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联系(下)

联系(下)

1.
白客到现在都没想清楚他为什么那会儿那么懵逼。

卧槽,死了,卧槽,死亡通知单,卧槽,他激动得泪流满面,蹲在楼梯间一个劲的哆嗦,卧槽……他到现在都没想清楚。

他毕竟不是提刀小弟。

人家是警察卧底呢。

2,

有什么好哭的。

good question。

他想起这么些天跟着这个非主流大哥,主要干两件事情,吃夜宵和挨揍。只干过一次黑社会的正业,收保护费。

那次,两个人沿着常去的街走,一切都很顺利,小爱大摇大摆的,裤子上的铁链当当当的响。大家都很自觉地掏出钱包。白客跟在后面默默点头,原来这个链子是做此用啊。

他又想,不过动静有点小。建议用个喇叭别腰上。

小爱突然转身,白客一头撞上他下巴。

他毫不在意的揉揉白客的头,递给白客一个红包。“刚收的。”

百年好合。

……谁家这么不长眼啊!大哥要揍他么?白客做出跃跃欲试的样子。

小爱于是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把红包拿回来,走到一旁的摊子上买了两个棉花糖,一个递给在旁边和泥的烧烤摊主的儿子。一个递给白客。

又揉揉白客的头。泄愤一样的。“白痴。”他说。

棉花糖非常的甜。小爱的背影分外的帅。裤腰上的铁链分外的响。而至于其余东西,只能归结于白客分外不能理解的一类中了。

他撕了一大口棉花糖。

3,
小爱作为一个黑社会应该是失败的。

非常失败。

那种局子都懒得理的十八线小角色都比他混的好。

且不说传说中本市第一黑帮,青龙帮,只有小爱和自己这两个人。且不说每回打架总会变成单方面的围殴。

主要是,第一次执行任务的白客,准备了三套身份证和配套说辞准备混进来,结果最后小爱一句话也没问。这让白客非常的没有成就感。

卧槽他到底有没有黑社会应有的谨慎啊。

小爱对此解释道,能在大冬天的烧烤摊睡死的人,不是傻逼,就是可怜人。

“那我是哪种?”抱着奥特曼书包,肿着左眼的白客问。

彼时他们刚刚打完一场。回来,小爱用棉棒小心翼翼的给白客的伤涂着碘酒,他眯着眼睛,漫不经心的,“两者都是。”

白客艰难地从眼睛缝里看着这个人,对方怕弄疼自己一般,一边涂碘酒一边轻轻吹着气。羽毛一样的触感,在伤口捉摸不定的。他的黑背心被撕开了口子,身上都是大小的淤青。看起来有点惨,可是皱起的眉头,似乎全然不是因为自个儿的伤。

白客突然想不通为什么上面要花大价钱来对付这样一个温柔到落魄的黑帮老大了。

4,

温柔到落魄。

白客把这个不小心从回忆里冒出来的形容词掂量了一下。恶心的差点吐了出来。

他也确实吐了,医院的消毒水味在鼻子边萦绕不去,只觉得喉咙一阵阵的发疼。他冲进了厕所,差点把胃都吐出来了。

隐晦的血腥。

5,

卧底要干嘛?

好么还真以为跟着大哥大金链子小钻表,一天三顿吃烧烤呢?

烧烤也陪着对方吃了,揍帮着对方也挨了。醉酒后一阵哭,虽然对方没说话,心也算是交了。

白客觉得程序差不多了。

6,

收到的指示是青龙帮惹了隔壁市的一个大帮派,上级兴奋跟他交代,让他们打,都引出来。

白客答应了。转头给小爱买了一个报警器。

那天,白客听那人说着拿快递走远了。握紧了门把手,七扭八拐的心情弄得肠子都快断了。

星星才亮了第一颗呢。

黑社会打架真爱赶早。

7,

小爱说,世界一切都有联系。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在唱歌,也就是打架的前两天。就两个人的小包里光影明灭的。他嗓音干净,空茫茫的酸。

是首老歌,带着少年的执着劲,却又是漫不经心的清淡调子。白客听着,突然一阵难受。

“憧憬像飘浮的泡沫,
光映出灿烂的颜色,可却没有照到我,
全世界的雨打到我,我的梦早已湿透了。”

小爱的纹身今天才新贴,张牙舞爪的。白客憋着气,想跟他说这种煽情系歌曲实在有损他的青龙帮老大的身份。没想到一开口就梗住了,赶快喝一口冷茶掩饰。

小爱安静的看着他。

况且说来黑社会能有什么梦想…收遍全市的保护费还是认识技术最好的纹身师啊。我小时候还想抓遍全省的贼呢。白客想。

8,

那是眼睁睁。

在胃部翻腾的,在心脏叫嚣的,在脑海旋转的疼痛。

和他离开背影的联系是眼睁睁。

白客蹲下,捂住了嘴。

9,

一双鞋出现在了视野。

腹部绑满了绷带的人递给白客一张卫生纸。

白客泪眼迷茫的看着这人,“谢谢。”擦掉了眼泪。

好像说真巧啊也不大合适。

不然小爱还能去女厕所么。

10,

也许是对方凝视的时间实在太过漫长,刚刚被医生包扎完整的小爱即使困倦得不得了,也觉得自己应该有义务解释什么。

“我不是青龙帮老大。”

白客终于从抽噎中缓了过来,他泪眼汪汪,问,“你到底死没死?”

即使温柔如小爱,也终于爆炸了。

“你他妈就不能盼我点好么?”

10,

小爱不是青龙帮老大。

白客也不是提刀小弟。

在光明无法渗透的角落,暴力也许是为了守护呢?

小爱的最初日子,是这条街上的老板给了他最初的一口饭食。后来他大了,混混多,就回过头来守护大家。

白客傻兮兮的看着小爱,“你到底想说啥?”

小爱气极。“老子是假冒的!那条街小混混多了,借个名号吓吓他们。”

没想到玩大了不仅把警察招来了还招来青龙帮的真对头。

大意了。

结果小警察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回过神来还是问,“你真没死啊?”

小爱于是吻了上去。

“没。”含含糊糊的。

隔了一会儿又放开白客,补充到,“我不怪你。”

11,

身份是假的。

联系是假的。

故事是真的。

感情是真的。

佛教里说,众生畏果,神佛畏因。

小爱觉得什么都不怕。

因缘已起。结果已成。

而他抱住白客肩膀,猜想那或许是一个完整的将来。

————————-啊

基本上属于强行填坑he系列。

医生是认错人了。





lo主忙着谈恋爱,填坑没啥质量,对不住了。

本来想着不然等几天恋爱劲头下去了再填吧…

可是估计时间漫长,不一定会写。

【我这种人早该被打死了唉】

还是祝福大家新年快乐!!!

ps,我在和大张伟谈恋爱【不要脸】

评论(16)
热度(50)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