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花儿】青春就是饥饿感

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我觉得……如何写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还不显得gay是一个难题……

我现在憋着一口气……想写1999年的花儿……

写青春,写那种锋利的饥饿感。

写不出。

青春的底色就是饥饿,对世界的无穷渴求。

啊。想想那年,1999,他们在火车上,郭阳把卧铺让给了大张伟。自己,坐着,醒着。明明暗暗,两节火车相错而过…睡睡醒醒,外面牌子一直是山东…所有的情感,无声的体贴,也许在最后也只是一句。

“我第一次发现山东地界那么大。”

郭阳说,以前在乐队的时候,和大张伟谈论起,为何大众容易被苦的东西打动而不是乐。

郭阳说他后来觉得,大约是,人们普遍对自己的苦,理解得比快乐要深刻。

彼时已经是2013,花儿乐队解散第五年,他突然这样说起来,总觉的是不是藏了半句没肯说。

“所以张伟得是对自己的痛苦多清醒,才能让人们快乐得那么轻易啊”

郭阳以前上节目,被问到觉得想对团里那个人说对不起,他说大张伟。

为什么?

因为被他父母交代好了要照顾好他,结果他还是老哭。

……我不想煽情。

但是这种自觉对他人泪水负有一份责任的感情……是多么通透美丽的东西。

还有那个采访,“大张伟崩溃会发飙么?”郭阳说,“不会,特安静,眼睛红了。”【大意如此】

十周年的演唱会,郭阳拿着贝斯,站在大张伟旁边往他身边靠,那会儿大老师泪水都在眼睛里打转了。

当然不止他们两个人,四个人之间给我的感觉都太棒了,王文博受伤后给他系鞋带的郭阳,老是挤兑王文博的大张伟,实力伟吹的王文博,说去地铁弹琴养其余三的小宇。

太好的东西呢。
太好了

评论(29)
热度(122)
  1. 叉子匪夷事务所 转载了此文字
  2. 叉子匪夷事务所 转载了此文字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