸。

他也顾不上全镇的龙套这会儿都在看着他,揪着刘沧浪的领子,“卧槽我的登场烟花!你赔!”

刘沧浪这会也有点不好意思……他能理解王大锤的失控,真的。

即使是一个龙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烟花炸了屁股,都是一种难言的尴尬,更别提是男主角。

他很想道歉,真的。

要不是小妖怪太过慌乱,一头扎进来的时候,完全忘记自己脑门上还有角这回事的话。

——他也不至于胸口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刘沧浪皱着眉头沉默的看着小妖怪。

王大锤激动过后回过神,抿了抿嘴。有点心虚的放开刘沧浪的领子。

发现对方还是没说话,于是更加心虚的帮他理了理衣服上的褶子,然后嘿嘿笑了几声。

刘沧浪从嗓子里挤出一句,没关系。

妈的,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

 

25.

 

一众龙套按照程序该鄙视王大锤的鄙视完之后剧情又开始发展。

王大锤愤愤不平,“卧槽我想再来一遍登场,这么敷衍的过去了一点都不帅气!”

缓过来的刘沧浪拍了拍王大锤的肩膀,“差不多得了啊,虽然你是男主角也不带这么抢戏的。而且……”刘沧浪转了转眼睛,“你这烟花是偷的铁牛家的吧。”

“卧槽,你卖我!”王大锤叫到。

“你偷我家鸡我还没说过啥呢!”

“你家鸡一点也不好吃!白斩鸡和你本人一样乏味无趣!”

“白斩才是对鸡本质的尊重!”

“呸!你吃过红烧么?!”

村长寂寞的开口,“哎哎哎……歪题了歪题了。”

 

26.


总之慕容白不在,众人并没有讨论出什么有卵用的东西。

王大锤本人倒是气得忿忿的。“他们说我模仿慕容白,就是想红!”

回小妖怪家的路上,刘沧浪一边打着灯笼一边回应他,“你不就是在模仿他么?人家说的是实话。”

王大锤又被噎住了。

两人盯着路专注的走。王大锤突然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是什么不对劲呢……他专注的想,踩碎树叶的脚步声在树林里分外清楚。

脚步声。

卧槽哪里来的第三个人的脚步声!

王大锤哆哆嗦嗦转了头,看见一个妖怪。

肥头大耳,一看就是很能吃的那种。

“唔啊!!!!有妖怪!!!!”王大锤的神经绷到极限,终于断掉了,他大叫着猛的向刘沧浪身边跑去,刘沧浪猝不及防,又被小妖怪一头扎进了胸前。

K。 O。


27.

刘沧浪忍着胸口剧痛,把王大锤从身上扒下来。他感觉心里非常复杂,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酝酿了一会儿,他开口道,“王大锤,第一,你也是妖怪。第二,”刘沧浪闭了闭眼,隐忍了一会儿才终于爆发,“你他妈能不能不要忘记自己头上长了角啊!卧槽一慌起来就往人胸口扎!我的肺都要被你顶出来了啊!坑爹玩意儿我都要短命了啊!你今天都顶了我两次了啊!混蛋!你属什么啊!”

王大锤有点慌张,他摸了摸自己鼻子,想开口挽回点面子,“我属牛。”半响又没找到词,于是垂头丧气的把下半句吞了回去,“对不起。”

刘沧浪看着他沮丧的样子,突然也有点发闷,他觉得胸口更疼了。

妈的生气都没法生气。

揉了揉对方头,“好了好了回家。”

 
tbc

————————————————————
开头链接已经补上。

这篇文,写了两更,共计9000+字。
嗯,只写了大纲里一句“刘沧浪对这个倒霉男主角非常感兴趣”。

大纲还有几百句。

短打癌感觉非常不好。

以及说说这个设定的事吧。
剧情和影片对不上很正常。
因为,这是被叫兽作废的那52稿剧本中发生的事情。
呜啊我觉得应该能懂吧。

下篇进讨论哲♂理和剧外部分。

我要不再话唠。

一定要两发完结。【呜啊这个flag看起来就不太好】

渴望收到评论,小红心,小蓝手。【一个直球】

评论(27)
热度(81)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