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联系(上)

——黑道爱与警察白。



1,

其实一开始小爱,大名鼎鼎的青龙帮老大,只是缺个提刀小弟而已。

所以那天在烧烤摊上,看见自己旁边睡得迷迷糊糊的人。

唔,鼻梁挺高,唇形好看。

哲学上讲,一切都是有联系的。

小爱上过高中,他懂这个道理。所以他觉得这人应该能够做一个很棒的提刀小弟。

于是本着节约为主的原则,就把这个白白净净的人从烧烤摊上捡回来了。

还兼职掰蒜。


2,

小爱没有想明白的是,虽然白客确实如他所愿的,和提刀有着不解之缘。

但是不一定是正相关。

捡回来的人养在自己出租屋里,带着出门逛了好几圈了解地形,终于遇见一帮不长眼的人了。

青龙帮的第一回群架,小爱特地从自己的三十多件黑背心里挑了一件最能彰显他胸肌的,把牛仔裤上加了一条铁链子。而白客抱着一个书包就去了。

他想提醒白客背双肩包也别用奥特曼花色的。又看见对方紧张的发直的眼睛,就算了。

爱背啥背啥吧。 

而对方上了板砖和砍刀,顶着用两斤发蜡塑造的飞机头的大哥旁边,站着两个带大金链子的胖子,还有纹身。

很有古惑仔的气氛。

相比之下,小爱这方就显得有点随意,不是很严肃。

小爱有点羞愧,但是他还是拉足了架势,带着冷峻的笑容向小白挥了挥手。

而等了好几分钟,也没等到交到手中的砍刀。

他扭头,白客满头大汗的从奥特曼书包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

对方轰然大笑。

白客涨红了脸,站到小爱身前,“我的错,不许笑我老大!”

对方笑趴了一堆人。

这架是没法干了。

两个人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小爱罚白客蹲在一旁看自己吃烧烤。

对方蹲在一旁,盯着小爱手中的烤羊肉,小爱用余光撇到对方的眼睛,湿漉漉的,瞳仁尤其黑亮,下垂眼看起来非常无辜。

他心里微微一动。

为什么微微一动他没有想明白,虽然医学上讲,心脏不动才是出了事故,应该打120或者110 。

这么说吧,当时吃了败仗沮丧万分的青龙帮老大心里第一个念头是,

怪不得这厮当个小弟连刀都提不好。

第二个念头是,

毕竟眼睛这么……好看。

于是他心里微微一动。

他看着白客凑了上来,谄媚的笑着,用着掰蒜的名头,偷吃了一大半他盘子里的烤串。

算了。


而且说起来,这家伙挡在自己身前的时候,还挺感动的。

所以一秒之后他就把对方捞了回来。


3,


第二回群架,白客掏出了一个奥特曼变身器,他被对方嘲笑了一顿,没打成架。

小爱罚他吃火锅不许就辣酱。

结果后来白客往火锅里下香菜他都由他去了。

第三回群架,白客掏出了一个仙女棒,对方笑得砍刀都拿不住,没打成架。

小爱罚他吃羊肉串不许撒孜然。

结果他改点了牛肉串。


小爱把那个奥特曼书包倒腾了底朝天,也没想清楚白客到底怎么从里面翻腾出那么多奇怪东西的。

而等到他气急败坏准备自己拿砍刀上阵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连砍刀都找不到了。

白客羞涩地告诉他,他把砍刀卖了买了一个更酷炫的东西。

小爱抱着最后期待。

白客在书包里翻了十几分钟,终于掏出来那个非常酷炫的东西,值一把冷钢大砍刀的东西,递给小爱。

然而,那是一个女性用警报器,粉红色,口红状,轻轻拉一下能发出五十个装修队的动静。


4,


哲学上讲,一切都是有联系的。

小爱不想怪罪于白客。你知道,下垂眼导致他在提刀上缺乏天赋并不是他的错。

一个好的老大要学会自己承担责任。


好老大郁闷的跑去大排档吃夜宵。

白客也跟了过来。

虽然小爱很想和人谈论人生无常,说些“知我者谓我心忧”的话。

但是对着白客那双忧心忡忡的眼睛,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放心,我没背着你吃好的。给你带啊。先回家。”他拍拍白客的肩膀。

被戳中心事的对方立刻手足无措了起来,却不肯走,嘴硬着,“我担心你。”半响,又说“对不起。”

小爱摸摸他头,“我没怪你。”暗自想着不给人喂一顿夜宵他是不肯走了,不知道今天还买不买得起单,大哥难做啊。


5,


借酒消愁。

屁话。

喝了半箱啤酒的小爱想,他觉得自己更愁了,都快从嗓子眼里流出来了。

不说失意的大哥生涯,不说至今为止惨淡的人生,不说无人知心的忧郁,也不说每次掏出仙女棒之类的面对嘲笑的尴尬,连小卖部卖的纹身贴容易脱落这种事也不提了——

这些都能过去。


主要是,白客这会儿也喝醉了。

更过分的是,他在哭。

埋在自己怀里哭。

嚎啕大哭。


还打嗝。


6,


两个人相互扶持着,跌跌撞撞的在河边走,累了,坐在河堤上醒酒。

白客哭归哭,口齿却清晰。

他从自己死掉的二舅姥爷开始哭起,哭到自己同桌喜欢借他橡皮不还。

小爱觉得头疼欲裂,在旁边扫了半圈没找到东西,只好贴上去,用嘴狠狠堵住了白客叨叨的嘴。

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在亲白客。

于是分开了点,不耐烦的说,“还有要说的么?不然我就接着亲了啊。”

白客看了他一眼,“我妈死了。”

眼睛很亮。可能是泪光。


小爱顿了一下,吻上他的眼睛。

“我听着呢。”


7,


没什么好说的。

死亡也许是故事中的狗血元素之一。

只是苍天当头一盆泼到自己头上,才觉出血腥的力道。


白客闭着眼睛,叨逼叨,他说自己爸爸是警察呢,出任务死了。母亲恨他,觉得他置家人于不顾,生了他,把他留给爷爷奶奶,自己改嫁。没成年,爷爷奶奶过世了,又扔给寄宿学校。钱给足,人不管。这么过了多少年,前天去世了。

“她也没说想见我一面。”

提刀小弟泪眼汪汪。


8,


让感情更进一步起来的途径有很多。

交换悲惨的过去也许是最怂的一种。

所以小爱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白客,好脾气的一遍遍擦去对方的眼泪。


白客哭够了抬头,“你也有什么想说的么?”

小爱很干脆,“没有。”

“可是你看起来有话憋着。”

“蠢。”


9,


说起来……

其实也没什好说的。

那是同样寂寞的人生而已。

小爱坚信着万事万物的都是有联系的,也许是因,也许是果。

他是孤儿,没有被领养,孤儿院就倒闭了,在社会上游荡了几年,慢慢认定武力才是解决一切的标准。并不是他靠拳头收到了什么好处,而是落在身上的拳脚——

实在是太疼了。

前尘往事逼着他选择了这么一条路,而至于白客,小爱望向他。

他在吸溜着自己鼻子。

而他是因?是果?

好像都不是。

他是一份礼物。


在白客之前,小爱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

他坚定的跟着自己。

苍天怜我的明证。


10,


灯火阑珊的河边,他们的影子延伸到河水里。

白客开口,“你别打架了,成不?”

小爱看着他。“嗯。”


11,


小爱只是没有想到食言来的这么快。

他把那条短信小心翼翼的删了。

转头在两个人租的房子里搜了一圈,还是把那个报警器拿上了。

下楼时遇见买菜归来的白客。

“出去拿个快递。”小爱说。


12,


等到白客沿着那能够吵醒半城人的警报声,找到他的时候,小爱正愣愣的盯着自己肚子上的刀柄。

血淌了满地。

看着白客泛红的眼睛,他伸手碰了碰白客的眉心。

“哭什么啊。我这运气好,运气不好的流的就是肠子了。”

小爱接着说,“给我送医院去,记得包扎的时候交代医生给我缠紧点,显得腹肌比较明显。”

说完就晕了过去。


13,


白客在急诊室外等着,不停的揉着自己眉头。

医生的反应比他想的大,一张张的手术单同意书扔出来。

白客有点心慌。


好吧,非常心慌。

他安慰自己,小爱还有心思琢磨腹肌呢,不至于的。


有个医生走了出来,“刚刚那个推进去的,陪着来的人呢??”

白客举了手。

医生把单子递过去给他,“签个字。”

签完了,医生收了单子,走了几步,又回来,急匆匆的“是他家属么?”

白客想了想,还是摇摇头。

“得了,白签了。”医生把单子揉成一团扔了。“联系下家属呗?”

白客点点头。

看着医生走远了,他把那张死亡通知单从垃圾桶里掏出来,认真叠了几叠,收在钱包里,又反应过来,追上医生,表情郑重,“把绷带缠紧点,他交代过的,显腰细。”

医生明显被吓到了,开门的手都在哆嗦。

白客想,这不怪医生,他在家的时候没事,盯上小爱的纹身贴纸了。这会儿左膀子上一个张牙舞爪的青龙。看起来非常不良。一个不良说什么细腰不细腰的还是有点诡异的。

他找了一个安静的楼梯口坐下来,把头埋在手臂里。

劣质的贴纸很容易被水冲掉,白客抬起头来,才意识到纹身糊了一大半。

他看着那条狼狈的青龙,终于开始觉得疼。

不是因为什么失去什么死别,是眼睁睁。

他嚎啕大哭。


14,


他又想起小爱常常叨叨的一句,“事情之间,都是有联系的。”


而从故事到故事,从过去到过去,从微笑到微笑,中间用等待填满的空白,那些隐秘的因果联系,我们愿意称之为命运。

开始于遇见彼此。

终结于彼此分离。


时间像泪水一般滴落无声。






————————————————————————————

基友说,你越来越像写相声的了。

我无法申辩。

在段子手的路上一去不回。

sad。


寒假快乐各位!

吃了好些天白粮的我回来还债了!

【虽然一个段子实在没啥底气。

下……可能会迟一点……

实在不行我……只能把上这个删了假装完结好了。

评论(23)
热度(55)
  1. 起名废。匪夷事务所 转载了此文字
    我哇哇大哭……。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