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爱客】逐风(诗歌与笑谈 day2)

*诗歌与笑谈 day2

 参与规则

*选择诗句

b: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江雪》

*性格是王大锤向。


1,

核爆第十六年。戈壁滩


蹲在地上拿手指头摸了一把黄沙,罗宏明叹了一口气,“你真别无证驾驶。”

罗宏明把那点黄沙在裤脚上抹干净了。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盯着对方的眼睛,“真的,对你对别人都不好”罢了看对方没什么动静,又补充道,带点讨好意味的,“不然你带我走,我帮你开?”

刘浩看了看对方自以为掩饰的很好的脸,又看了看手中的罐头,终于放弃挣扎,“算了算了一起走一起走”。


2,


罗宏明是逐风者。

主要工作内容就是跟着龙卷风收集物资,核爆过后黄沙入境,好些东西被埋在沙漠下面。不跟着风根本掏不出来。

他在向刘浩介绍自己工作性质的时候还留着寸头,黄沙漫天糊得那张脸都脏兮兮的,眼睛却亮,刘浩闻言深沉的点点了头,起了点逗弄的心思,总结道,“捡破烂的。”

“你见过开这么一大卡车的捡破烂的么?!五对负重轮呢!”对方不服。

刘浩耸耸肩,吹了声口哨,毫不在意地走到一边去。他不理会身后气鼓鼓的人的抱怨,打开水壶沾湿了自己衣袖口,搬着对方脑袋就往他脸上蹭。

“行了行了啊,别抱怨了,罗宏明你这一脸脏的跟个叫花子也没啥差别了。给我擦干净点。”

对方被打了措手不及,愣在那里,隔了好一会儿,等到风重新刮了他一脸黄沙才反应过来,别别扭扭的到了个谢。

“知道你好干净。成了别说了,吃罐头吧。”

“别在风口处开!……哕……”


3,


刘浩是……打劫的。

恩。

考虑到核爆后,整个世界已经根本就找不出几个活人了,更别提什么警察政府,正义道德。这倒也算是份正经工作。

刘浩虽然打劫,但是有原则,不伤害小孩女人,汽油和淡水总给人家留下开出去的份,算得上是盗亦有道。可惜这样对他工作伤害很大,连滚带爬的从沙漠里跑去出的人总会告诉其他幸存者这里有人打劫,一来二去的糊口都成了问题。眼瞅着自己眼看就要成了沙漠里的无名干尸了,刘浩收拾东西正准备换一地方呢,沙尘暴来了。刮得他腿毛里都是沙。

第二天早晨一看,什么摩托汽油地图还有淡水枪支都没了。就剩一辆三八大杠。

刘浩觉得自己还是自杀比较合算。

但是没自杀成。


4,


既然刘浩没有自杀,我们可以回到故事开头了。

彼时刘浩推着自己的三八大杠走到了他的工作地点,一个狭窄的山谷入口。倒也不是敬业,就是闲的。

然后他看见一辆重型卡车轰隆隆的开过来了。

刘浩想着被卡车压死好像也比在沙漠里干死强,于是推着自己车也没动地。

于是刘浩一脸懵逼的看着这辆被改装过的重卡呼啸着开过来,然后停在他数米开外,司机摇下了窗户,没有按照末世打招呼的惯例伸出一只枪口,反而伸出头来,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刘浩甚至觉得对方牙齿白的有点反光。

“没事,您先走,礼让行人和非机动车辆是每个司机应尽的准则。”

……啊?

刘浩被对方的不按套路出牌震惊的目瞪口呆。

下意识就喊出一句“老子打劫!”


5,


刘浩直到把这个司机——叫罗宏明什么的——绑起来扔在卡车旁边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做到的。

赤手空拳打劫一辆重卡啊我滴妈。

罗宏明配合得让他心痛。他去开卡车门时候还会好心的提醒“钥匙是那把黄色的不是那把白色的不要弄错了!”

刘浩开始思考这人怎么在末世里活这么大的。直到他在车厢里发现一整车厢的鲱鱼罐头。

……牛逼。


而罗宏明唯一像样的反抗发生在刘浩在他身上摸车钥匙时候,对方扭来扭去的,可惜被绑着也没能翻腾起什么大波浪,刘浩轻松的按住了对方,从裤腰带上把车钥匙也拿了下来。

“你不能拿这个!”罗宏明声嘶力竭。

刘浩不理他,拿着钥匙往驾驶座走。做出一副要把罗宏明留在沙漠让他晒成干尸的做派。

对方的恐慌引起了他小小的恶作剧心理,他想要是对方开口求他,他就一定带他走——不过必须得先开口求他,这是打劫者的职业尊严。

罗宏明继续声嘶力竭,“给我看你的驾照!!你不能无证驾驶!!给我看你的驾照!无证驾驶对行人和你都很危险的!”


6,


刘浩觉得,这个人可能打出生起就没抓住过重点。


7,


——————到时间了——————

——————其实只是懒得写了——————

所以下面只有大纲。


打劫者和被打劫者一起上了路。

他们想离开沙漠。

你知道沙漠是比较热情的,它留客。

两个人开车上路,好多天。

罗宏明老用一种老农的口气说自己今年的收成。

刘浩老是皱着眉头不说话,一副没在听的样子。

罗宏明自带我们很熟buff和刘浩分享自己的吃的(鲱鱼罐头)喝的,还有倒霉的童年经历。

刘浩在听到原来是上个月才变成 一个人的时候——罗宏明原话,我上个月父母死了,在追风的时候,我就变成了一个人,哎你别皱眉,我不是以前我是一条狗的意思……你可以发现他有多话唠—— 眉头更深了一点。


也遇见过打劫的,差点死了。

刘浩心想 这么个傻东西死了就死了呗,自己反水来个里应外合做掉罗宏明多好。

没干。

冲上去被子弹削掉了一小块头皮,把人抢回来了。

没干的原因主要觉得掉价。

卧槽我这样一个专业打劫的,里应外合这么专业的技术,就用来对付这么一个缺心眼的啊?

你太看不起我的职业追求了。

刘浩如是说。

被他救回来的人惨白着一张脸,看着刘浩脸上的 血

“你受苦了!”罗宏明嚎啕。

刘浩有点感动,于是听见罗宏明补上下一句,“你才多大啊就得斑秃了啊!呜呜呜”


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就熟了。

恩。

刘浩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罗宏明讲话,守夜的时候由着对方把头搁在自己大腿上。

刘浩一手拿着枪,一手被罗宏明牵着。

他忍不住借着篝火看对方的脸。

睫毛……短。

头发也短。

刘浩把手抽出来摸了摸对方的头。

茸发里全是沙子。

啧。

跟个没人管的小野猫似的。

刘浩的心里无端升起一股让他自己毛骨悚然的柔情。

我这是怎么了!


两个人夜里冷啊。

老是只能抱在一起看星星。

星空跟被人拿沙子抛光过一遍一样,透明崔璨的要命。

星空下可以干什么——

曰读诗,曰观天象以见未来,曰赏心悦目陶冶情操。

刘浩说草你——妈。

那个妈字说的不好,只发了一半就断了。

听着有点像艹你么

扑上来啃住刘浩嘴唇的罗宏明于是含糊的回应,好的。

日 哦。

刘浩想。

他把手伸进去,小孩露出来的一截肚皮温暖极了。

劫匪刘浩于是瞬间只能投降。

啊……他把罗宏明抱回去的时候还在恍惚中,算了那句“操你妈我们走错路了你知道么”被他吞进去了。

汽油不够了。

淡水也是。

但是。

罗宏明从他怀里抬起头来说。星空下当然是谈恋爱啊。


做了。

刘浩舔对方的耳廓——一嘴的黄沙。

对方用手拉着刘浩的头发,情难自禁,也是一头黄沙。

接吻。

嘴唇干裂,带着血腥气。

罗宏明真像个小野兽。

单纯又敏锐到足够让他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


三天后。

刘浩算了算。

那点淡水只够一个人跑出沙漠了。


刘浩最后留下字条是,我备用营地在附近,里面水就够我喝,摩托车就一辆,懒得带你了,沙漠外有缘再见。


你猜最后谁跑出去了。 


曰千山鸟飞绝

曰万径人踪灭

曰世人痴心不改

入沙海取一人。


逐风而居。

不是捡垃圾!!罗宏明强调。


罗宏明说,只要风够大,卡车在我手里也是歼十。

罗宏明又说,刘浩你背着我跑哪儿去了!

罗宏明还说,老子这辈子就跟着这风跑了,我找不到你,不信它们翻不出你!





————————

所以活动在我手里要沦为记梗活动了么

天哪。


犹豫这么一个扯淡半成品该不该打爱客tag……

然而一个小时确实写不完啊……

————————


……对不起我打了……

……因为我想……打广告……

……想能骗几个姑凉一起玩儿这个……

对不起就是这么……不要脸……

(cv 薛之谦)


评论(19)
热度(24)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