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三打白骨精】【孙唐】渡

*我真的觉得……小和尚这称呼,苏飞我。苏飞我。




1,

“你以为你可渡众生?你以为你可于万千假象中窥得心相?

谬想不可解。

这九世里,你跟现在一样,一直在路上追着妖怪喋喋不休些屁话,你想渡他人?可谁渡了你?

小师傅,你想过没有?”

一身白衣的白骨精少了些杀气,眉眼间却还是带些嘲讽的戏谑,她站在往生轮前向取经人笑起来,指甲在对方脸上刮了一下。“好好想。”

对方双手合十,眉眼低垂,念了一声佛,“大道渡我。”

于是美艳妖怪笑的更开心了。转身离开,往莲花更盛处走去。

“谢谢你渡我,不过,你还是早些回去吧,可有人被你伤了心呢。哎哎哎,等你十世,却被叫着一棒全都抹杀,可怜,真是可怜。”


2,

这是生死间的罅隙。

一切痴嗔皆源于此,一切缘分亦解于此。

他打坐于水面上。

水面的波纹隐隐流转不定,犹如翻腾而起的记忆。

近死,亦近真。

金蝉子,取经人,唐三藏。

哪个是他?

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不必想的。

然而却有个声音传来。

“小和尚!”

世界里,长满莲花。


3,

八戒戳了戳沙僧,“大师兄这样,整一个傻帽儿了啊,要不咱分行李?龙马归你行李归我,大师兄么……我们只要不和他抢师傅他应该也没啥意见,怎么样?”

“二师兄,做人要有良心。”

“我们是妖。”

“…。”

左手旁的那只猴子,一开始嚎了三个时辰,炸了三个山头,回过神来舞着棒子就想去再闹一回地府,吓得八戒沙僧抱着他的腿喊使不得。

“师傅那是坐化啊!也不归地府管啊!大师兄不是师傅求您动的手么?你忘了?你忘了?使不得啊大师兄!”

猴子只觉得脑仁比念紧箍咒还疼。

他一脚踢飞了腿上的猪妖,对方飞到了悬崖边上才被一块石头挡了下来。八戒灰头土脸的爬起来,也气疯了,掏出钉耙正准备教训下这泼猴。却看见对方跪下了。

“小和尚。”

他说。摸了摸对方的头。却再也没有说过话了。

恶战一场后天空还落着雨。

那猴子的毛都贴在身上了。


4,

金蝉子梦见了莲花。

或者看见,在这个世界里,梦便是看的方式。

佛光环绕的大雷音寺,梵语萦回的西天极乐,莲花开合,万千世界便在其花瓣之间。

“金蝉子。”

“弟子在。”

在漫长而无尽的时间里,他尽力接近世界的本质。拈花微笑的机锋,不可言说的禅语。可是莲花自顾自的开合着,对面前那个人报以沉默。

他抬头看着佛,第一次茫然了。

他觉得对这个世界有无穷问题想要问,关于那些被佛经划为虚妄痛苦的部分,痴嗔怨恨,那些在轮回中苦苦挣扎的生命。

灯火摇动,心猿意马。

众座皆惊。

佛垂目,“为何?”

于是他露出了漫长时间里第一个诚挚的微笑,几乎是带上了狡黠了。

“不可说。”

他这样回答佛。


5,

取经人梦见了命运。

青面獠牙的妖怪,脖子上的骷髅似乎总少了一个,而当头颅中柔软的那部分被带着倒刺的舌头舔拭干净,他觉得整个人都轻盈起来。

鸿毛不浮的河流不再是他的阻碍,于是他兴奋的在两岸之间飘荡着。想着,假如这是被吃掉的回报,那么也算是划得来的交易。

可是,当我能跨过的时候,我又想去往哪儿?

忘记了。

仿佛是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他没有完成,他错过了非常关键的东西。

他这样想着,又堕入轮回中。

他是贾人,他是浪荡子,他是书生,他是屠夫,他经历了无数不同的身份,可是当生命走到某一个特定的时刻,他都成了取经人。

往西走啊,不回头。

走到那条河,被吃掉,在痛苦中死去,褪下凡胎肉体。

然后回到原点。

到底忘记了什么。


6,

唐三藏梦见了长安。

金黄的琉璃瓦在血色夕阳里温和的闪耀着,街边的糖葫芦串都因此美丽非常,街上拥有琥珀绿瞳孔的外国人拉住他兜售来自阿拉伯的猫眼石,他着急的往皇帝的宫殿走,远远的,钟声传了过来。

烟雾缭绕的长安,喧嚣美丽的都会,带着面纱的美丽女子脚腕上的镯子随着舞蹈晃动着。喝着酒的大臣开始嚷嚷,“长安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城!举杯吧!”

狂欢啊,浮华啊,他们笑,唱,跳,美丽情人过了今夜就不必记得了。

三藏法师轻微的皱了皱眉头。

这种恣意欢笑,仿佛明天永远不会到来的喧嚣让他觉得反感。他看着身边身边的人,他们每天都过得像在一天中透支了一辈子的欢乐。

我佛慈悲。他低头念诵,答应了皇帝的恳求。

他再次启程了。


7,

他扯下了那面经幡。

缝隙里那个生物,只有眼睛发出可怖黄光的那个生物,一瞬间从石缝里解脱出来了,他曾以为常年被压迫的生涯将会使对方扭曲如蚁虫。

他错了。

对方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掀开了整整一座山,他的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而老虎像小贩卖的布娃娃一样软弱无力。

那是唐三藏见过最有力而野性的东西。

而另一件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事,就是这么一个拥有毁天灭地之能的生物,会乖乖跟在自己身边,准确说是飞在自己头顶上,仰躺着,偶尔吃个桃什么的,表情散漫,却对一切不安定因素了如指掌。

唐三藏愈发坚信世界是奇妙的。

于是某一天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对对方说,“尊驾,能否把桃核吐远一点?小僧被打得头疼。”

齐天大圣于是少见的露出尴尬的神色,往一旁挪了点。


8,

同行的日子慢慢的流逝。

唐三藏新收了两个徒弟,他们又过了两个国家,猴子也不再不小心把桃核吐到他头上,反而会不时飞下来,递给唐三藏不知道从哪里摘来的桃子。

“小和尚,甜着呢。”他把桃子在自己虎皮裙上擦了擦,跟唐三藏这么讲。

于是取经人咬了一口,觉得确实甜。他一开始总觉得别扭,自己的大徒弟叫自己“小和尚”,后来习惯了,却觉得仿佛比师父还要顺耳些。


9,

孙悟空打死了人。

他有些惶然的对上唐三藏的眼睛,却不肯放下手中的金箍棒,“小和尚,你肉眼凡胎,看不清的,他们都是妖怪……啊!”

唐三藏垂目念诵经文,果然,对方抱着头在地上翻滚,眼睛却还是一片倔强,“你信我,小和尚,他们是妖怪啊!”

分不清的吧。谁知道呢?

唐三藏明知自己犯了嗔戒,却止不住,他脑海里回荡着那个国王的嘶吼,“你取什么经,你渡什么人啊!要不是这个猴子一路打杀过来,你早就死啦!”

他心想着,走了好,走了好,走了就不必为自己再犯杀戒。

地上小女孩的血分外的刺目。


10,

你看还是他救的你。

被无数白骨埋在那个怪物的胸口的时候,似乎是白骨夫人在他耳旁窃窃私语。

金箍棒挡在了他前面,近得快到他的鼻尖,可是却生生受住了所有的攻击。

你欠他多少?嗯?

那个声音接着说。

唐三藏生平第一次茫然了。他想渡众生。可众生中似乎不包含那只猴子。他易怒,烦躁,和长安城里的那些人差不了些许,好像把戒律全然不放在心上,可他却比谁都超脱。


11,

他渡了那具白骨。

猴子哭了。

他一人对抗白骨夫人的时候意气风发,连金箍棒都没拿,这会儿对上自己这么个弱和尚,反而手抖得跟什么一样。

十世吧。

我和你,十世。

碧落苍穹,一世不少。

猴子于是把他的金箍棒劈了下来。


12,

小和尚…

小和尚什么也没有梦见。

他听见了白骨的夫人的问话。

谁渡了……我?

他问自己。

金蝉子的记忆,取经人的记忆,唐三藏的记忆,终于借由这个问题串成了完整的一线。而在最后一世的记忆中,他再次站在了那条河前。

鸿毛不浮的波涛在身边那人的神通前变成了不值一提的小事,他终于完整的跨过了那条河流,而孙悟空望着那条河,低低的说了一句,“总算等到了。”

——真相至此终于明晰。

对方以一己之力踏碎了轮回的锁链,让自己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解开了沉重的宿命,跨过了生与死的河流。

断却的道路,他为之续上。

破碎的祈愿,他为之圆满。

他错过九世的那个关键。

小和尚又想起自己说什么十世的屁话了,他哭了起来。

什么啊……已经是第十世啊。

他已经等了他十世啊。


13,

你欲渡众生,谁渡你?

莲花瓣瓣盛开。

一切记忆与因果犹如倒灌入胸膛的湖水,他只觉得胸口疼得要命,窒息的痛苦让他不住的大口呼吸,眼前白光越来越明亮——


14,


——咳咳,悟空,

——虽然我不是很想麻烦你……但是

——你绑得太紧……为师,透不过气……

“小……师父?!”身上的布条被大力撕开,被人绑在背后的圣僧,差点从马上栽下去。

对方麻利的接住了自己,又惊又喜,“师父?”

他咳嗽了两声,“悟空。”

被大力抱住的圣僧想,可能猴类都比较习惯这种情感表达方式吧。


他已经忘却了大部分前世的记忆,只记得仿佛自己是为寻找一个答案。

佛光……莲花……不可说。

与其苦苦追求圆满,不如纵情而过。人生之苦,是否于此。

他追寻了十世。

现在终于决定,慢慢走着取经路就可了。

十万八千里是很漫长的距离。

自己的大徒弟还能陪在身边。

这是非常好的日子。




————————————————————————————


啊……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故事,金蝉子死脑经堕入轮回被孙悟空拯救的故事。【。

中心思想就是:追求你妹的宇宙真谛啊!一边旅游一边谈恋爱才是正解啊!!傻逼佛祖们!!!!!!!!!


新墙头。绝望.jpg

【为什么我的墙头都是北极系列。】

顺便问一下大家都打的什么tag







评论(38)
热度(135)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