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政丹】遵大路(中)

发的有点匆忙……燕国打赵国那个战争是有的……等我回去再翻翻书补上时间

 

9,

 

将竹简往前翻,在第六卷,第三根竹简上,史官写,少时与丹欢。

 

仿佛是围城的尾声,在那些腐臭的盛夏夜晚,夕阳沉重的轰鸣落下,嬴政呆呆地坐在藏身之处的庭院里,忍受着饥饿和恐慌,忍受着空荡荡的胃里的钝痛。

而姬丹从围墙后翻了进来。

嬴政没有大叫,这反常的举动甚至没有让他提高一丝警惕。没有别的原因,在记忆里,翻过来的少年眼睛里是盛夏的星光,干净像朗晴天的湖泊。

 

——这分明是在记忆里美化过了头的印象。

 

也许最初他对姬丹毫无戒备的原因,只是因为对方翻墙的动作非常笨拙,差点直接从桑树上栽了下来。而翻过墙的人在地上踉踉跄跄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抬头看见了嬴政,皱着眉头,“我是燕太子姬丹!你是何人!为何在此?”

 

嬴政还小,却已经见过太多尔虞我诈,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私闯在先,还敢自报家门的呆子。

更何况——嬴政盯着他的头发,一种毛茸茸的温和,和自己差不多大。

“我叫赵政。”

 

10,

 

记忆里姬丹的样子,他白衣上嫣红而繁复的刺绣,他红色的束发,他头顶柔柔的一圈光晕。到很久以后,依旧以无数微妙的变化出现在嬴政的梦里,绵密,潮湿,漫长。他甚至看清了扬起姬丹衣袖的风的形状——

 

他无法向史官说出任何一句。

 

11,

 

燕太子说那天他只是想来摘个桑果,没想到有人。嬴政摆摆头说没事一般人也不知道这儿还住着人呢你随意吃。于是燕太子开始频繁的来往,有时候躺在树上掰着桑果吃,有一搭没一搭和嬴政聊天。

 

按道理没什么可聊的。

 

可是姬丹总能找到话题然后扯出八百里地。两人说些六国风物,姬丹兴致勃勃地介绍着燕国的风土……那些花,酒,乘风归去的仙人。嬴政仰着脸看他。

 

——以后,你要有机会去燕国的话……

——好。

——我还没说干什么呢。

——都行。

 

记忆里,姬丹来的时候往往是近傍晚了,身后的太阳慢慢影去山峰后方,血色的夕阳沿着地平线,高地的剪影,赵王宫优美的屋脊,终于落到这个小小的院落里来。余晖爬上少年繁复的腰带,树影斑驳,带出对方手指间细微的血色。盛大得彷如一场隐晦的预言。

 

 

12,

姬丹开始给他带吃的过来,偷偷摸摸地。油纸包着的大块炖肉藏在袖子里,时间久了那身白衣也污迹斑斑,跟城里的屠夫成了一个水准。

鞠武只觉得最近自家小太子食欲很好,并未多想。还想着长身子的时候总该多吃点。只是某次突然抽查剑术,中午摆在太子面前的那盘炖肉就从姬丹的袖子里掉了下来。

姬丹呐呐的收了剑。只好把自己最近干的事都交代了。

鞠武叹了口气,摆摆手。

 

于是姬丹这天送肉的时间晚了点,晚到天上有了几粒星子。他把肉递给嬴政。

“我师傅说,以后当了燕王,要我别再干这种事了。”

嬴政抬眼瞅着他。

姬丹连忙摆摆手,“放心,我离当燕王还远着呢。”半响,又恍然大悟的叹道,“待我成了燕王,哪还用这样做贼一般。”

 

嬴政吃着肉,终于忍不住开口。“你这么帮我,为何?”

燕国的小太子睁大了眼睛,迟迟疑疑也找不到什么有逻辑的理由,他在脑子里把燕赵秦三国拧成麻花一样的利害关系回忆了一遍,想了好几圈也不懂这和维护燕国利益有什么关系。

嬴政提醒他,“现在赵国被秦国所围,你对我示好,若被赵国人发现,对你和燕国都没有好处。”

姬丹于是拿过嬴政手中的肉咬上一口。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只是觉得你可怜。挨饿很难过的。”姬丹开口。“师傅也总教导我该把为君之道放在心上,事事想到燕国。我知道这是正道。”

“但是我觉得和你在一块挺开心的。做人要讲义气对吧。”姬丹说。“你不是让我摘桑果了了么。”他把肉又递了回去,“接着吃。”

 

嬴政觉得胃疼。

比挨饿还要难受的胃疼。

 

13,

盛夏总有雷雨。

 

天色猛地黑下来,乌云压在城墙头,雷电落在远方,姬丹被唬了一下,嬴政于是坐近了些。撕了一块肉塞在姬丹嘴里。

 

而再往外,谁在城墙上流干了血,哪国的旌旗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并不是他们该关心的事情。

 

 

14,

秦昭王  年,燕王喜  年。

 

彼时秦国已经解围几年,赵国元气大伤,他们终于脱离了躲躲藏藏的悲惨命运,邯郸城里的赵国贵族对他们母子二人的憎恶掺杂了一半的畏惧。

这也够他们活的比以往好百倍了。

在子楚的安排下,他们搬进了新的府邑,雕梁画栋,鲜艳的朱砂在柱子上涂了厚厚一层。张扬得如无言的威慑。

 

那是同样一个雷雨的天气。

嬴政从梦里醒了过来。

雷声里掺杂了马蹄的践踏声。低沉的危险感。

他的胃猛的绞痛起来,一夜清醒未眠。

 

等到天亮,嬴政强撑着去给母亲请安,却听见赵姬和别人在堂前谈话,飘来一句,燕国攻赵。

他猛地向外跑去。

身后赵姬大喊,“政儿你去哪儿!”

 

15,

 

清晨的邯郸还有着夏日暴雨后的青草味道,他穿过那些屋檐,风很温和的扬起他的头发,雨水沿着深灰的瓦片滴在他的脖颈里。暗色的青石板踩出清脆的脚步声。而他的胃迎合那脚步声一般,不停地抽痛着。

 

心脏在不堪重负的跳动,他摔了好几次,却顾不上。

 

燕国人从来不讲究什么虚礼,这会儿大门紧闭,一府的人都睡着。

赵政低低的暗骂一声,利落的从旁边的树上翻了过去。

他来过一回,便沿着自己的记忆往姬丹的睡处狂奔。

燕国太子这会儿还在床上睡得安稳,他的窗子半开着,枕着自己的一只手臂,一头黑发在晨光里隐隐发亮。很安稳一般。

 

赵政猛地扯起姬丹,对方还半醒不醒的,伸手挡了一下,睁开眼睛看见是赵政,于是不动了,靠在对方的肩膀上又想睡。

赵政扯着姬丹,“快跟我走。”

一咬牙,背着人就出门了。

爬树,翻墙,来自燕国的小侍卫也才刚醒,揉着眼睛准备吹灯的时候,仿佛看到自家太子被人扛着翻过了围墙。愣了一会儿才震惊的嘟囔着,“见鬼了…”

 

毕竟多了一个人,跳下来的时候,赵政一时站立不稳,摔在地上。两个人滚了一声的泥水。

摔懵了的燕太子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赵政你做什么!”

赵政的胸口起伏不定,来自胃的剧痛让他眼睛都红了。

两个人脏兮兮的在空无一人的赵国大街上对视。

而赵政伸手拉住对方的手,没有再解释,他忍住胸口几乎让人窒息的疼痛,转身往自己府上跑。绝望一般的力道,“快跟我走。”

 

16,

 

那是从没有过的恐慌。

 

看不见的。

 

不应该存在的。

 

遥远,隐秘,空无。

 

雪原下深藏的火焰。

 

17,

 

车偏了正道。

 

不可止。

 

18,

 

最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燕国和赵国只是小斗争,在边境上几城的得失,还犯不上拿出用质子性命做威胁的大招。

说起来最惨痛的该数鞠武,醒后发现自己把小太子弄丢了,急的他嚷嚷的整个邯郸城都知道了。

最后终于根据小侍卫的说法,“好像是秦国的赵政偷的…”,终于从秦质子府给人找了回来。

 

自家小太子一身衣服都给换了,穿的秦地的衣服,玄黑色,应该是嬴政的。样式是秦地一贯的简朴,嬴政比自家小太子高那么一些,一身衣服穿着倒是正好。

 

他去的时候,姬丹刚刚被人把满是泥水的长发洗了,这会儿在长廊上晒太阳,嬴政和他说了一会儿话。姬丹被暖哄哄的太阳晒得迷迷糊糊,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嬴政说几句就闭了嘴。他毕竟没有姬丹那种随时随地开启话题的天赋。

安静了一会儿,大约是太无聊了,就拿起一旁的梳子,给头发还湿着的姬丹梳头发。

 

那会儿民俗尚朴陋,一梳齐眉是后世才有的祈愿。

嬴政让姬丹的头发穿过指间的时候,只是觉得,它黑亮得非常可爱罢了。

 

鞠武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扭头看见回廊那一头的赵姬,她不悦的拧着眉头。

————————————

能不能写下去要看有没有评论【寂寞脸】

想讨论脑洞QAQ

评论(21)
热度(44)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