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政丹】双眼(诗歌与笑谈,第一日)

*谁校对时间,谁就会突然衰老。

*诗歌与笑谈

 活动规则见此。

*梗,正文能不能写出来看运气

始皇帝确实是疯了。

夏无且想。

不过不是在他把那柄淬过毒药的精美匕首刺进自己的右眼时,而是更早,在十七年前,燕国使者第二次手捧装着头颅的木匣子站在了阿房的精美宫殿中时。

始皇帝跌跌撞撞从高阶之上走下来,却和战战兢兢地燕国使者擦肩而过,他将手伸向虚空,仿佛在凝视某个不存在实体。

“你回来了。”始皇帝如此说。

陛下确实是疯了。

赵高如此想着。

他看着嬴政夜里踏着白雪在阿房的荒地上彷徨,多年前就已经被拆除的宫殿只剩下石质台阶浅浅 的印子。而嬴政踏雪而过,最后仰面躺在了地上。

赵高想起来,二十年前,这儿曾经是燕质子的住处。

白雪絮絮而下,嬴政的束发慢慢变为白色,他面容安稳,仿佛不是睡在雪原中,而是躺在十七年已经消失的那个温暖宫殿里。

世界确实是疯了。

嬴政想。

在燕国使者再次站在了他的宫殿里时,世界突然颤抖了一下,接着,他便看见姬丹沿着高阶走了上来,青色的长袍在晨光中宛如透明。

嬴政于是走了下去,灯火掩映的阿房突然在他的身边消失,只剩下那个晨露未晞的邯郸郊野。嬴政想起这是更久远的初见,他眨眨眼,身边的燕国使者跪了下去,打开的匣子里,姬丹的头颅像一颗果实一般安静的躺着。

他尝试捂住自己的右眼,世界于是只剩下二十年前的邯郸郊野。没有头颅,没有死亡,更没有权倾天下的皇帝。

——世界显然是疯了。

它在嬴政面前疯狂又恣意地将自己扭曲成破碎的虚妄,在嬴政的右眼中,它是统一的六国,广场上伫立着兵刃铸就的铜人,世界谄媚地向他描绘他所拥有的权力。而在嬴政的左眼里,世界是邯郸城不知春秋的质子府,它舔舐着嬴政的眼皮,告诉他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记忆沿着破碎的时间轴散成无法被排列的一团。嬴政不觉得痛苦,他只觉得迷茫。在前一个世界里,他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上万人在泥土中咽下最后一口气,而在后一个世界里,他用尽了口舌,却无法让对方停留那么片刻。

嬴政走过邯郸城中的游廊,下一秒钟却发现自己在走进阿旁的深湖,他去质子府与对方点灯夜读,笑过之后发现自己孤身站在咸阳的冷雨之中。

嬴政觉得自己要被自己的眼睛撕裂了。

这两个世界总有一个该是谎言,他要么该是冷酷无情的皇帝,从来没有过与人亲近的欲望。要么该是年幼的质子,从来不曾燃起对权利的渴望。

而在那一天,嬴政惊恐的从右眼中看到燕国被烧毁的都城,自己的官员恭敬的请自己写下一篇碑文用以记载赞颂自己的功绩,而在左眼之中,初次应邀来到秦国的姬丹喝了一壶酒,在花边的亭子里安静的睡着了。

真正的分裂从此开始。在记忆里,嬴政只是为对方披上了一件衣服,而在左眼的世界里,嬴政无法抑制地将自己颤抖的嘴唇贴上对方的额头。

一切都不一样了。

嬴政终于发现,左眼的世界并不是单纯的记忆复刻,而是一个全新的时间线,他和姬丹还拥有无限的可能。

嬴政毫不犹豫地将匕首刺进自己的右眼,阿房,咸阳,秦朝,所有的一切都在鲜血中被冲垮消失,他将自己完全放逐在左眼世界里。混乱的时间轴终于恢复正常,撕裂的真实终于得到缝合,而在真实之外,他曾得到的荣耀全部变成不值一提的噩梦。

评论(3)
热度(35)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