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政丹】不成段的片刻——其七

“我们这一代已经没有指望了。”姬丹说。他握住了徐夫人所造的兵刃,仿佛握住了的是死亡本身,“诸侯国已经毫无反抗之力。我们将灭亡在秦国的铁蹄下,这是必然的结局。不用感到羞愧,碾过我们的不只秦国,更是历史本身。”

“那为何刺秦?”满头白发的老人问着姬丹,又立刻觉出这个问题荒谬性,他已经苍老,胸中再也没有足以燃烧的东西,而在这冷却一切的灰烬里,他却发现了自己和这年轻太子的相同之处,那是同样浸透了一切的绝望,是属于迟暮之人的冷静。他惊讶的看着太子。

“这是纯粹的复仇。”燕太子接着说下去,他的手掌,惯于握剑的右手沿着案上的地图缓缓抚摸,从咸阳到燕都,在地图上三尺的距离里,鲜血描绘出清晰的秦军行军路线。他被这冰凉的触感冻伤了。“将一柄毒药淬过的匕首刺进秦王的胸膛里。历史会记住,在秦兵碾过的土地上,有这样一群人做出了反抗。”

他曾经和嬴政有过深厚的感情,可此种感情在历史面前显得如此苍白无力。是了,他们相识相知过,在赵国夏天里,在那些无数在围城中饿死的人中间,在那些沉重腐臭的尸体之上。在不自觉的年纪里,他们曾跨越了深渊走到对方身边,还以为这是自然的事情。

可那毕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他们彼此憎恨,毫不掩饰。嬴政站在历史的那边,无数的人死在了对面,而燕太子,他凝视着彼此间的深渊,决定用一柄匕首作为最后的告别。

我们这一代人已经毫无希望了。他想。

也许在很多年后,燕国的子民和秦国人能够重新并肩站在一起,他们能够跨越这深渊,拥有共同的青春和未来。也许他们能够达成和解,在座坟墓里,燕国战士和秦兵的白骨交错而埋,被作为英雄一同祭拜。也许过了好几个千年,秦王和燕太子能够相逢在后代记忆里,彼此安然。

那是对六国和秦国都无恩怨的人才有资格给予的谅解和宽恕。

而现在,易水的波涛还未停。

让我们彼此憎恨吧,我将在死前的痛楚中回忆起你的名字,你将在祭天大典中念出的我的姓氏,让鲜血流出吧,它将泥泞了你前进的道路,它将染透了衍水的河面。让血肉白骨去填尽我们之间的深渊,让战车碾断异己的最后一根骨头,让这天下失去最后一滴反抗的勇气。

而在此之后,我们将被一同原谅。

我的名字,将与你并肩。







—————————————

看鲁迅的《故事新编》评论。难受。

浸透了骨子的绝望。


一时没忍住,写了这个,回头再看,受这篇评论的影响太深了。

评论链接在此


新一篇的诗经还在写。虽然估计没人在等还是道个歉。

 

评论(8)
热度(35)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