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匪夷事务所

【嘎尾】just片段(1,2)

*两人(伪)同级高中生设定。

*无脑傻白甜。

*ooc。





片段1:王嘉尔不会蹲下来给人系鞋带但是他可以把张伟整个抱回去啊


两个人背着琴盒往回走的时候,天快暗了。

晚霞在天边烧起来窄窄的一条红,往上,一整片深蓝的夜空倒悬如湖。风吹过云的金边,蜜糖一般的从天际流下来。

张伟的一头毛被风吹的不成样子,他背着琴盒在旁边跌跌撞撞地走,差点被自己鞋带绊在地上。

“你决定了?真准备走音乐这条路?”好像是为了掩饰这尴尬,张伟转过头来问王嘉尔。

王嘉尔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以后可能没法常见面了之类伤感别离的话,就被张伟一拳打在肩膀上。

疼倒是不疼,但是王嘉尔有点不知所措。张伟看起来比他还兴奋。

“我就说么!”张伟兴奋得直搓衣角,“音乐可比击剑适合你,哎呦喂以前给我愁的啊……你终于想通了。”

张伟转身往上坡处跑去,“今儿爷倍~儿爽!”

王嘉尔看着张伟的背影,看着对方往上坡处跑去,好像下一秒要冲进晚霞踩着云朵飘起来的那种用力的跑法。

他常常搞不清张伟在想什么, 国语不好也基本弄不清张伟的梗。但是张伟仰着下巴笑出后槽牙的样子却每每都能打动他。

不是好看,王嘉尔模模糊糊地想,是……

是那种少年的生命力。

即使这次他依然不懂张伟到底在兴奋什么,还是跟了上去,风吹过来,用力奔跑。张伟的小碎步根本跑不过他,没走几步就被他抱了起来转了一圈。“抓到了!”王嘉尔被他带得莫名其妙的开心,他笑了起来。

对方的锁骨就在他的唇边,胸腔的共鸣音让张伟的奶音带着点瓮声瓮气的含糊,“王嘉尔你你干嘛?这大街上的!”

王嘉尔听到了吹过梧桐树宽大树叶的风声,感觉到夕阳最后的一点余晖透过对方的茸发照在了自己身上。他搂住对方的脖颈,对方借势低着头窝在自己的脖子旁。手指穿过的发有隐隐一层薄汗,他亲昵地顺了顺张伟的一头乱毛,又安抚性地摸了摸张伟的脊背,微妙的韵律起伏。

“嚯你这孩子从小吃菠菜长大的,你家里人比着大力水手动画片养的你吧?”张伟抱怨归抱怨,却很惬意地没有动自己窝在王嘉尔颈窝上的脑袋,反而搂住王嘉尔脖子的手又用上了几分力。

王嘉尔觉得开心极了,他找不到形容词来说明自己的心情。晚霞真好,晚风也好,他只觉得像喝了半瓶蜜酒一样的暖洋洋,好像未来光明万丈,只要身边这人还在,就没什么大不了。

他转过头,蹭了蹭张伟的脸颊,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两人都出了点汗。

“你鞋带散了,抱你回去。”王嘉尔说。










张伟:“那啥我真的会系鞋带了。”




片段二:猫和张伟哪个比较耐舔


夏日炎炎,两个人写完今天份的暑假作业就窝在王嘉尔卧室都不动弹。

说起来好笑,张伟这看着一个痞子模样,写起暑假作业来比谁都认真,自己写不算还要拉着王嘉尔一起,不写完不准他干别的。

这会儿按照计划写完三页的数学练习册,处女座伟翻来覆去的欣赏了一下自己一日不落的计划,满意地合上了本子。推开椅子猛地扑到了床上瘫着。

“啊……腰疼。”趴在床上的人嘀嘀咕咕。

王嘉尔听到这话,皱着眉头凑过去,动手按了按,“这样会不会觉得好一点?”

张伟只觉得腰上酸酸疼疼的,忍不住哎呦了几声。

王嘉尔表情更严肃了,“张伟,我觉得你,你不可以这样。学习和休息要结合,劳……"

“劳逸结合。”张伟的脸埋在枕头里,瓮声瓮气地提醒。

“对对对对,就是这个。”王嘉尔又加重了几分力道。张伟被他按得又疼又舒服,“哎呦喂你是跟谁学的啊?怎么着以前你家指望你开拔火罐按摩店去呢?”

王嘉尔没听出张伟挤兑的意思,很正经的解释,“是我的妈妈,她教我的。她是运动员。”

张伟“哦”了一声,又动了动自己肩膀,含含糊糊地抱怨,“肩膀也疼。”

王嘉尔很有眼色地把按摩地点改成了肩膀。

“左边点左边点,对对对,再上边一点,哎哎哎哎,王嘉尔你别挠我痒痒肉!!!”

卧室传来了妖精打架的声音。

等到王嘉尔凭借自己的体力优势和不怕痒优势成功得把张伟逼到了床角,一边哈哈哈哈一边求饶的时候,“别别别真受不了了,太痒了笑得气管疼。”

王嘉尔才收了手,抽了一张纸巾帮张伟擦闹出来的汗,问他,“你现在肩膀还疼么?”

张伟还沉浸在被挠痒痒的余韵中,看见他靠过来反射条件地就要笑,“哈哈哈哈哈……欸真的好多了。”张伟动了动自己肩膀。

“这个是我家的,祖传秘方。”王嘉尔笑得非常灿烂。

张伟听见他乱用名词就头疼,“你家祖传秘方是跟街边牛皮癣小广告要的吧。”半响又想起自己刚刚地失态,有点愤愤不平,还带着莫名其妙的嫉妒,“你不怕痒?”

王嘉尔纯良地瞪大眼睛看着张伟,“不怕啊。”他把脖子伸了过去,示意张伟。“你摸摸?”

少年的脖颈带着一层薄汗,喉结随着他的言语一动一动的。张伟突然心烦意乱,他胡乱的沿着对方的后颈的弧度摸了几把,就赶快收回了手。“了不起了不起了不起。”

王嘉尔闻言笑得很灿烂。

这是张伟永远不能理解他的一个点,张伟常年自我拉扯,自带嘲讽属性专怼熟人,他实在不懂王嘉尔为什么能如此……

如此什么?老炮儿伟皱着眉头从自己脑子里翻形容词,翻不出来。但是却看到这人真诚得不得了的笑容。

是六月山茶正盛,香樟的香气浓郁,云峰堆叠高渺,远远飞过一只鸟儿的那种灿烂法。

卧室门传来了挠门声,王嘉尔开了门,一只短腿猫冲了进来。在床边喵喵的叫,张伟伸一只手把它抱了起来。

这是王嘉尔养的猫,特点是腿短毛长,张伟挤兑王嘉尔是养了一只会动的墩布,但是却意外的黏张伟。

张伟翻了个身,短袖被蹭了上去,露出了肚皮,猫于是轻车熟路地用前腿踩了张伟肚子几脚,然后在张伟肚子团成小小的一团。

“你家猫随你。”张伟说

“什么?”王嘉尔盯着张伟肚子上的 猫,有点不自知的嫉妒。

“手重。”张伟说,“我感觉我中饭都要被他踩出来了。”

“那我把它抱开。”王嘉尔伸手正准备抱走的时候,被张伟和猫同时挡了一下。

“暖和。”张伟说,手指搭在猫的脖子上摸了摸。

“喵喵!”猫说。

王嘉尔一时之间感觉到了被抛弃的悲凉,不知道自己该嫉妒这只能够舒适的躺在张伟肚皮还被摸脖子的猫,还是张伟这个什么都不干偏偏能斩获猫心的人。他有些酸的躺下,睡在张伟同一个枕头上。

“哎呦喂……”张伟推推他。感觉是困了,说话都一个字一个字的。“挤。”

“不要。”王嘉尔抱住张伟不松手。

 “好吧好吧好吧。”张伟困了,懒得动弹, 任由王嘉尔搂着自己脖子。 大拇指还有一搭没一搭的摩挲着。

张伟这人痒痒肉多,平日无比讨厌身体接触,偏偏王嘉尔这人狂热肌肤饥渴症,他反抗了几次,没有用,之后就接受了。说来奇怪,要是是王嘉尔的话,除非是对方故意挠他痒痒,一般而言张伟还真不会被痒到。

王嘉尔的解释是“你把我当成自己的一部分。”

张伟黑线,“对对对,我把你当自己人当自己人。”哎呦喂这人的中文水平多让人误会,张伟翻着白眼想。

室内很近,王嘉尔被自己那点小心思堵得睡不着,他小心翼翼的从枕头上抬起头来看了张伟一眼,呼吸安稳,看来是睡着了。

他再看了一眼张伟肚皮上的猫,恶狠狠地对它露了露牙齿。没用,猫睡的比张伟还香。

王嘉尔有些郁闷地凑到张伟脖子旁边,深深吸了一口。又惊觉自己这样做好像不太合适,警惕地抬眼看了一眼张伟,发现对方没有醒就放下心来,又蹭了蹭。

别着凉了,我还是抱着你吧。在睡着之前,王嘉尔模模糊糊地想。








猫:王嘉尔你不觉得我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么?好好一个猫为啥要吃狗粮?



———————————————————————————————————

*放弃写嘎尾正经文的想法,只想咸湿的谈恋爱。无脑傻白甜就无脑傻白甜吧,文手的尊严不要了!!不要了!!就是想谈恋爱!!【其实这么无脑我也是有点耻的……对不起我把握不好白痴和甜的尺度】。

*以及写得王嘉尔蜜汁切开黑?我明明是想写纯puppy嘉尔的啊?

*以及片段二有个bug,王嘉尔这种绝对不允许别人觊觎张伟肚脐眼的人怎么会让猫睡呢?啊想起那个透鲜花絮,我感觉我又败了。

*灵魂之问,对于嘎尾来说,这种甜文的存在意义是什么?完全干不过正主的我心好累。

*时隔一天写在最后,假如有人看到的话……这边有个大纲,时间穿梭轮回类的,哪位爸爸想写请联系我

评论(21)
热度(73)
©匪夷事务所 | Powered by LOFTER