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政丹】不成段的片刻——其六

#赠同好
#查了一下先秦确实有了甘蔗有了制糖技术,幸好。
#瞎扯淡如我


1.

秦王,是喜好甜味的。

成车的蜂蜜,甘蔗,砂糖,被源源不断的送往阿房。数量之多让穷苦的人们像蜂一样跟在车队后面,渴望能从运送的颠簸中收集微不足道的一点甜味。

直到某一天,车队突然不再经过这条去阿房的路。

空盼望一场的人群切了一声就各自散去。

村口打着蒲扇的老人说,昨天燕国使者从这儿过了。



2.

在赵政没有行冠礼之前,他对冠礼有很多想象。

要气派,要壮观。他说。

“要把一整个大鼎都装满蜂蜜,然后把头伸进去,想喝多上喝多少。”他兴致勃勃的比划了一个场景。“你也要在,我们一起喝。”

蹲在一旁的姬丹于是也跟着高兴了起来,他扯了身边一根柴火坐着,“这周天子祭天都比不上了。”

赵正舔了一下手上所剩无几的蜂蜜,壮志豪情的点点头。



3.

嬴政点点头。

于是身边的侍卫拖住了那个和自己母亲私通的男人。他力气很大,不断挣扎,割开他脖子的侍卫手脚又不利索,整个场面因此比较混乱。侍卫终于割开他的脖子,甚至还轻轻呼出一口气表示放松——血一股一股的往外涌。

然而嫪毒笑起来,“嬴政,你可真可怜,你知道今番风波,可是谁的主意?”他说话的时候咳嗽起来,口中的鲜血全流在身边的鼎上。

嬴政示意侍卫快一点。

“是你母亲的主意!嬴政啊嬴政,你母亲早和我有了两个孩子,她想你死,这样她就能让那两个孩子上位了,你知道么?”

浑身是血的男人因为疼痛而不断痉挛,然而他居然还是笑着,“你母亲不喜欢你,同样是孩子,她偏偏要你死。”

闭嘴!他握住了手里的剑。

“你父亲不也不在乎你,秦国围邯郸城,他抛下你,你差点死在邯郸。你的祖父不爱你,他发兵时候甚至都不去想你们一家会不会被赵国人杀死。”

闭嘴!

“连天下,”他咳嗽着,奋力从嗓子里挤出一点声音,“连天下人都不爱你!你知道百姓怎么叫你么?暴君!”

不是!

“嬴政,你真可怜,你活着这么多年,居然无一人真心待你。”他满脸鲜血,却近乎怜悯的看着嬴政。生命的最后一阵痉挛过后,他的血全顺着那柄贯穿了胸口的长剑滴在了青铜鼎里。

嬴政松开了手中的剑,往后退了一步。

“收拾干净。”


4.

“你这么喜欢吃甜的呀?”姬丹皱起了眉头。

赵政于是收回了刚伸出去的手,“你不想给就算了。”

姬丹赶快把手里的瓶子递过去,“你这人……我怕你牙疼。”他张开嘴,给赵正看自己坏掉的乳牙。

“哎…”被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赵政小心翼翼的举起手,想摸摸,却又不敢,于是碰碰姬丹的脸颊,心疼道,“疼么?”

姬丹摇摇头,“还好,师傅说,燕国男子才不能为这种事哭了。”

那就是疼咯?

赵正心疼的揉了揉对方头发。

“等你换完牙,咱们一块吃。”


5.

洗不干净。

血腥的味道怎么都洗不赶紧。

嬴政沾了一口鼎里的蜜糖,狼狈的吐了。

血,脂肪。

谁说鼎是国之重器来着?

真恶心。

有宫人在远方打更。

天亮了啊。

嬴政依着长剑走了出去。风透明地吹过了几颗晨星。



6.

后来,在很久很久以后,秦始皇陵坟头草高丈许,某个人终于有闲心一笔一划的写下这个故事,然后忍不住在后面附上一句。

ps.人生就是这样一次一次的事与愿违。

pps.不要随便立flag。

“喂我说你不要把寡人的一生写的这么鸡汤味好么?”

“赵政你他妈管不着。”



7.

赵政终究还是吃坏了牙。

那时候他已经不小了,三十三的人,捂着腮帮子在床上辗转难眠,牙疼像是夜里湿漉漉的软体动物,在秦王的每一寸神经上游走而过。

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他曾指挥五十万人的大军在天下纵横而毫无顾忌。

而上次这样——



8.

宛在水中央。




9.

他早就知道燕王献燕太子头的消息。

也计划好了五十种虐杀赵代王的方式。

乌木的盒子精致得像一个首饰匣子。这真是只有那帮在细节上斤斤计较的燕人才会干出来的事情。

他从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燕使者手中接过那个盒子。

打开。

没有头颅。

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水晶瓶子。

是糖。




10.

为阿房提供糖的商人从此断了财路,他惨兮兮的把上好蜂蜜兜售给乡人。

“这蜜?”

以为又是砍价的乡人,商人赶快补上,“哎呦这可是秦王专供,品质好着呢,都是从旧赵那儿来的!”

“是么?”来人挑了挑眉毛,“开个价,我都买了。”

把一整车蜜分给欢天喜地的乡人和蜜商,他拍了拍手,往咸阳的反方向走去。

赵国的蜜啊。他想

这人还放不下。那可怪不得他了,他应受的。





11.

他是这个月第五个被秦王召见的方士。

帝国最高统治者坐在宫殿的最高处,他和人之间那么疏离,以至于稍微靠近都可以被作为无上的荣耀。

他的手在颤抖。

秦王看起来那么年轻,仿佛借由至高无上的权利,他已经凌驾于所有的时间之上,方士开始怀疑是否在他之前,已经有人找到了长生的秘方,并借此挽留了秦王的时间。

“朕,要你…”秦王仿佛在斟酌着用词,“要你为朕,找一种药。”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是了,长生的药物,他在脑子里复习着准备好的说辞。

“解除长生的药。”




12.

“太子你这是?”

“惩罚。独活于天地,看自己一生所求功业化为黄土,看自己身边再无敌人和朋友。”他深深呼出一口气。“让他生死难求。”




13.

坏掉的牙像是幽灵一般捕获了秦王。而这样的痛苦就目前来看应该不会有尽头。

姬丹在设此局时候,大概没有想到,长生最折磨人的,不是孤寂,而是牙疼。

秦王在国土中奔走,惶惶然如同咬住自己尾巴的毒蛇,他用碑文标记了每一个走过的地方。

每一个没有遇见他的城市。




14.

秦王常常做梦。

他梦见在赵国时候姬丹给自己的那瓶蜜糖,浓得如同美丽的晚霞。

他梦见二十八岁时姬丹从咸阳离开时雪地上那串脚印。只是仿佛是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

他梦见嫪毒临死前的笑容,“没有人真心待你。”嫪毒说。

但是他没有梦见过姬丹。

秦王宫的下人们一开始还会吓得四处奔忙,到了后来,掌烛的宫人只会敲敲灯笼,偷偷跟自己朋友讲,这是冤魂索命呢。





15.

有没有真心待我之人呢?那个小小的人问他。

可笑,秦王想。

朕要别人真心作什么?嬴政回答。

他想起来姬丹给自己那瓶糖时,头顶的绒发在阳光中是透明的。连同想起小时候父母亲对自己忽视。还有赵国人的鄙视的神情。

梦境一瞬间换了视角,他看着身边长高许多的建筑。

“喂?赵政?发什么呆啊,我们去玩吧?”他转过头,窗外有个人叫他。






16.

他去了沙丘。

赵灵王饿死的地方。

真不吉利啊…他想,小时候曾经和姬丹一起来过一次,房角的一个大耗子吓了两人一跳,姬丹以为冲撞了鬼神,哆哆嗦嗦的挡在自己面前,念叨着自己听不懂得燕国话。

他睡在那儿,这是最后一个和姬丹有关的地方。




17.

“去哪儿玩?”他梦见自己这么问。

“呜……不知道。”

身边的树飞快地长叶开花,他看着对方突然拔节的身体,看着成年后的姬丹出现在自己面前。看着那人穿着自己熟悉的衣裳,乌黑的发像是夜里云梦深沉的湖水。

你在这儿啊。

旁边的树莹莹开了一树的桃花。





18.

可有人真心待你?

重要么?

不重要,一点儿也不。他那么骄傲,并不在乎他人是否爱他。

而重要的是——



19.

梦境里,桃花瓣甜蜜如同窒息的深海。

嬴政醒了过来。

“老子他妈的讨债来了!”

“啪!”

刚醒就被摔了一耳光的嬴政,完全在状况外。





20.

黑发,白衣,腰带上用红线绣了一个燕。

姬丹。

同嬴政一样,他也未曾老去。




21.

后来的后来,当嬴政回想起这个早晨时候,他已经完全忘记了那个耳光的力道。他什么也不记得,只有纯粹的欢喜,融进了那天的晨光中。

所以,即使姬丹无数次嘲笑,“我打了你,你就哭着喊着抱着我不肯撒手。赵政你怎么这么娘?”

嬴政也只是笑笑。





22.

“太子,违天改命是大罪过,你又何必为了一个嬴政,把自己也搭上呢?”

“可是人家受刑,总的有见证吧。算了,就我吧。”

一开始只是暗自得意,他看着嬴政变得孤寂,看着他身边的人对他漠不关心,他看着嬴政终于被自己所求的权利反噬。

他应得的。

直到嬴政开始夜夜在梦里叫他的名字。





23.

——重要的是,

你可有真心想待之人?





24.

“赵政,今天给我炖个排骨汤吧。”

“排骨汤再加拔丝香蕉。”

“好!”

两个时间里的苦役犯,似乎也能因为对方而解脱。

评论(27)
热度(56)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