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政丹】遵大路(上)

*爆字数了。

*ooc对不起大家。玛丽苏对不起大家。

*好久没有更新一并道歉。

*三发完结。

*关于两人的年纪,由于姬丹年纪无法考证,我采用的是同龄说。

*其实就是一个秦始皇失眠睡不着想姬丹为啥会死这件事的调研报告

*诗经同系列请走tag,顺便 @七鸠       好想催个更啊……但是秉持着没有长评的催更就是屎这一原则的我还是闭嘴了【不是

1,

史官将整理好的六国纪年呈给嬴政看的时候,阿房夜雨滂沱。

他敬畏地看着这大统一帝国的缔造者随手翻开了一卷竹简,就着夜色中暗暗地烛光看了下去。

“朕即位第二十一年?”他散漫的问了一句。

史官闻言,忙俯首应答,“此年陛下起王翦破燕都,得燕太子丹首级,昌平君徙于郢。王翦谢病老归。”

“只有这些?”

阿房宫中精美的雕花,在烛火的影中像活物一般沿着房梁蔓延翻腾,史官在飘忽不定的灯光中战战兢兢地抬了头,看着始皇帝的眼睛。“臣愚钝……”

“加上一句。”秦始皇口吻平淡。

“是年大雪,深二尺。”他接着说。

宫殿外的雨声沉重。

 

2,

秦王宫里修史的文官,头疼只有一件小事。

政二十一年,燕太子丹死于衍水。

被小心写下的初稿只过了一夜就被退了回来,关于燕太子的几根竹简全被折断了。

负责送来的宫人说,陛下宫里,灯火明了一夜。

转身又附过来,小心翼翼地,“陛下小时候和姬丹是一同长起来的。”他指了指史官手中的笔,“你可别会错了意。”

 

3,

姬丹的死是一个迷。

史官对着整理出的大堆资料头疼。

 

李信身边的人说,燕太子丹是被李将军的神勇和计谋杀死的。

他们说那是一个寒夜,八千秦兵在积雪冷硬的森林里跋涉了整整半月,雪花覆盖了整片森林,变成了巨大的穹顶,终于在衍水附近发现了燕国太子的亲卫队。他们等到了最冷的子夜,等到半数秦兵长眠在燕地积雪中。李将军手中的剑终于变成了初月的一道残光,而姬丹的血热气腾腾的淋在雪地上。

 

燕地百姓说,燕太子是被燕王杀死的。

他们说燕王这个没骨气的,秦兵过来了什么也不干,刺秦是太子出的力,抗秦也是太子守的城。他自己收拾了东西,带着一大堆亲信就去了北方,他们说北方苦寒冻不死他个王八蛋,听得燕兵节节败退便吓得要疯,命人带着一尺白绫去了姬丹休整的衍水附近。他们说那天燕太子平静异常,他叹了一口气,对他们说,“等我醉倒了再动手。”他们说那天太子喝干了整整一缸的烈酒,最后不知道是被勒死了还是醉死了,动手取头的人割下了他的脖子,血液里炙热的酒香甚至能让让人大醉三月而不得醒。

 

高渐离说,燕太子是自刎而死的。

燕太子那天喝了酒,走到了衍水附近。

姬丹蹲下来,捧了一口水喝了。看了看云。

他说,陛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他不冷,太子的血,烫的剑都红了。

 

4,

史官翻阅了无数的资料之后再次战战兢兢的下了笔。

惜墨如金的史书上,数十年血肉白骨的征伐,写出来,也只是是竹简上的几句话而已。

写到荆轲刺秦,燕太子死于衍水时,手中的笔迟疑了些许。借此停顿,浓墨终从笔尖落下暗黑的一点,盖住一个燕字。

落笔声无人听。

 

5,

“大道如何?”

这是赵姬的声音,隔着帷幔,似乎能看见自己母亲葱白手指上艳红的指甲。

如何呢……?

嬴政仿佛回到了那个赵国的盛夏,血腥味和尸臭味如同头顶挥之不去的死亡阴影,他和母亲躲在母亲母家的柴房里。口鼻被母亲死死的捂住,门外拿着剑的人影骂骂咧咧的寻了一会儿,终于走了。

赵姬松开了他,对他说,“政儿,你要记住。”她满眼含泪,精致的妆容花了大半。“你要记住,将来你登上秦王之位……”她哽咽起来。

嬴政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对方伸手紧紧将之抱住,“你要记得不可被感情左右。”

 

嬴政还小,他要等几天,才知道邯郸被围了城。

更要等上三个月,才意识到围城是怎样的概念。

 

街边的人蹲在角落暗暗啃着什么,被哭号的女人恶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恍惚间,嬴政站在门口往外望。两人厮打着,那块肉飞了出来。

是小婴儿的脚。

他往后退了一步,撞进了赵姬的怀里。

“看见了?”

“嗯……”

“怕吧。”

“……怕。”

“围城的是秦王,你的曾祖父。他知道异人还在邯郸,赵国人势必容不下我们一家。可是他不在乎。你的父亲抛下我们自己逃回了秦国,他亦知围城之后我们将多凶险,可是他也不在乎。”赵姬脸色平静,“我并不是在教你痛恨你的曾祖父,或者你的父亲。”

赵姬握住了嬴政的手,“只是乱世,形势诡谲难测,作为君王,有些东西,是必须舍的。”

嬴政担心地反握住自己母亲的手,她的嘴唇抖得厉害,接着说下去“这些,我早就懂了。我不怪他们,你也不必怪罪你的父亲,若有朝一日,我们母子可以脱身……要记住,何为大道。”

 

6,

“大道如何?”

帷幔后的赵姬再问了一遍,她似乎在梳妆,抿了抿自己的头发。

嬴政笑了笑。“这不是母亲早就告诉过我的事情么?”

“母亲老了。”赵姬用梳子背敲了敲指甲。

“嫪毒,我杀了。”嬴政说。

赵姬很平静,“亲政后铲除异己,政儿你做的对。”

“嫪毒说,母亲想要杀了我,扶你和他的儿子上位。”嬴政没有抬头,他接着说,“母亲不是糊涂人,这么做,我的威胁反而不是最大的,但秦国贵族,岂有接受之理?”

赵姬叹了一口气。“糊涂?对。”她撩起帷幔,空茫茫地望向远方,“可不忍醒。”

“我教你,君王不可有偏爱,不要痛恨你父亲,对吧。可笑的是,我做不到。秦赵二国的血海深仇,子楚抛弃妻子的不为之恨……我恨这个地方。”赵姬笑了起来,“政儿你还未亲政时,我与吕不韦一同主持国事,我明知自己若想好好的做到太后的位子,便不得有所私情。我却做不到。”她闭上了眼睛。“嫪毒他,与我幼年相识。少时有情却未有缘分。”她叹了一口气。“之后的事,你都了解了。”

“我也知道我对不起你。”赵姬口吻平和,似有羞愧,却没有愧疚的意思。“你年幼与我在赵国,过得不好,我却只将你当做未来秦王,少有怜惜。我对不起你,可是,”她指了指自己胸口,“不可改。”

 

嬴政用力握紧了手。

他想抽出剑来砍了这大殿的柱子,他又想像小时候一样抱住母亲和和大哭,他却只是安静的站在原地。

 

嬴政到及冠为止的前半生,都在拼命做好一个君王,他听话,勤勉,隐忍,他把所有的感情都压抑在心里去做好一个君王。

他按照赵姬的话,收束了所有激烈的感情,可是到头来。

 

到头来。

 

疼痛沿着骨头往上蔓延,他转了身往外走去,不发一言。

 

7,

 

眼前场景斑斓迷乱。

嬴政太熟悉这样的场景。

他屏住呼吸,等待着眼前的东西清晰起来。

眼前的人,一尊酒举在嘴边,却迟迟没有喝尽。天空的月正当圆满,衬得他头发蜿蜒有光。

他放下了酒,走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笨手笨脚的,“哎……赵政啊。”

他迟疑了一会儿。

燕地的人都不会说什么温言软语,抱住自己人的嚅嗫着,终于又补充了一句,“我可没拿你当秦王。”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光是赵政,就已经够让人欢喜了。”

嬴政用力回抱住对方,“姬丹。”

 

这却并非是现实里曾有过的日子。

 

8,

 

姬丹——

 

秦始皇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是梦。

 

阿房的灯火昏了,猩红的帷幔隐约透出一点背后的星光。往外望,山脚的咸阳城的轮廓隐约可见。

 

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滴,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望向案几上,那上面,史官送来的纪年初稿,第十一卷,第二根竹简,姬丹死在衍水。笔力柔和,仿佛书写的那人全然不在意似的。

评论(2)
热度(27)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