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日和 飞鸟组】夜莺

看吧,婶儿就是这么可爱的人。
她还没红我真是急死了急死了!
以及最后从夜莺串到夜莺与玫瑰我真是QAQ
小鸟儿为啥总这么点背呢?

一直很喜欢婶儿对飞鸟组的描绘,看她的文我的少女心有这——么大

野良猫筱琪:

来自 @匪夷事务所 的点梗。忽然想起来这里还没发过!敲打自己!


设定是平行世界,但妹子知道在另一个世界两人间的故(日和原作+史实混合)。


脑洞跨越略大,OOC有。


---------------------


这件事情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


当年一位太子拥有最美丽的宫殿,它是由最高级的木材搭建的。斑鸠宫,这座为了圣德太子而建的寝宫旁便是法隆寺。圣德太子平时不怎么在自己寝宫,倒常在法隆寺里晃荡。飞鸟朝廷上下人人都知道法隆寺那奇怪的味道,莫名其妙的浴室和里面的可疑男子。但是没有人提出质疑。


因为人人也都知道这个太子是个傻蛋。


他醉心于佛像、谜语和一切不着调的东西。他总是穿着长袖运动服侧躺在榻榻米上看漫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他一直认为,自己无所不知。


但这天,很巧,他听到了下人们的谈论。


“那只夜莺唱的真美啊。”“是啊是啊,大家都很喜欢他。”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他所不知道的美好,太子不服。


“把那只夜莺带过来。”


很快,人们带来了夜莺。


“……。”


太子没想到,人们口中的夜莺长得……和窗外电线杆上多嘴的麻雀并没什么区别。


“…………你瞅什么呢太子。”夜莺等了半晌,不耐烦地说道。


我天还讲方言。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小野妹子。”


“哦还是个女的啊。”


“你才伪娘呢!老子是纯爷们儿!”


太子受到了三百点精神冲击。


“行了行了你唱个歌吧笨蛋妹子。”


妹子瞥了他一眼,张开嘴……


打了个嗝。


“……”太子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太子您这地方味儿太大了我唱不出来啊。”


“没有味儿啊!说什么呢你这笨蛋家雀儿!”


太子转头想寻求下人附和,哪知道连大臣都躲得远远儿的。


妹子拍了拍翅膀,说:“您能整个没味儿的地儿吗?”


当然有啦。


半个小时后,一行人和一只鸟移步到了屋外的花园。


夜莺清了清嗓子,终于唱了起来。


那是使楼台庙宇和华服美玉都失色的声音,众人全都醉心其中。太子也被从未听过的美妙音色打动。等他唱完,立刻唤来下人:“来,把我的银筷子赐给他。”


……妹子冷静了一下拒绝道:“我是只夜莺,您看我这爪子能用筷子吃饭吗。”


太子嘿嘿一笑“没事我可以喂你。”


“……我再唱一遍能让您别喂我吗?”


“……。”


于是夜莺闭上眼睛,又用更真诚、更甜蜜的声音唱了一遍。比上一次还要动听,盛开的樱花都为之纷落,就连云都停住静静倾听。


一旁的苏我马子拍手赞道:“……第二遍就用心多了。这么实诚的鸟儿我简直没见过。我们给您提供一切您想要的,您就留下来帮我们挤兑笨蛋太子吧。”


妹子欣然同意。


于是他在宫里住了下来。


一日三餐自不必说,居住的丝绸软垫也是用了自隋朝海运来的今年新款布料。


只是每天午夜时,这只夜莺总会消失一会儿。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还会回来。


随着夜莺名气越来越大,全国的人都开始讨论起他。甚至还出现了以夜莺为原型设计的各类痛包胸章陶瓷杯。众人以听过他的歌声并拥有周边产品为荣,甚至出现了自发的亲卫队。


在这种情况下,谁会在意他那短暂的失陪呢?


事实是,太子很在意。


这只会说话的鸟儿拥有美妙的歌声,和令人惊讶的感染力。


再加上每天他都会固定地消失,又好像什么事儿也没有地回来,这不得不让人感到怀疑。


事情似乎变得明朗,还是在一个月后。


有位大臣也听说了这件事,制作了一件机械的夜莺,送给太子。


“我们制作的机械,及不上真夜莺的万分之一,只是为了让您随时能听到夜莺歌声的一个小小道具。”


这只机械夜莺有金子制成的羽毛,红宝石点缀的双眸,机巧的结构,衬上柔软的红色天鹅绒缎子。只是,它毕竟是机械,它会唱的歌只有一首,就是妹子在太子面前唱的第一首歌。


下人们和大臣们都十分喜欢,太子却没怎么在意,还给它起了个外号叫“毒妹子”。


然后屁颠屁颠追在妹子的身后。


可是机械夜莺太受欢迎啦,妹子的周边很快就被换成了机械夜莺——谁会不喜欢金子与宝石呢?原本妹子的亲卫队也围绕在那金疙瘩身边,最后,终于连妹子的饭食都无法保证了。


“妹子你真的不吃一口咖喱饭吗,很好吃的。”


“……不吃。”妹子嫌恶地瞥了一眼,拍了拍翅膀,站在荆棘枝上。原先的软垫不知去了哪里,就连这条枯萎的荆棘还是他自己指使太子帮忙捡回来的。


“真的不吃吗~很好吃的!”仿佛为了证明这点,太子往嘴里塞了一大口。最近他身体不太好,还是趁着下人们不注意才偷偷拿了一盘咖喱来吃。要是被马子知道,怕是会被骂死吧。


“离我远点儿笨蛋太子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喷到我羽毛上怎么办!”


“我帮你擦啊。”


“走开!”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周。


机械夜莺的拥护者越来越多,而太子,却在这个时刻病了。


机械夜莺放在他床头,重复唱着那首太子已听厌的歌儿。他的头冠放在一边,黑发散乱在枕上,脸色也苍白了不少。


妹子飞进来,静静地站在那根荆棘枝上。


“你该知道的吧。”


太子抬起眼皮看看他,点点头。


“物部家的计划,我早就知道。不过只是利用巫术,想削减我的性命而已。”


“但是你不知道,我成了这个计划里的变数。”


“本来,该由我杀死你。但我改变主意了。于是他们按照我的样子,造了这只机械夜莺。”


太子定定瞧着他,半晌不语。


“……为什么?”


“……。”妹子没说话。


他用爪子抓住一根荆棘刺,淡淡地说“你知道这个巫术要怎么解除吗?”


好像并没期望对方回答,他顿了一下便自顾自说了下去,“需要世界上最美的歌声。”
太子眼睁睁地看着他抓住那根刺 对准自己的心脏猛刺了进去。
然后他开始歌唱。拂晓时分花蕾上的朝露,雨后草叶上的清香,林间蒸腾起的飘渺雾气。


机械夜莺的声音停止了。他不顾淋漓的血,把刺向心脏更深处插去。


这次他唱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海天之间一叶小小的木筏,异国大陆上互相扶持时的相视一笑,多年后火与箭破坏了一切的疯狂,直到晨钟暮鼓间老者因自己无能为力的自责。


太子的脸色好了起来。可随着妹子心间流下越多的血,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等太子已经能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把他拢进掌心时,他已经唱完了最后一个音,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和最后一滴血。


听的人是否听懂了呢,这不得而知。只是那之后夜莺得到风光大葬,而太子则开始认真地做一名摄政王。


有人好奇问太子,夜莺最后一句唱的是什么?太子总是摇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五年后,国家决定派遣遣隋使,拉拢与隋的关系。可是人选却始终没定下来。太子为这事儿又愁得不行,偷偷溜到厨房拿咖喱饭吃。


正准备拿了勺儿就跑,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您这地儿味儿怎么还是这么大啊?”


好像早就预料到一样,他并不惊讶。


“……因为笨蛋妹子说要我等你回来,当然要保持特色让你马上就能找到我啦。”


他放下盘子,转过身给那人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欢迎回来。”



评论
热度(29)
  1. 匪夷事务所野良猫筱琪 转载了此文字
    看吧,婶儿就是这么可爱的人。她还没红我真是急死了急死了!以及最后从夜莺串到夜莺与玫瑰我真是QAQ小鸟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