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花儿】【王小波】带着比大气层还厚的粉丝滤镜瞎扯几句

* 王小波

王小波是我最喜欢的作家,初二初次读到他的《革命时期的爱情》,我就笑的在床上打滚,现在反复的读他的青铜时代,他奠定了我对文学【假如这真的能够被称为看法】最基本的看法——有趣,好玩。

行行好把教育成分从小说中撇去吧,好的小说唯一的标准就是有趣,最让我感到愉悦的文字是这样一类——描绘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城市,建立在绝对荒诞上的细节真实。

你当然可以说这是影射,空中城市投射到地面的影子才是我们要的真实。于是乎世界上很多人开始想从有趣中寻找意义。我认为这个工作很有诗意,相当于想从风中捕获月光。问题是他们寻找的意义往往俗气的了不得。我可以沿用前一个比喻,这就相当于这帮人在晚上带着墨镜赏月,一脚踩进了粪坑,还要大吼大叫出来。

这当然是我的偏见,可以理解为我高考语文考的非常的烂,特别是阅读,完全不能理解阅卷老师的意义所在何方。因此恶毒的希望每一个在有趣中找意义的人都在粪坑中摔得结结实实。

但是我必须再次强调,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看不惯有趣,他们自诩为高雅——换句话说,他们觉得自己喜欢的东西是非常有意义的,而被他们认为是低俗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除了用简单粗暴的方式给了人一时的爽快之外,毫无用处。

我认为这种人可能有病,从心理学上讲,可能是经历过被压抑过的时代,因此感受不到有趣的好处,就跟那个巴甫洛夫的狗一样,听到铃声就会流口水,而他们也必须得知道一个东西是有意义的才能去假模假样的去欣赏它……即使端上来的只是一盘大便……

王小波的有趣,一个是他的想象力,一个是他的黑色幽默,前一个我没法讲,这是聪慧,知识量,见识,还有天性造就的。根本上就是脑子好使,想出什么都不稀奇。后一个还可以说说。

张伟说幽默来自愤怒,我觉得说的真对,王小波写过,他一半玩世不恭,一半愤怒恶毒,很招人讨厌。但是,最核心的地方是温柔的。又温柔又脆弱。

我觉得这就是他幽默的来源,王小波对这个世界的庸俗,对肉麻充满了狂怒,这是一种无法被消解的力量,但是愤怒不等同于恶意。他的温柔和诚恳同样是来自内心的。很难有人拥有这种没有恶意的愤怒。

这种矛盾,这种无从发泄的狂怒构成了他幽默的根本,因此在他的杂文里,他用黑色幽默一遍遍讽刺着世界上的肉麻。在小说里,他的幽默构成了一个极为奇妙的空中世界,长安城,泥水中的洛阳,被雨林包围的凤凰寨……数不胜数。

所以我珍惜有趣的人,有趣是需要非常有热情,同时诚恳的灵魂的。

*大张伟

好吧我承认我上边逼逼那么多就是为了引出大张伟。 

把大张伟和王小波放在一起……我不知道被哪边揍的可能性更大。

看过了挺多张伟的访谈。真的,越看越觉得人是没法改变的,喜欢的人永远是一个类型。大张伟和王小波在核心的地方的非常的相似。上边吹王小波的话稍微改几个字就能拿来吹大张伟。

用大爷的话说,就是苦大不仇深。

有个菇凉说的好,张伟对人没有恶意。 

他们都对世界有愤怒,但是愤怒中都没有恶意。大爷多次在访谈中表示的是他对新鲜事物的包容,说到以后的孩子问题,“愿意当gay,愿意变性,你做去啊”这种全然的诚恳和温柔是非常少见的。

而这带来的又不只是宽容,更有的是自由。不用社会标准去评判别人,大爷呼吁的是什么,做你自己,同样的他也不会用社会眼光来束缚自己。张伟对那些自诩为高雅的人士相当的看不上眼。

以前觉得他说自己最好的作品是穷开心是故作掩饰,现在觉得,大概是真话吧。

所以毫无道理的总结一个,他们真的挺像的,自由,有趣,温柔。

评论(10)
热度(34)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